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65 生死時速(中)

  鄭仁來不及鈍性分離,這一刀極狠,一下子把皮膚、皮下組織、脂肪層全部切斷。

  接下來暴力的鈍性分離肌肉,只用了極短的時間便看到腹膜。

  大神這刀功,好像是二百年前穿越過來的一樣,簡單粗獷……

  你是說一臺手術死了三個人的那個梗?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看是術者評估患者要是再不止住出血點,怕是馬上就得切開膈肌,直視用手做心肺復蘇了,所以才這么著急呢。

  杏林園里的醫生們理解鄭仁這一刀的狠辣,同時他們也把心提到嗓子眼。

  在外科手術剛剛出現的時候,因為沒有麻醉藥物,所以做手術講究的快。以至于有一臺截肢手術,術者一刀下去,砍掉患者的腿,劃傷了自己的手和助手的手。

  后來,那名醫生、患者、助手都因為感染而去世。

  死亡率高達300,這臺手術,號稱史上死亡率最高的外科手術。

  近現代的外科手術,向著微創的方向越走越遠,從前的這種情況原本再也不會出現。

  觀看手術直播的眾人沒想到竟然會在杏林園直播間,竟然看到了如此暴力的、堪比兩百年前的外科操作。

  鄭仁把刀拍在苗小花腿部無菌單上,拿起中彎鉗子和戴套的吸引器。

  中彎鉗子戳破腹膜的同時,吸引器便插了進去。

  暗紅色的鮮血帶著體溫,被吸了出來。

  幾秒鐘后,不等存留的血吸干凈,鄭仁便做好了覆膜保護,隨即打開腹膜。

  胃……結腸……后面……

  出血點判斷準確,鄭仁根本沒有猶豫,直接用手在一片血泊之中探查到胰腺囊腫的位置,并且用手摸到胃左動脈,壓迫止血。

  蘇云剛剛刷完手、換好衣服,站到一助的位置上。

  在他的意識中,手術應該還在開皮階段,可是等他上來,竟然看到鄭仁在徒手止血。

  竟然這么快?!蘇云怔了一下。

  鄭仁手術水平什么樣,蘇云原本以為自己已經了解,可是沒想到,之前的竟然還不是他的極限!

  開臺有多久?十秒還是二十秒?怎么就已經徒手止血了呢?

  這貨的極限到底在哪?蘇云愣了幾秒鐘,詫異的看著忙碌的鄭仁,滿眼疑惑。

  “你,捏著。”鄭仁見蘇云沒有動手,便直接說到。

  口氣很強硬,不容置疑。

  純純的上級醫生的口吻。

  蘇云恍惚了一下,這才意識到自己愣神了。

  這可是搶救,急診大搶救,一個疏忽就有可能導致患者死亡。

  他連忙向前一步,站在一助的位置上,用手摸到胃左動脈。

  鄭仁馬上把手拿開,拿起刀,切開胃前壁,在胃前壁沿長軸作一縱行切口,長約6cm。

  因為胃左動脈的出血已經被徒手止住,所以鄭仁比之前從容了幾分。

  但不變的是快、準、穩,手法老道,行云流水一般。

  蘇云專心致志的看著鄭仁的手法,越來越是迷茫。

  從前見鄭仁做手術,的確很厲害,但他并不認為自己無法趕超。

  作為一名“天才”,所有手術看一遍就會的天才,在海城這種地兒怎么可能遇到自己無法超越的對手?

  要是從前有人和蘇云說這事兒,他一定微微一笑,毫不在意。說有人比自己厲害?那都是幻覺!

  怎么可能!

  而如今,

  這個人,這種事兒,這臺手術,就在眼前。

  蘇云愈發恍惚起來。

  鄭仁全神貫注的做手術,沒有理會蘇云的想法。

  他一刀下去,先切開漿肌層,在直視下用1號絲線逐個縫扎并切斷粘膜下層的各血管分支,防止出血。

  隨著手術的進行,蘇云很快清醒過來,認清現實。

  他也做到了一名“毫無破綻”的助手應該做的事情,在右手被占的情況下,左手盡量輔助鄭仁,加快手術進程。

  因為是急診手術,禁食水時間絕對不夠。雖然有胃腸減壓吸出了大部分胃液和食物殘渣,但胃里面還是有很多殘留物。

  鄭仁把吸引器塞了進去,同時道:“再開一個吸引器。”

  護士長打開一個無菌包,又搬了個吸引器過來。一切準備好,胃里面的食物殘渣和殘留胃液也被吸的差不多了。

  鄭仁隨后切開已互相粘連的胃后壁及囊腫前壁,用新的吸引器吸出囊腫內液體,擴大切口并剪去3cm×2cm胃后壁組織和囊腫壁,以保證吻合口通暢。

  仔細止血,結扎、并縫扎胃左動脈在胰腺假性囊腫中的分支,所有人才長出了一口氣。

  鄭仁看了一眼心電監護,隨著手術進展,出血點被止住,7、8u的新鮮冰凍紅細胞在短時間輸入,苗小花的血壓已經穩住,心臟房顫也開始有了好轉的跡象。

  這手速……

  這臺手術,告訴我們一個道理——磨刀不誤砍柴工。要是沒有介入造影,明確出血點,在一攤子血泊里面找到出血點,估計患者也涼了。

  術者真是急了,不過這特么才是搶救!好羨慕這種各科室配合親密無間的醫院啊。普通醫院,還要請會診,還要走程序,真的心累。

  不走會診你試試?說的好像你什么都會似得。

  當出血點被縫扎完畢,杏林園直播間里,開始有了一些生機。

  患者有機會活下來……現在看,還只是有機會。

  出血太多、太急、太兇,失血性休克嚴重,至于能不能活,那就要看后繼治療了。

  最起碼術者的手術,從造影的選擇到術中止血,無可挑剔。

  幾乎每個人都把自己代入到這場搶救中,但絕大多數人得到的答案是——如果是自己搶救,患者必死無疑。

  不能判斷出出血位置,必然要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探查中。

  從前還很不服氣的一些醫生,也都沉默下去,靜靜的看著直播手術,心里面百感陳雜。

  這種大牛醫生,大牛醫院,之前的不服氣,換到現在來看,任何質疑都只是一個笑話。

  見到了胰腺假性囊腫所在的位置暴露出來,鄭仁的動作就慢了下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