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64 生死時速(上)

  好多人心里升起遺憾的情緒,為什么手術錄播要取消?這要是有錄播的話,手術不管成功與否,都要溫習一百遍。

  雜交手術只聽說過,卻從來沒見過。

  還好,至少你聽說過。我剛剛是百度才知道雜交手術室的存在。

  大城市的大型三級甲等醫院才會有雜交手術室吧,而且還得是新建的那種。在擴建之前,協和、阜外、華西也沒有雜交手術室。

  彈幕寥寥,開著彈幕的年輕醫生們也沒有心思聊天,全神貫注的觀看手術。

  直播視野里,一雙手穩定的出現,左右手交叉操作,右手捻動微導絲的速度很快,似乎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視野便換成術者前方屏幕的視野。

  微導絲到位,微導管進入,隨后造影。

  沒有像以往那樣,超選到三四級血管。直播畫面中,導管在主動脈里便打入了造影劑。

  是太匆忙了么?還是因為什么?

  高壓注射器打入造影劑后,鄭仁便停止操作,專心致志的看著對面的圖像。

  因為不知道出血位置,所以只能用這種方式。

  雖然會耽誤一點時間,但在整體手術術程中,會節省大把時間,提高手術成功的可能性。

10秒20秒  時間點點滴滴的流逝,x光影像設備就這么打開著,把造影劑在苗小花身體里流動的情況轉換成影像,一幀一幀呈現在鄭仁的眼前。

  這里!

  終于,在第23秒的時候,鄭仁發現了出血點。

  胃左動脈!

  撤掉介入手術的手術單,鄭仁、蘇云以最快的速度開始重新鋪置無菌單,刷手,準備開腹。

  杏林園里,很多人疑惑了。

  胰腺假性囊腫?很少見的病啊,剛剛術者在看什么?

  不懂,同問。

  我估計術者應該是在觀察出血點。看位置,是胃左動脈出血,術者造影檢查出血位置,不過因為患者血壓太低了,所以出血位置造影太淡,只能憑經驗來判斷。

  我去這種手術還要憑經驗,那得參加多少次搶救?患者血壓測不到,心率已經160次/分,出現房顫,估計心臟要撐不住了。一想遇到這種搶救,我就頭疼。

  接下來呢?為什么不栓塞?

  兄弟,這是胃左動脈啊,直接栓主干的話,胃就大部壞死了。如果栓塞劑漂到腸系膜上動脈里,大部結腸壞死,這不是救人,是殺人。

  接下來要開腹了么?手術還能這么做?太么神奇了。要是在我們這兒,是要剖腹探查的,至于能不能很快找到出血點這真的得看命。

  還算好吧,我剛從帝都進修回來,半年時間,也見了幾臺雜交手術。不過像是術者面對的這么危機的情況,還真是沒遇到過。

  里,彈幕亂飛,患者不斷升高的心率,不斷降低的血壓牽動了每一名觀看直播的醫生的心。

  感同身受,在場觀看直播的醫生或多或少都參與過急危重癥患者的搶救,每個人一把自己代入,不由得心率隨著患者的心率飆升而飆升,手心滿滿的汗水。

  越是緊張,越要皮兩句。

  要不然,手術室那種緊張的氣氛會壓死人的。

  這是正在看直播的醫生們多年來養成的習慣。

  海城市一院,介入雜交手術間里。

  鄭仁快速撕掉無菌衣,扔下一句左側腹直肌旁切口后,徑直脫掉鉛衣,再次刷手。

  胰腺的手術,鄭仁只在系統空間里簡單接觸過,并沒有系統性學習。

  現在急性胰腺炎、慢性胰腺炎的手術因為14肽生長抑素的研制成功,得到了根本性的治療。

  用藥物保守治療的效果比手術效果還要好,誰又愿意冒著30死亡率上臺手術?

  所以鄭仁也沒想到,有這么一天,自己需要面對胰腺手術。

  幸好!

  過冬的小松鼠一樣的鄭仁儲存了很多技能點、經驗值。

  雖然最近系統都沒有頒布任務,但鄭仁依舊有經驗值可以揮霍。

  再次刷手的瞬間,鄭仁把輻射射線能量轉化鉛衣帶回系統空間,然后開始飛快的盤點自己的“庫存”。

  這些日子里,主線任務又做了幾個來回,普外科技能已經有了3246點,庫存可以自由技能點2025點。

  鄭仁毫不猶豫,點了1754點技能在普外科技能樹上。

  一陣清風拂面,鄭仁感覺身體一輕,腦海里多了無數似曾相識的畫面。雙手手指微動,輕巧靈活了許多。

  這就是普外科大師級的感覺么?似乎也沒什么脫胎換骨的感受呢。

  看著剩余271點自由技能點,鄭仁冷漠的把目光移開,開始點選購買手術時間。

  一段時間的積累后,經驗值突破了250000

  不多,但應該夠用了。

  畢竟,整體普外科技能已經進入大師級水準。

  鄭仁購買了200000點手術時間,555小時系統集訓,正式開始。

  系統手術室拔地而起,實驗體已經擺好體位,等待手術。

  每一例都是與胰腺相關的實驗體,鄭仁自然從胰腺假性囊腫開始做起。

  胰腺的手術難度,和肝臟類似,甚至還略高。

  畢竟胰腺解剖結構、生理結構有著特殊的屬性。

  五十多個小時,鄭仁也不過將將完成了不到一百例胰腺手術,這還是純純的手術時間,連關腹都不需要的那種。

  鄭仁去刷手,蘇云連手術衣都來不及脫,穿著鉛衣直接消毒。

  護士長開始打開開腹包,另外一名器械護士已經刷完手,穿上手術衣,開始輕點各種器械。

  數數,是器械護士必須做的工作之一。術前、術后器械、耗材、紗布的數要對的上,否則落點什么在患者身體里那可是嚴重的醫療事故。

  蘇云消毒,鋪好第一層手術單,轉身離開,扯掉無菌手術衣,要脫掉鉛衣,準備再次刷手。與此同時,鄭仁穿著手術衣,開始鋪置第二層無菌單,幾乎無縫銜接,配合默契、完美到了極點。

  “刀。”鄭仁鋪好單子,伸手說到。

  因為鄭仁這面的速度太快,護士長和新的器械護士對數的工作還沒完成,被鄭仁的話打斷。

  “給他一把中彎鉗子,一把刀,一塊紗布,我們繼續數。”護士長瞪了鄭仁一眼,但理解他焦急的心情,安排到。

  “還要吸引器,戴套。”

  這配合,默契程度要比與謝伊人配合差了好多。

  可是此時,小謝伊人蹲在操作間的角落里哭泣,根本無法上臺配合手術。

  鄭仁再次消毒,然后拿起刀,執筆式,手起刀落,在苗小花左側腹直肌旁切開一道長越15cm的切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