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48 素手熬羹湯

招呼鄭仁和蘇云一聲,謝伊人直接奔著值班室走去。品書網  鄭仁來到值班室,謝伊人已經打開食盒,正把里面的飯菜一樣一樣取出來,擺放到桌子。

  食盒體積不大,但內有乾坤。具體材質和功效鄭仁不懂,但一個食盒拉開后,竟然有三個那么大,其精巧細膩的心思可見一斑。

  會不會太麻煩了?鄭仁光是看食盒覺得有飽腹感了。

  謝伊人眼睛里放著對美食尊重和喜歡的光輝,小心翼翼的把食盒取出來,一樣一樣的說到:“悅姐拿來的雞蛋特別好,可惜她們都吃過了。我試著炒了一個菜,又做了個蛋花湯,你們嘗嘗。”

  一個菜,分成三個巴掌大的碟子裝著。一個精致的砂鍋,外面看著冷冰冰的,打開蓋子后,一股氤氳的熱氣飄了起來,淡淡的香氣瞬間滿溢。

  “快來,快來,吃飯,吃飯。”謝伊人滿眼小星星的催促著。

  在她看來,只要有好吃的,世界充滿了光明。

  這是一個吃貨最基本的素質,是對生活滿滿的熱愛,可惜鄭仁不懂。

  雖然不懂,但是鄭仁有強烈的求生欲望,馬脫掉白服,又洗了洗手,這才正襟危坐,開始吃飯。

  米飯特別香,有嚼頭卻又不硬,悶的剛剛好。

  金黃色的笨雞蛋炒蔥,香氣盈盈。蔥的火候剛剛好,掩蓋了雞蛋吸附的食用油帶來的油膩感,卻又沒有遮掩住笨雞蛋本身的香味。

  食指大動。

  “呦,不錯呦。”蘇云先是贊美了一句,也不客氣,馬坐下開始大吃起來。

  “當然。”謝伊人先去洗手,回來輕巧坐下,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雞蛋放在嘴里輕輕咀嚼。

  “這雞蛋可是我自己打的,沒用打蛋器。”謝伊人很滿意,“一直認為用打蛋器打出來的雞蛋,沒有靈魂。”

  “里面加了黃酒?”蘇云說到。

  “一點點,酒精濃度幾乎沒有,是為了去掉雞蛋里面很淡的腥味。”謝伊人全身散發著圣潔的光輝,菜肴雖然簡單,但她依舊充滿了熱愛,仔細品嘗。

  鄭仁夾了一筷子雞蛋,配著米飯呼嚕呼嚕的吃著。

  “牛嚼牡丹,可惜了。”蘇云不失時機的諷刺。

  “雞蛋打的不錯。”謝伊人吃了一塊雞蛋,毫不吝嗇的自夸起來:“我吃鹽少,所以略微淡一點,你們別介意啊。”

  “正好正好。”鄭仁一碗飯已經吃完了一半,面前的小碟子也空了一半。

  按照這個速度來看,吃完飯的時候,菜也剛好吃沒。

  因為鄭仁吃的香甜,謝伊人眼睛笑成了一彎月牙。

  “我添了一丟丟的白砂糖,讓使蛋白因加熱凝固的溫度升,而延緩了加熱時間,另外,砂糖具有保水性,也能增加蛋的柔軟程度,是不是很好吃。”謝伊人道。

  “嗯。”說話的功夫,鄭仁已經把飯和菜全都吃完,動手盛湯。

  對于吃貨來講,最大的贊美是一口氣把飯都吃掉,連說話的時間都沒有。

  “你怎么會做飯?”瞬間吃完后,鄭仁才想起這個問題。

  “外面的飯菜有時候會吃膩,所以自己琢磨。我還會做好多菜,有時間去我家,我做給你們吃。”謝伊人笑盈盈。

  “鄭總沒時間,他一年都離不開急診病房,我們代表他去可以了。”尖酸刻薄的娘炮不失時機的插了一刀。

  “過幾天要去帝都,估計會讓你留下來當住院總。”鄭仁氣定神閑。

  “讓我當住院總,我辭職。”蘇云毫不示弱,“住院總是把人當牲口用。話說要不是來急診病房看你做手術,我估計已經辭職了。”

  “辭職你干嘛去?”謝伊人問。

  “寵物醫院啊。”蘇云道:“可簡單了,每天都能看到貓貓狗狗的,氣氛和諧,醫院強的太多。”

  “呀!”謝伊人眼睛里的星星又冒出來了。

  “喂。”鄭仁用筷子點了點,蘇云走不走和他沒有關系,要是把自己的器械護士給拐走了,鄭仁估計自己得找蘇云拼命,“你要走自己走,別忽悠伊人。”

  “說的好像醫院多好似得。”蘇云不屑。

  “伊人可是很純粹的,去寵物醫院,一周也做不了一臺手術,多無聊,是吧伊人。”

  謝伊人點頭,不斷的吃飯,一臉滿足。

  “你運氣真好。”蘇云看謝伊人的表情,嘿然一笑,“去帝都干嘛?”

  “次來推廣手術的裴教授和幾個介入科的老專家弄了一個新的術式,讓我去。”

  “什么術式?”

  “不知道呢,到了知道了。”鄭仁到是無所謂,自己介入水準大師級,估計也能幫點小忙。

  像裴教授那種年紀的專家,早過了做手術的黃金年齡。他們一般都是讓手下的研究生、博士生做手術,自己做指導。

  水平裴教授高,鄭仁不敢這么說。但那些研究生、博士生么,要自己強才見了鬼。

  “我要一起去,順便看看幾個討厭的家伙們現在發展的怎么樣了。”蘇云道。

  鄭仁一陣惡寒,怎么去帝都蘇云也要跟著?

  “什么討厭的家伙?”謝伊人問。

  “水平沒我高,卻總是覺得能超過我的人。也不知道誰給他們的自信。”

  鄭仁腹誹,你的自信也挺莫名其妙的。

  飯吃了一半,鄭仁手機響起來。

  心率110次/分。

  “喂。”

  “嗯,好,我下去看看。”

  鄭仁簡單了解,便掛斷電話,“急診有一個膽囊炎的患者,我去看看,你們先慢慢吃,需要手術,我微信通知你們。”

  說完,鄭仁披白服,腳下生風的離開。

  “剛吃完,走這么快,也不怕得闌尾炎。”蘇云依舊慢條斯理的吃著。

  謝伊人吃飯的速度加快,呼嚕呼嚕。

  “你怎么也這么著急?”

  “我估計得做手術,要去面準備一下。”謝伊人嘴里含著飯,含含糊糊的說到。

  果然,沒幾分鐘,兩人的手機同時響起來。

  患者診斷為急性膽囊炎,需要手術。鄭仁在微信群里通知,盡快做好手術準備。

  “東西先放這兒,我去手術室。”吃完后,謝伊人風風火火的走了。

本書來自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