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50 步子不能邁的太大

  因為急診病房的手術范圍只限定在普外科的層面上,所以還不算很忙。

  加上小六施加的壓力,從前經常性能看見的職業醫鬧在市一院徹底消失,鄭仁的日子過得還是很滋潤。

  一天三五臺急診,偶爾有產科等認識到介入手術重要性的科室請會診,讓鄭仁幫忙解決一些急性出血的病人。

  日子一天天過去,系統那個大豬蹄子也一直沒有發布新的任務,最近一段時間,鄭仁幾乎要把系統給忘記了。

  只有每次領取長期主線任務的時候,鄭仁才會坐在系統空間茅草屋、小池塘前發一會呆。

  又半個月過去了,鄭云霞來復查。

  肝癌介入術后,復查時間根據不同的主治醫生而不同。鄭仁的手術手法和術后的管理偏北方系一些,而且鄭云霞的病情比較重,所以三十五天是最長的時間。

  鄭云霞沒有住院,只是在門診采血化驗,做64排CT增加三維重建。

  要不是因為鄭云霞做三維重建,鄭仁幾乎忘記了自己還有一項大師級的技能。

  鄭仁決定自己去試一試,畢竟有一項大師級的技能傍身,自己卻不知道該怎么用,怎么想怎么覺得不對勁兒。

  第二天,鄭云霞的化驗結果全都出來了。肝功能全面恢復,谷丙、谷草轉氨酶只比正常值高一點點,直膽、間膽、總膽也都開始恢復正常值。

  甲胎蛋白已經從大于2000,降到132.

  手術的效果全面展現出來。

  看著客觀的化驗數值,鄭云霞拿著化驗單的手情不自禁的抖了起來。

  對于手術,她的了解都是百度來的,而且無數次的失望過后,她下意識的對手術治療以及其他治療不抱有任何希望。

  因為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沒想到,在最絕望的時候,有這么一只手,這么一群人把自己從深淵里拽上來。

  她拿著化驗單去急診病房找常悅,常悅看了之后沒有和鄭云霞說恭喜之類的話,而是把化驗單照下來,發到群里面。

  大家在為鄭云霞高興的時候,也開始商量下一步的治療。

  要想明確肝臟惡性腫瘤的改變情況,化驗單只能提供一部分證據,最重要的還是64排CT。

  依舊是蘇云聯系趙姐,準備在下班之后加個班,抓緊時間把這事兒給完成了。

  鄭仁想的可不光是手術的事兒,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手術資質問題。

  上一次找長風微創請魔都的裴教授來做手術,因為教授做手術,資質方面肯定沒問題。

  但要是想繼續治療,總是請教授,對于鄭云霞來講沒有一點可操作性。

  雖然上一次手術完全是鄭仁和蘇云做的,但……規矩就是規矩,能游走在是與非的邊緣,卻不能一步邁得太大。

  容易扯到蛋。

  鄭仁對鄭云霞的化驗回報很滿意,所以手術資質的問題就提到議事日程上來。

  要解決這事兒,鄭仁去辦,就算是花三五年的時間,也根本沒有任何可能。

  所以,他來到老潘主任辦公室。

  只有江湖地位高的老潘主任才能解決這事兒。反正老潘主任天天沒事就往機關跑,要人、要錢、要政策,這應該也算是政策的一種吧。

  敲門,老潘主任沒在。

  鄭仁拿起電話,找到老潘主任的號碼撥打出去。

  果然,老潘主任正在機關呢,聽說鄭仁有事兒,便立馬趕了回來。

  坐到辦公室里,老潘主任先說到:“上次跟你說的裴教授找你去帝都研究新術式的事情,那面又來信兒了,你準備一下,就這幾天的飛機。”

  “嗯?”鄭仁怔了下。

  “這是好機會,面對巨大的平臺,是不是有點興奮。”老潘主任笑呵呵的看著鄭仁。

  “還好。”鄭仁老老實實的回答,新術式的研究,一般在地市級醫院,膽子大的醫生會偶爾做。對于這種項目,講真,鄭仁并不是特別感興趣。

  “年輕人,要樂觀、積極、向上。”老潘主任認真說到,“說吧,你找我什么事兒。”

  “也和裴教授有點關系。”鄭仁道:“一個月前,裴教授來我院指導手術的患者來復查了,大概率需要繼續鞏固治療。”

  “嗯,繼續。”老潘主任沉吟。

  “急診急救,已經超出我的職業資格范圍。但醫院指定的急診科住院總,做急診介入,還有說理的地兒。可是要做介入科慢診手術,就比較為難了。”

  “這事兒啊。”老潘主任笑了笑,在鄭仁看來天大的事情,換成老潘主任,只是小事一樁。

  略考慮了一下,老潘主任便說道:“醫院介入科已經關停并轉了,相關手術由我們急診導管室接手,總不能看著患者不去救吧。”

  最后一句,是唱高調,鄭仁當沒聽到。

  老潘主任說的話,前面才是重點,沒有介入科,所有相關手術由急診導管室接手。

  “可行嗎?”鄭仁小心的問道。

  “當然。”老潘主任爽朗笑道:“我這面是沒問題的,擔心出問題,首先要擔心你。”

  “我?”鄭仁楞了一下。

  老潘主任搖了搖頭,臉上一副年輕人就是年輕人,考慮事情不全面的表情。

  “就怕你身體吃不消,而且這只是其一。慢診不像是急診,我看書上寫,肝癌的慢診手術需要多次做。你說,萬一你明天找個女朋友,要避線準備要孩子,手術就得停。”

  “……”鄭仁之前沒考慮過這一點。

  什么結婚生子之類的,太遙遠了。憑實力單身的鄭仁,怎么會違背自己這個人物設定呢?可是老潘主任一說,他馬上反應過來。要是接手了一批肝癌的病人,自己要避線,患者怎么辦?

  “不過呢,這只是最極端的情況。”老潘主任顯然考慮的周祥,“我們可以少量開展,比如說鄭云霞,把患者數量控制在一定范圍之內。只要數量少,到時候安排起來也會容易一些。”

  “急診么,還是要以急診工作為主。”

  老潘主任最后一錘定音。

  鄭仁連連點頭,姜,還是老的辣。

  “對了,回去準備一下。把身份證照片發給我,那面一旦長風微創的馮經理會給你預定機票。”老潘主任最后囑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