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71 麻煩大了

  過了很久,鄭仁才緩過勁兒來,嘶嘶哈哈把手放到嘴邊,哈氣暖手。

  回到急診病房,鄭仁把楊磊攆回家。轉了一圈病房,見患者平穩,鄭仁也暖和過來了,便換了隔離服準備睡覺。

  日子依舊平淡,三天的時間眨眼即逝。

  謝伊人給鄭仁買了一身新的衣服,至于是什么牌子,鄭仁也不知道,反正穿上很合身。

  相貌很普通的鄭仁穿上新衣服,竟然略顯瀟灑,這還真是人靠衣裝,佛靠金裝。

  苗小花的病情穩定,術后第二天拔了氣管插管,第三天轉出ICU,來到急診病房。

  這段時間,鄭仁做了十多臺手術,還僅限于闌尾、膽囊。讓人血壓飆升的重大搶救沒有發生。

  馮經理送來了機票,因為蘇云強烈的堅持下,長風微創也給他訂了一張,兩人參加學術會議、研究,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啟程的一早,謝伊人開車送鄭仁、蘇云去了機場。

  讓鄭仁有些小小失望的是,謝伊人并沒有再給自己一個溫暖的擁抱,甚至他張開雙臂想用告別為理由擁抱一下謝伊人也被她笑嘻嘻的躲了過去。

  一定是因為蘇云在,謝伊人不好意思。

  鄭仁把鍋甩給了那個尖酸刻薄的娘炮。

  換票,安檢,候機。

  海城的機場并不大,每天固定的航班也只有飛往帝都、魔都的,想要去其他城市,需要在這兩個城市轉機。

  “鄭醫生,您休假出去玩?”正在候機,一個人熱情的打招呼聲傳了過來。

  鄭仁抬頭看了一眼,有些熟悉,但想不起來是誰。

  不過出于禮貌,鄭仁還是站起身,裝作很熟悉的微笑,握手。

  “我去帝都開會。”

  那人是個人精,從鄭仁略帶尷尬的表情上判斷出來真實情況,也不覺得尷尬,微笑解釋:“鄭醫生,我母親的頭疼,就是您給診斷的。”

  “頭疼?”

  “假牙……”

  哦,一說到病情,鄭仁馬上對上號了。原來是自己得到系統伊始,遇到的那個莫名頭疼的患者家屬。

  這樣一來,鄭仁對他親切了很多。

  “我叫崔鶴鳴,以后還請鄭總多多指教。”崔鶴鳴道。

  兩人聊了幾句,崔鶴鳴見鄭仁不善言談,也不討厭,便留了電話和微信,以便日后聯系。

  當他要離開的時候,聽到鄭仁說到:“崔先生,你最近是不是壓力很大?”

  崔鶴鳴怔了一下,鄭仁是醫生,不是算命的吧,他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難道下一句是要給自己逆天改命?

  “血壓有些高了,還要注意控制一下。”鄭仁微笑。

  崔鶴鳴恍然,苦笑。

  最近的確是這樣,隨著經濟寒冬的到來,流動資金變緊,資金鏈處于要崩壞的邊緣。

  崔鶴鳴在帝都的小公司開始戰略收縮,很是狼狽、疲倦。

  不過崔鶴鳴倒是很樂觀,冬天來了,那春天還會遠嗎?

  只要自己能熬得過去,有了經驗、人脈的積累,在未來的春天里,絕對能迎來一波爆發式的增長。

  話是這么說,但因為工作壓力增大,所以最近身體的確處于亞健康狀態。

  他微笑點頭,示意自己知道,淡淡感謝了鄭仁好意提醒。

  “你怎么知道他血壓高?”等崔鶴鳴走遠了,蘇云問到。

  “握手的時候感覺到的。”鄭仁敷衍回答。

  “切,肯定是蒙的。”蘇云的結論讓短暫的對話終止。

  鄭仁看著崔鶴鳴離去的身影,視野右上方系統面板上出現淡淡的紅色。

  病情不重,但是需要治療。

  系統提示,崔鶴鳴的病是原發性高血壓3級,血壓已經到了170/110毫米汞柱。

  這個血壓已經很高了,估計崔鶴鳴常年積勞成疾所導致的。而且他從來都沒有重視,也沒去診斷、治療過。

  希望自己的提醒能讓他注意一點,鄭仁知道,自己能做的也只有這么多了。

  不過鄭仁并沒有說的太嚴重,畢竟高血壓簡直太常見了,只要小心控制,是不會有大問題的。

  在登機前二十分鐘,一對三十多歲的夫婦二人推著輪椅來到登機口,男人手里還拎著一個急救箱。

  鄭仁瞄了一眼,系統面板提示老人是肺癌晚期,全身多臟器轉移。

  應該是夫妻二人準備趁著老人家還能活動,想要全國走一走。這種情況,鄭仁見得多了。

  老人家們因為經歷過物資貧瘠的年代,省吃儉用已經在他們的心里生根發芽。如果不是兒女半強制的要求,很少有人會舍得幾萬塊錢出門旅游的。

  不過這種情況隨著經濟條件的持續改善,已經有了好轉。

  夫婦二人和機場工作人員交涉了幾句,拿出文件資料,這才在商務艙登機口先行登機。

  帶著藥品和急救箱登機,是需要手續的。至于是什么手續,鄭仁沒辦過,也不甚清楚。

  鄭仁難得悠閑,不能擔心急診搶救,也不用擔心患者的康復。在登機開始后還捧著手機,興致盎然的看著小說。

  蘇云也不著急,看著窗外的藍天,不知道在想什么,額前黑發飄啊飄的。

  直到最后,兩人才拎著行李箱慢悠悠的登上了去帝都的飛機。

  飛機上人不多,空姐很漂亮,鄭仁很悠閑。

  沒有隨時可能響起的電話,不再擔心讓人心力交瘁的急診大搶救,鄭仁悠閑的一逼。

  飛機即將滑行,手機關機,鄭仁拿起座位前面的畫報,看了起來。

  蘇云則戴上耳機,要了一塊毛毯,準備睡覺。

  飛機平穩爬升,鄭仁張開嘴,緩解耳膜的不適。

  幾分鐘后,一聲壓抑的痛苦呻吟聲傳來。

  空姐聽到聲音,不顧飛機爬升過程中的角度偏差與顛簸,解開安全帶趕了過去。

  鄭仁心里一動,從聲音判斷,不像是裝的,難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回頭看去,崔鶴鳴坐在座位里,臉色蒼白,捂著胸口。

  而此刻,視野右上方系統面板提示的病情已經從原發性高血壓3級的淡淡紅色轉化成濃烈的紅色,仿佛是一杯紅葡萄酒,帶著血腥的味道。

  擦……麻煩大了!

朋友們吐槽我斷章的問題,我想了想,是情節推進太快,以至于出現這種情況,還請大家多多諒解。情節快,不水,我覺得是優點。另外,剛和編輯申請過了,明天上架。今天晚八點更新后,會有上架感言,主要還是求訂閱那點事兒,加上和大家聊聊天。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求訂閱,求訂閱,求訂閱啊啊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