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54 夜班之神

  鄭仁回到值班室,找了一個舒舒服服的姿勢窩在床上,拿起手機,打開小說app。

  作為生活很少的娛樂,是他為數不多的愛好之一。

  窩在床上一邊看著小說,一邊和那群“驕奢淫逸”的家伙們閑聊著。

  原來蘇云把趙姐送回家后,他們就聯系著吃去吃飯。

  光是吃飯還不夠,因為蘇云不肯和常悅喝酒,所以都還很清醒,一起去了謝伊人家打麻將。

  這幫家伙……鄭仁從微信群里看到他們聯系吃飯,告訴自己要去打麻將的時候,能感受到手機那面跳動著的一種叫做愉悅的情緒。

  但這種情緒沒維持多長時間,楚嫣之開始在微信群里哀嚎,她輸光了兜里所有的零錢。

  一塊錢的衛生麻將,能在一個小時內輸二三百,似乎夠判賭博的了。鄭仁忽然意識到,要是被人舉報的話……急診病房被全窩端,就剩下自己老哥一個,連手術都做不了。

  接下來常悅不冷不熱的在微信群里說,自己累了,先回家。

  鄭仁估計也是輸光了零花錢的那一類。

  至于誰贏,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楊磊。

  平時沒有存在感的楊磊在麻將桌上也是一樣,以至于上家總是忘記看他的牌,上聽后別人也不注意,隨手炮牌就打給他。

  下了牌桌的楚嫣之格外活躍,時不時的在微信群里面發著無意義的表情。

  還記得這個群成立的時候,約定好了只說工作的事情。

  可事實總是那么的骨感、殘酷。

  幸福的看著小說,猜測那面的戰局,一個小時便過去了。

  養了一個月的小說看的正開心,電話鈴聲響起。

  鄭仁心率瞬間飆升到0次/分。

  接通電話,鄭仁有些忐忑。

  還好,不是搶救,只是普通的急性膽囊炎患者。鄭仁有些遺憾的關掉閱讀app,披上白服下樓去急診科看病人。

  到急診科后,視野右上角系統面板給出的診斷很明確——急性膽囊炎。

  但是暫時無法手術,因為患者來之前剛剛吃過晚飯,禁食水時間不夠。

  這就頭疼了,現在不過是點鐘,禁食水六個小時……

  凌晨做手術?

  鄭仁帶著患者回病房,和家屬溝通后決定禁食水時間夠了后上手術做腔鏡膽囊切除。

  護士去忙碌著給患者做術前準備,鄭仁拿出手機,在群里面把這個“不幸”的消息通知大家。

  群里一片哀嚎,前半夜還好,最怕是后半夜來患者。

  但抱怨歸抱怨,哀嚎歸哀嚎,大家吐槽的火力點在于鄭仁壓不住事兒。

  這也是一種臨床醫生習慣性的說法。

  比如說,值夜班的時候,絕對不能說今晚太閑了。要是說了這句話,有734的概率急診患者會一個接著一個的送來。

  比如說,夜班晚上睡覺的時候,要脫襪子睡,絕對不能囫圇個和衣而臥,要不然有5458的概率半夜會被叫起來。

  等等,等等。

  甚至不知什么時候,有了夜班之神的這無形的尊神龕存在。

  雖然沒有實物,但他的確存在于全國十幾萬、幾十萬、百余萬倒夜班的醫生的精神世界里。

  每次上夜班的時候,絕大多數臨床小醫生都會祈禱今兒可千萬不要來急診。

  寧愿柜上藥生塵,但愿世人多安康。

  不經意間,在值夜班的醫生護士心里就變成了現實。

  雖然和本意有些不像……

  群里面哀嚎與對鄭仁倒霉氣運的指責很快結束,大家商量晚上怎么辦。

  最后決定一邊打麻將,一邊等手術。

  畢竟謝伊人現在住的房子距離醫院比較近,鄭仁估計,自己去三住會診,路上耽誤的時間都夠謝伊人開著車跑兩個來回的了。

  蘇云表示自己一夜不睡,完全沒問題,直接把楊磊給攆了回去。

  安排好了一切,鄭仁去看了一眼剛來的患者,詢問病史。

  這是一個三十六歲的女患,下午就肚子疼,也沒在意,晚上同學聚會,喝酒吃飯,還沒結束就疼的受不了被20急救車送到醫院。

  真是什么都耽誤不了一個吃貨對美食的熱愛啊,鄭仁感慨。

  不過還是謝伊人那種更高級一些,不光訂餐、去飯店吃,每一樣好吃的她都琢磨自己要怎么做出來。

  這就是老夫子說過的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的道理。

  那丫頭……想到謝伊人毛茸茸的樣子,鄭仁沒有意識到嘴角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縷微笑。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安排好的一切在二十分鐘后就被打的七零八落。

  一前一后兩個急性闌尾炎的病人被送到急診病房,鄭仁馬上召集大家,準備連夜手術。

  這必然是一個不眠之夜,反正都習慣了,也不覺得怎么辛苦。

  患者們的病情都比較單純,不像是急診外傷搶救,醫生的血壓快呲出頭頂,患者的血壓已經到了腳脖子。

  那才是一忙一夜,手術前后也要處理無數的問題。

  眾人有素的在二十分鐘內趕到醫院,各自準備著。只有楊磊在微信群里默默的留言,說是下次請大家吃飯。

  詢問急性闌尾炎患者病史的時候,鄭仁把病史的要點記錄下來,準備給常悅明兒書寫病歷。

  這時候他有些羨慕常悅,能睡一個囫圇覺,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攢了十幾萬字的小說還沒看完呢,可惜自己今晚興沖沖的要準備開宰。

  還是膨脹了,腦子穿刺才會覺得今晚不來急診。

  鄭仁做術前交代的同時,夜班護士完成術前準備,備皮、埋針,膽囊炎的患者還要留置胃管、尿管。

  交代完畢后,蘇云帶著患者上臺,鄭仁繼續下一個患者的交代,然后去手術室換衣服,上臺。

  等鄭仁上臺的時候,蘇云已經把手術做了大半,并且像是等教授一樣,等鄭仁上來看一眼,并且完成最關鍵的步驟。

  鄭仁站在手術臺上做手術的時間,都沒有刷手的時間長。

  系統給出來的獨木不成林的任務,就算是沒有獎勵,似乎也不錯。

  手術,的確不是一個人做的。

  兩臺闌尾炎做完,眾人休息的時候,鄭仁美滋滋的想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