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53 私人訂制(下)

  “姐,他在干什么?”蘇云實在覺得無聊,又很好奇,只能小聲詢問趙姐。

  “不知道。”趙姐眼睛死勾勾的盯著屏幕,忘記了時間。

  “我估計是尋找肝臟邊緣異常的信號影,看看是不是腫瘤的供養動脈。”趙姐猜測。

  “這么麻煩……”

  “國內一般沒人做,國際上……我沒查過這方面的資料,也不清楚。但能做到這點的人,只有影像專業從事介入的那批人。”趙姐頓了頓,“就算是那批人,也不一定全都會。一般都是放射科的人搞介入手術,但這技術CT室都沒幾個人會。”

  蘇云沉默,雖然不服氣,也看不懂鄭仁的操作。但只憑他的手速……去參加王者榮耀的職業聯賽應該是夠了。

  準確,快速,毫無拖沓。

  又過了十五分鐘,鄭仁右手從鼠標上拿開,打了一個指響。

  “找到了?”蘇云問到。

  他偷眼看趙姐的表情。

  作為CT室副主任,專門從事三維重建的專業技術人員,趙姐一臉懵逼,根本沒看懂鄭仁找到了什么。

  “嗯,就是這里,是新增生的動脈。”鄭仁很隨意的在白服上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水,又繼續操作起來。

  找到細到毫發的增生血管末端,剩下的就簡單了。

  幾分鐘后,一根迂曲的血管出現在三維重建的影像上。不斷盤旋上升,忽然折了一下,往下走去。

  像是黃河的河道,九曲十八彎。

  十分鐘后,三維重建做完,那根血管發自胃短動脈。

  直到這時候,趙姐才長長出了一口氣。

  真他媽的牛逼啊!

  就算是親眼目睹了所有過程,趙姐還只能看懂其中一半的內容。

  最關鍵的步驟,趙姐可以肯定,就算是鄭仁手把手的教自己,自己怕是一兩個月內也學不會。

  “片子在哪打印?”鄭仁問到。

  “這……這里。”趙姐點了一個按鈕,旁邊出片的機器一陣轟鳴。過了很久,幾張新鮮熱辣的片子才打印出來。

  “彩色的圖紙要明兒才能做出來。”趙姐還是有些恍惚。

  “不用了,其實找到增生血管來源就可以。”鄭仁笑呵呵的站起來,心情非常好。

  坐在CT室里操作機器找增生血管,可要比披著鉛衣,站在介入手術室吃線找血管強了一百倍。

  即便有系統的輻射射線能量轉化鉛衣,鄭仁也不想那么做。

  看來系統這個大豬蹄子給的獎勵還是有道理的,鄭仁心里美滋滋。

  “呀!”趙姐忽然驚呼。

  “怎么了,姐。”鄭仁問到。

  “晚上還要接孩子!”趙姐一下子陷入慌亂狀態,剛剛看的太出神,竟然忘記了這么大一件事兒。

  慌亂的手勢了一下,把鄭仁、蘇云都攆走,趙姐急匆匆的一邊快走,一邊穿著外套。

  “趙姐,我送你吧。”蘇云連跑幾步,追了上去。

  鄭仁看兩人的背影,應該是趙姐拒絕,蘇云死皮賴臉的要去幫忙。

  這樣也好,趙姐幫了大忙,別趕時間,車再磕了碰了,那自己可就過意不去了。

  慢悠悠回到急診病房,時間已經將近八點了。

  讓楊磊回家,鄭仁感覺有點餓。但過了飯時,吃不吃的……還是懶點,別吃了。

  鄭仁抱著書,回到值班室。

  先打開手機,在群里通知其他人,鄭云霞的片子做完了,整體情況比較樂觀,要住院做下一次手術。

  囑咐常悅,和長風微創的馮經理聯系免費的耗材。

  安排完這些瑣碎的事情后,鄭仁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準備開始看書。

  不對!

  還沒去查房。

  難怪心里面一直忐忑,今兒做CT三維重建,消耗了太多的精力。

  鄭仁捂額。

  穿上鞋子,告別了溫暖舒服的姿勢,鄭仁開始轉病房。

  其實夜間的病房沒什么好轉的,闌尾切除術后的患者很平穩,就是一直在說疼。

  鄭仁下醫囑,讓護士給加了一瓶鎮痛的藥物,估計半個小時后患者疼痛就會緩解。

  當他轉到最后一間病房的時候,猛然想起來,這里住著今兒收上來的走到生命盡頭的那個老爺子。

  鄭仁輕輕敲了敲門,然后推門進去。

  房間里沒有安排其他患者,老爺子住在中間的床位上。房間的大燈沒有開,只打開了一盞床頭燈。

  老太太坐在床頭的椅子上,帶著花鏡,右手握著老爺子的手,左手里拿著一本書,正在輕聲朗誦。

  “梁召籍入。須臾,梁眴籍曰:“可行矣!”於是籍遂拔劍斬守頭。項梁持守頭,佩其印綬。門下大驚,擾亂,籍所擊殺數十百人。”聲音優雅,不疾不徐。

  “咳咳。”鄭仁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應該是打擾了老兩口之間的相處。但基于醫生的職業特性,他還是想詢問一些事情。

  “鄭醫生,您來了。”老太太回頭,見是鄭仁,便放下書,用手摸了摸老爺子的白發,站起來,微笑說到:“您坐,鄭醫生。”

  “不客氣,查房的時候是不能坐的。”鄭仁道:“剛剛您念的是什么?”

  “史記,項羽本紀。”老太太和藹的說到:“我先生他最喜歡的就是這一章,知道他看不了了,但念幾遍也多少是個念想。”

  鄭仁點頭。

  “這次真的是麻煩您了,鄭醫生。”老太太雙手下意識的搓了一下,“連杯茶都沒有,怠慢了貴客。”

  “太客氣了,太客氣了。”鄭仁連連擺手,“方便出去說兩句嗎?”

  老太太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面色紅潤的老爺子,微微一笑,儀態萬方,“不用。”

  “生啊死啊的,我們這個歲數,已經看的開了。他走的不遭罪,我還能多陪幾天,已經知足了。”

  “那我再確認一下,不搶救,是吧。”鄭仁小聲道。

  “嗯,沒那么看不開。”老太太語氣溫婉,卻又堅定。

  “那我不打擾了,您繼續,繼續。”鄭仁鞠躬,然后離開。

  這樣豁達的人,是需要尊重的,鄭仁如是想。

  視野右上角系統面板上給出的診斷是多臟器衰竭,鄭仁判斷應該是到壽了,就像是車開的太久,幾十萬公里,什么車都得報廢一樣。

  能安安靜靜的陪伴,安安靜靜的離開,這樣,挺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