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42 兩口子打架別動刀(上)

  讓謝伊人通知那群打麻將的驕奢淫逸的家伙們來加班,鄭仁三口兩口把剩下的肉都塞進嘴里。

  一樓急診科,一個女人無措的站在搶救室的里,滿身鮮血,一臉驚慌。

  鄭仁快步再次來到急診科,掃了一眼病床上的患者,視野右上角系統面板里出現淡紅色的診斷脾破裂,失血性休克。

  “患者男性,四十五歲,一小時前被刀刺傷左上腹,送至我院時血壓8060毫米汞柱。”急診外科的值班醫生匯報病史:“急診B超回報,脾窩處可見積液,深徑3.5cm,胸腔未見積液。”

  因為脾臟在左側膈肌下方,受到外傷的時候,要判斷是不是有胸腹聯合傷。

  一旦有氣胸存在,患者送到手術臺上,被呼吸機吹啊吹的那可是要死人的。

  系統雖然沒給出肺部刀刺傷、創傷性氣胸的診斷,鄭仁還是很謹慎的用聽診器聽了一遍。雙肺呼吸音清,未聞及干濕性啰音。

  外傷應該很單純。

  “家屬呢?”鄭仁問道。

  “那個就是。”值班的外科醫生偷偷指了指愣在急診搶救室里的女人,“據說是兩口子吵架,她直接就捅了一刀。”

  這么彪悍?

  不過鄭仁可沒有打家務官司的習慣,叫著家屬,帶患者又做了一個胸腹聯合CT,查明的確沒有氣胸后,這才來到急診手術室。

  蘇云已經守候在手術室的門口,和楚家姐妹其中一個把患者推進去,鄭仁便去換衣服。

  患者狀態還好,傷的不是很重,這一點從血壓上就能看出來。

  或許可以不用做脾切除,鄭仁心里對病情有基本的評估。

  換好衣服,刷手,穿手術衣。

  楚家姐妹麻醉結束,蘇云已經做好前期工作,消毒、鋪手術單,無影燈下眾人嚴陣以待,等鄭仁上臺。

  還真有一種教授的感覺,鄭仁還是不適應這種情況。在普外一科的時候,蘇云的工作都是自己做的,甚至有時候連手術臺都上不去,鋪好單子就被攆下去了。

  一路都在琢磨患者的情況,鄭仁已經有了腹案。

  伸手,手術刀柄被拍到手里。

  鄭仁沒有選擇小切口,而是沿著左側肋緣下方取了一個長達20cm的切口。

  杏林園里,直播開始。

  大神好久沒開直播了。

  這次是什么?咦?很少見的脾破裂啊。

  似乎沒什么難度,只是單純性脾破裂,血壓也不是很低,切掉就可以了,患者1周后就能出院。

  按照杏林園里看前先皮一下的習慣,最早進入的醫生們雜七雜八的聊著。

  對于外科醫生來講,單純的切除手術,的確沒什么難處。

  破壞總是要比建設更容易一些。

  好大的口子,真寬敞,我判斷和以前的術者不是一個人。

  誰知道呢,看手法有類似的地方。

  動作都很快,是么?只是脾切除而已,就算是想慢也慢不到哪去。

  直播里,打開腹膜的一瞬及,戴套的吸引器就被插了進去。濃濃的、暗紅色的鮮血汩汩而出。

  很快,切口附近的鮮血被吸光,吸引器再往里進,術者開始打開腹膜,做腹膜保護。

  有助手的手術,看著真輕松啊。

  必然的,要不然怎么會有句話說,手術不是一個人做的呢。

  你去看看播主的其他手術,很多都是一個人順利完成的。增加一個人,能讓手術時程縮短幾分鐘而已。

  看直播的醫生們對術者有著莫名的信心,這種信心是之前幾十臺、上百臺手術建立起來的。

  腹膜保護后,進入腹腔。

  蘇云拿著吸引器,把腹腔里殘留的鮮血抽吸干凈。與此同時,鄭仁快速檢查脾臟,見脾臟上極有一個2cm左右的刀口,鮮血汩汩冒出。

  用紗布壓迫,盡量少出一點血,鄭仁快速檢查肝臟、胰腺、胃、腹膜后血管、附近腸道、十二指腸等等臟器。

  還好,只是單純性的脾破裂,和系統的診斷一樣。

  因為脾破裂大出血,脾臟縮小,與周圍組織沒有黏連。鄭仁將脾臟托出切口之外,小心的交給蘇云。

  哇哦,術者要做什么?難道是脾修補?

  應該是吧,這個患者很適合做脾修補。

  除了碎的縫不上的脾臟,我們已經全都做修補術了。脾切除完全沒有一點難度。

  不吹能不能死?脾修補術,一個不小心,二次上臺的可能性極大。

  對于脾破裂應該做修補術還是暴力切除術,正在看視頻的諸多醫生們都有著自己的判斷。

  水平稍弱的醫院或是醫生,是很少敢做修補術的。

  就像是前幾天鄭仁做的腎段切除術后出血的病人一樣,脾臟也有這樣的風險。

  無論是脾臟還是腎臟,都很脆,用針線縫合的時候,輕了的話傷口縫不住。重了的話,一下子就出現撕裂,造成手術中的二次損傷。

  鄭仁把脾臟交給蘇云后,開始用大紗布墊填壓脾床。

  整個過程看上去很快,卻很小心謹慎,沒有造成暴力操作引發的副損傷。

  在鄭仁填壓脾床的同時,蘇云已經探明脾臟裂口的方向與深度。

  創口位于脾上極,深約3cm。

  鄭仁填壓脾床后,一伸手,針帶線。

  中等針,標準制式的3縫合針。

  細線,10的可吸收縫合線。

  蘇云固定脾臟,鄭仁開始做褥式縫合。

  呃為什么會這么快?術者就不怕撕裂么?

  應該是心里比較有數的原因,做得多了,想不快都慢不下來。

  看的真害怕,我縫過一次脾臟,一用力就撕破了。

  這種操作并不是常規的,有些下級醫院的外科醫生,一輩子都沒做過一次脾臟的修補術。一般發現脾破裂,直接切掉就可以了,省得術后有二次開刀的風險。

  縫合后,鄭仁把持針器拍到患者腿側,謝伊人隨后拿起來,放到器械臺上,一邊擦拭持針器上的血跡,一邊瞄著鄭仁那邊的動作。

  打結結束,謝伊人隨即便把剪刀拍在鄭仁伸過來的手上。

  剪斷,接線,要溫鹽水準備沖洗。

  按部就班,不徐不疾。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