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62 堅不可摧的依靠

  一聽是謝伊人聲嘶力竭的哭泣聲,鄭仁一下子慌了,心率瞬間蹦到145次/分,血差點就比身高高出10。

  “別慌,怎么了,慢慢說。”鄭仁強行壓制住自己身體不適,并且安慰謝伊人。

  “鄭仁,苗小花要死了,你趕緊來呀!”謝伊人慌亂中根本無暇顧及說話的邏輯性與條理性,也不管鄭仁是不是能聽懂,只是哭著。

  鄭仁知道,苗小花就是謝伊人的那個住院的閨蜜,前一陣子因為暴飲暴食得了胰腺炎在市一院的消化內科住院治療。

  好像前幾天,他們幾個驕奢淫逸,去吃烤肉,還遇到了苗小花。

  不是出院了么?怎么要死了?

  不過通過謝伊人的簡單描述,鄭仁知道大概率是生病,而不是被綁架之類離奇的事件。

  生病,在醫院,搶救及時,很難死去。

  現有的醫療條件,呼吸機等設備在臨床漸漸普及,死人也能帶著呼吸機再喘三天。

  “慢慢說,你在哪,我馬上過去!”鄭仁雖然稍微安心一些,但還是馬上問到事情重點。

  “消化內科……”謝伊人的情緒估計已經崩潰了,勉強說出地址后“哇”的一聲大哭出來。

  鄭仁連忙飛奔出急診病房,路過醫生辦公室的時候,奔跑中交代楊磊看好家,有事兒給自己打電話。

  也不管楊磊聽沒聽清楚,鄭仁拿著電話,一邊絞盡腦汁安慰謝伊人,一邊狂奔向二住的消化內科。

  是胰腺炎急性爆發?還是其他什么病?鄭仁腦海里無數的猜想平面鋪開,構想著到底是什么病。

  幾分鐘,鄭仁便氣喘吁吁的出現在消化內科。

  因為消化內科經常有大嘔血的患者,所以他們有一間搶救室。而此刻,謝伊人趴在搶救室的床邊,抓著苗小花蒼白的手,泣不成聲。

  鄭仁視野右上角系統面板血紅的顏色仿佛下一秒就會有鮮血低落。

  胰腺假性囊腫破裂出血,失血性休克。

  呃……竟然是胰腺假性囊腫!

  鄭仁怔了一下,這種病可并不常見。

  胰腺假性囊腫的臨床表現特點,主要是根據急性或慢性胰腺炎所處的階段。

  急性囊腫時,表現為發熱、上腹部脹痛和壓痛、腫塊、腹脹、胃腸道功能障礙等;嚴重的可出現多種并發癥。

  慢性胰腺假性囊腫多發生在慢性復發性胰腺炎的基礎上,當囊腫體積不很大,主要表現為慢性胰腺炎的癥狀,如上腹部及腰背部痛、脂肪消化功能障礙、糖尿病等。脾大、上消化道出血是此癥的特征。

  但還有一種特殊的并發癥——囊內出血!

  苗小花此刻,就是胰腺假性囊腫囊內出血。

  因為胰腺假性囊腫中,胰周與上腹部許多較粗的血管常構成囊壁的一部分。

  如胃左動靜脈,胃右動靜脈,脾動靜脈等。

  血管壁被后,身體自行分泌大量激素,atp高能磷酸鍵噼里啪啦的斷裂,提供能量,心率恢復到正常。

  而他也進入急診搶救狀態中。

  消化內科的護士在短時間內已經完成留針,采血,展現出很強的專業素質。

  此時苗小花的上衣已經被剪開,沒人在乎是什么名牌,多少錢的衣服能有命重要?

  心電監護儀上顯示的血壓、心率、呼吸、血氧飽和度都降到了瀕危程度。

  “深靜脈穿刺包。”鄭仁沉聲說道。

  消化內科的護士一怔,馬上反應過來。

  因為患者失血性休克,所以粗大的針頭是沒辦法找到靜脈血管的,她們用細針才勉強建立了靜脈通道,維系住苗小花一線生機。

  但也只是一線生機而已,那么細的針頭,要是輸血的話,怕是人死了一袋紅細胞都輸不進去。

  聽到鄭仁的聲音,謝伊人晃過神,淚眼蒙蒙的回頭,見真的是鄭仁,一頭撲到鄭仁懷里,大哭失聲。

  目睹了閨蜜在自己眼前一下子栽倒,

從活蹦亂跳,無憂無慮的青春美少女  到面無血色,生命垂危的臨終病人,

  整個過程只用了不到十分鐘,謝伊人目睹了整個經過,現在她已經完全崩潰了。

  這和搶救患者不一樣,再如何待患如親,也只是感同身受,和身邊的親朋好友絕對不一樣。

  不過幸好不一樣,要是每次搶救的時候醫護人員都像此刻謝伊人一樣的崩潰,那得死多少人。

  謝伊人內心深處對鄭仁的信任,讓她此刻得到了些許的慰藉。鄭仁寬闊的胸膛,能帶給她無限的安全感。

  “叮咚”

  許久每層響起的系統任務提示音在不經意之間再次出現在鄭仁腦海里。

  連續任務:堅不可摧的依靠。

  任務內容:完成謝伊人的愿望。

  任務獎勵:

  1、被動能力,魅力無限。每成功完成一臺手術,都有可能獲得其他人的敬仰,回饋自身,增加魅力值。該項魅力值與堅韌、可靠有關。

  2、技能點100點,經驗值1000點,另獎勵黃金寶箱一個。

  任務時間:2小時。

  視若罔聞,此刻面對搶救,鄭仁根本沒聽到系統提示的任務一般,思維告訴運轉,盤算著該如何把苗小花從死亡線上拉回來。

  況且此刻軟玉在懷……

  鄭仁沒有說話,只是摸了摸謝伊人的頭,毛茸茸的。把她扶到墻邊,讓她安安靜靜的站好,馬上回身拿過消化內科護士手里的無菌手套,撕掉外包裝,熟練的戴上。

  “打開深靜脈穿刺包。”鄭仁來到苗小花的身邊,沉聲說道。

  搶救的時候,只要有人下醫囑,那么這個人就是搶救的主心骨。可是這個主心骨是不好當的,必須要承受巨大的壓力。

  搶救成功,皆大歡喜。搶救失敗,主心骨就是戴罪羔羊。

  一次性無菌包打開,鄭仁用碘伏消毒,右手拿著深靜脈穿刺針,左手尋找穿刺點。

  在亞硝酸亞中毒搶救中,鄭仁便展示了極為強悍的操作實力。此刻全神貫注,一針見血。

  “低右,全速!”鄭仁把點滴臉上,繼續下醫囑。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