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70 擁抱

  鄭仁連忙跑上去,見二樓主臥里,謝伊人滿眼迷茫的坐在地上捂著頭,還沒搞明白狀況。

  楚嫣之剛剛嚇了一跳,不過見謝伊人沒事,馬上捧腹大笑。

  “原來是真的!”楚嫣之道。

  “啊?”

  “啊?”

  鄭仁和謝伊人不解。

  “不是有個梗么,不是醫生就是護士,昏迷了很久,要成植物人。后來遇到搶救,那面一喊準備搶救,這面馬上睜眼睛。”楚嫣之大笑,斷斷續續的說到。

  這個故事鄭仁聽過,他并不覺得好笑。

  剛剛楚嫣之大喊急診手術的時候,自己的心率也到了100以上。

  雖然知道這只是開玩笑,但對急診搶救、手術的反應,已經深深根植于骨子里面。

  職業病也是病,得治。

  “咦?鄭總,你怎么來了?”謝伊人還沒睡醒,剛剛搞清楚狀況。摸著頭見鄭仁跑上來,一臉迷茫的問到。

  “我……我來看看你。”鄭仁道。

  “小花怎么樣了?”謝伊人很快便清醒,惦記起閨蜜,坐在地上問到。

  鄭仁像是和老潘主任匯報工作一樣,把躺在icu里的苗小花各項指標、治療措施認真的匯報了一遍。

  楚嫣之笑成了一朵花。

  知道苗小花大概率能脫離危險,謝伊人這才松了一口氣。從地上爬起來,回到床上,抱著一個卡通睡枕開始又一遍仔細詢問鄭仁。

  “喂,一天沒吃飯了,晚上準備吃點什么?”楚嫣之打斷了“病例討論”,問到。

  “我……”謝伊人有些膽怯,遲疑了一下,“不會有事兒吧。”

  “有什么事兒?”楚嫣之也很疑惑。

  “像小花那樣……”謝伊人明顯有了心里陰影。

  鄭仁苦笑,和謝伊人解釋起來。

  對于這個熱愛生活,熱愛美食的小吃貨而言,一旦留下這個心理陰影,會對以后的生活造成巨大的影像。

  這些話謝伊人都知道,但好多事情總是要別人解釋過后才更有說服力。

  尤其是鄭仁,他在謝伊人心里面的定義是無所不能,所以聽鄭仁講完后,心情好了很多。

  當然,這個無所不能只限于醫療方面。

  尤其是在手術臺上,穩重、犀利,讓人無比放心。

  “最近新開了一家鋼管廠五區小郡肝,要不要嘗嘗?”楚嫣之提議。

  謝伊人此時腦子混疆疆的,楚嫣之提議,她毫無反對。鄭仁更是對吃飯沒什么興趣,只要謝伊人高興就好。

  沒敢讓謝伊人開車,楚嫣之坐在駕駛位,開謝伊人那臺紅色沃爾沃xc60。

  “駕!”楚嫣之中二的喊了一聲,歡快的情緒把謝伊人低落的情緒沖淡了幾分。

  優秀的動力帶來強勁的推背感,飛快起速,鄭仁順手抓住了安全把手。坐楚嫣之開的車,簡直太可怕了。

  鄭仁有心讓楚嫣之慢一點,但看她興致盎然的樣子,還是忍住了。

  這里不是手術室,自己說的話楚嫣之能聽的概率不超過10。更可能的是,誘發楚嫣之的逆反心理,速度更快。

  不過出乎鄭仁意料,楚嫣之卻是老司機。

  開車起速雖然快,但并沒有超過限速,一路也沒有急剎等狀況,十幾分鐘就趕到了飯店。

  正是飯時,飯店里的人卻并不多,只有桌人在吃飯。

  火遍巴蜀大地的鋼管廠五區小郡肝店在東北卻有些水土不服,這和東北人口流失,尤其是年輕人口南下有關系。

  老年人出于養生,可不敢吃這么辣的東西。

  楚嫣之一路海點,鄭仁幫著忙碌著。看著小山一般的串串,鄭仁發呆,三個人能吃得了這么多么?

  謝伊人神色中還是有些淡淡的傷感,即便是美食也無法沖散。

  不過能出來大塊朵一下,還是有用的。

  隨著小山一般的串串漸漸變成一根又一根的竹簽,氣氛也漸漸活躍起來。

  楚嫣之給鄭仁和謝伊人講那天常悅、蘇云喝了十一箱大綠棒子的場景。

  鄭仁曾經想過,但從楚嫣之嘴里回溯那天的事件經過,路人的驚訝,甚至小龍蝦店老板最后還送了一張花錢都辦不下來的貴賓卡,鄭仁才知道那一晚已經成為傳奇。

  不過喝酒喝成傳奇,鄭仁并不怎么羨慕。

  鄭仁一直擔心手機響,但天隨人愿,今晚似乎格外的安靜,楊磊那面沒有打電話通知鄭仁回去做手術。

  兩個姑娘吃完后,已經將近九點了。在美食和鄭仁不斷專業性安慰下,謝伊人的神情明顯好了很多。

  出了飯店大門,寒風里帶著雪粒,抽打在鄭仁臉上。

  好疼。

  鄭仁下意識的裹緊了衣服,以求暖和一些。

  “咦?鄭總,你怎么還穿的是單衣啊。”楚嫣之詫異。

  “這不是當住院總后就沒回家換衣服,今兒也就出來幾個小時,沒時間回去。”鄭仁道。

  “嘖嘖,日子過成你這樣,還真是糙啊。你是不是除了手術,什么都不太上心?”

  “誰說的,我有時間還會。”鄭仁的辯解在北風中那樣的無力,隨即被吹散。

  “過幾天你去帝都,不會也準備穿這身吧。我跟你講啊,不說西裝革履,也要穿著整齊,這可是對教授們的尊重。”楚嫣之一邊熱車,一邊嘮叨著。

  看來是要找時間去買身新衣服了,鄭仁心里盤算。

  回程,先把鄭仁扔到市一院。

  看著急診大樓越來越近,鄭仁平生第一次有了不想回去上班的想法。

  剛剛那頓飯,鄭仁不知道有什么亮點,但吃的心情平靜,分外舒服。

  車停到市一院急診大樓門口,鄭仁下車,揮手告別。

  沃爾沃xc60啟動,鄭仁的心中莫名生出一股不舍。

  忽然車子剎住,謝伊人穿著紅色的羽絨服跑了出來。沒等鄭仁反應,謝伊人走近,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發絲柔細,北風撩撥起來,輕輕在鄭仁的臉上蹭啊蹭的,有些癢。

  “鄭總,謝謝。”謝伊人在鄭仁耳邊呢喃輕語,

  蕩氣回腸。

  鄭仁全身都僵住了,想要說些什么,但似乎思維也被寒風凍僵,耳鼻間滿滿淡淡體香。

  似乎只有一瞬間,又似乎過了永遠,謝伊人轉身飛奔,一只小手舉高,搖晃著道別。

  看著沃爾沃xc60前凸后翹流線型車身漸漸消失在視野里,鄭仁還楞在急診大樓前,難以自拔。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