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47 都是老司機

  突如其來的轉折讓患者家屬們愣住了。

  “我剛從美國開會回來,見過局部神經叢麻痹退化綜合征的患者。”鄭仁依舊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聲音不大不小,患者能聽的一清二楚,“我帶回來了一種特效藥,效果好,就是特別貴。”

  “能好?”年紀比較長的患者兒子馬上問到。

  “治愈率是100。”鄭仁肯定的說到,連平時常用的幾乎兩個字都沒有說。

  值班外科醫生依舊一臉懵逼,鄭總最近不都是在急診病房手術嗎?什么時候去美國開會了?難道說是美國專家來講課,他去聽課了?

  還有特效藥?再怎么特效,也不會有100的治愈率吧。

  這不科學!

  蘇云聽到第二句的時候,就知道鄭仁要做什么,低下頭,不去看一個戲精的表演。額前的黑發,飄啊飄的。

  “大夫,那俺們治,您說個價,俺這就回去湊錢。”患者的兒子馬上說到。

  “不急。”鄭仁擺擺手,道:“因為患病時間已經很長了,再不用,怕有問題。先用藥,然后你再去交錢。”

  說完,鄭仁大步離開急診搶救室。

  不一會,一個護士跟了進來,手里拿著一個20ml注射器。

  “靜脈注射。”鄭仁道。

  患者家屬眼中滿滿的希冀與憂慮,復雜的一逼。

  即希望一針見效,又怕沒有效果……連“特效藥”都沒有效果,那只剩下癱瘓一輩子這一條路了。

  “行了,五分鐘后就可以下地了。”鄭仁道:“1周后還要來醫院追加一次強化治療,肯定沒事。家屬跟我來一個,我開單子,你們去交錢。”

  說完,鄭仁也不看患者,昂首挺胸的走出急診搶救室。

  “要是老潘主任在,肯定沒問題。”蘇云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呵呵。”鄭仁當然明白蘇云說的是什么,呵呵一笑。

  “真的是癔癥?不是什么少見的疾病?”蘇云仿佛沒聽出來鄭仁呵呵中不想聊天的意思,繼續問道。

  “不會。”鄭仁肯定說到:“反正一針葡萄糖酸鈣,萬一真是我看走眼了,也打不壞。”

  “真是……”蘇云想要說不負責任,但轉念一想,患者的家庭條件,一定支撐不了做核磁共振以及其他昂貴的檢查費用。

  鄭仁的選擇是對的,如果真的不好,就只能再說了。

  來到急診外科的診室,鄭仁給患者的兒子開單子。

  患者兒子一臉忐忑,他被鄭仁剛剛的話給嚇壞了。

  美國,進口的特效藥,那得多少錢?不知道回家賣房子夠不夠。

  幾間瓦房,估計夠嗆。可家里還有什么能賣的呢?

  這還不算,1周以后,還要鞏固治療一次……

  鄭仁動作很麻利,打印機很快打出一張交款的票據。

  “喏,去交款,然后在旁邊的藥局把藥取回來。”鄭仁輕松說到。

  那漢子手里拿著單據,仔細的找價錢。雖然上面很多字都不認識,但阿拉伯數字還是能看懂的。

  當他看到錢數的時候,眼睛一下子瞪大,滿臉無法置信的表情。

  “爹,奶奶站起來了!”還沒等他詢問鄭仁是不是開錯的時候,門外就傳來一個驚喜的聲音。

  “啊?”他怔了一下,隨即沖了出去。

  健壯的身體撞到門框上,鄭仁覺得整個屋子都抖了三下。

  “又讓你蒙對了。”蘇云靠在墻上,跟沒骨頭一樣,一臉戲謔的看著鄭仁,“你運氣真好。”

  鄭仁想要吐槽一下,但一則自己說不過他,二則系統給自己加了幸運值……老子會如來神掌,難道也要跟你說么?

  很快,那漢子扶著老太太來到急診外科診室。

  走路雖然還有些虛浮,有些軟,但和之前的“癱瘓”絕對不可同日而語。

  “大夫,大夫,謝謝……”兩個患者家屬忙不迭的道謝。

  “沒事。”鄭仁笑了笑。

  “這個……”患者的兒子有些為難的拿著手里的票據,看樣子應該是天人交戰了無數次。

  鄭仁也有些意外。

  “大夫,您是不是開錯單子了?”患者兒子最后還是良知占據了上風,不再猶豫,問到。

  “哦,沒有。”鄭仁云淡風輕的說到:“因為是國際大公司的贈藥,所以醫院沒辦法收費用。你們運氣好,要是提前幾天,都用不上呢。”

  “那費用……”

  “免了。”鄭仁道。

  蘇云鄙夷的看著一臉大方的鄭仁,心里盤算著一次靜脈注射,一個無菌注射器,20ml葡萄糖,一支葡萄糖酸鈣合計多少錢。

  至于進口的特效藥,根本就是子虛烏有。

  患者家屬連聲感謝,鄭仁又囑咐他們,1周后,再找自己做一次鞏固治療。這種特效藥不僅能夠治療,還有預防作用,老太太這輩子都不會再犯了。

  看著患者歡天喜地的去交費,離開,鄭仁覺得自己有些餓了。

  在急診科耽誤的時間有點長,也不知道去食堂還能剩下什么殘羹冷炙。

  “為什么讓他們再折騰一趟?”蘇云不解。

  “癔病,還那么重,一次治好的話我怕老太太不信。所以再來,鞏固治療一次,應該是最好的解決方案。”鄭仁道。

  都是老醫生,這點彎彎繞誰都懂。

  蘇云雖然沒繼續說什么,但鄭仁知道,這個尖酸刻薄的娘炮沒出言嘲諷,就是贊同了。

  他才真是幸運啊,在醫院這么久,還沒被人打死,鄭仁心里想到。

  處理完患者,鄭仁晃晃悠悠準備去食堂。

  走到半路上,電話鈴聲響起。

  “伊人,什么事兒?”

  “哦,好的呀,正好我和蘇云都沒吃。”

  “嗯嗯,那麻煩你了。”

  說完,掛斷電話,轉身回急診病房。

  “什么事兒?”蘇云在后面問到。

  “患者家屬送的笨雞蛋,被常悅拿到伊人家,中午據說做了笨蔥炒雞蛋。”

  “是笨雞蛋炒蔥。”蘇云面無表情的說到。

  “都一樣了,伊人說她帶著到醫院來一起吃。”鄭仁倒是無所謂,一個吃而已,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兩人回到病房,等了不到二十分鐘,謝伊人就興沖沖的帶著一個黑色溫潤的食盒來到急診病房。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