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36 帝都的科研

  “你們先關腹,我送患者下去。”鄭仁見這面手術做的也很順利,便放心離開。

  轉身離開術間的時候,鄭仁忽然意識到一件事情,便也沒著急,而是開始和患者聊了幾句天,一直到蘇云、楊磊的手術做完,這才兩個患者一并送了出去。

  兩家家屬都沒任何不滿,幾乎同時出來,患者也沒有任何問題,能有什么不滿意的?

  回到病房,鄭仁見蘇云興致似乎有些不高,但他懶得搭理這家伙,誰知道文藝青年又因為什么犯了病。

  寒風一日比一日冷,最后的一批樹葉掉沒了,嚴冬正式到來。

  日子一天天過,接診、搶救、手術、送治愈的患者出院。

  鄭云霞出院了,但她并不是痊愈。

  三十五天后,還要復診,大概率需要做下一次介入手術。

  破傷風桿菌感染的患者,因為治療及時,沒有進展到呼吸肌痙攣,十天后康復出院。

  出院時,家屬千恩萬謝。

  因為窮,所以沒辦法用金錢表達自己的謝意。他們臨走的時候,買了一袋糖,送給鄭仁。

  鄭仁吃了一塊,糖很甜,他把糖珍而重之的收進柜子里。

  按部就班的日子平淡,卻每每被一次次的搶救掀起波瀾。鄭仁就像是驚濤駭浪中的一艘小船,時而上,時而下,卻總是靠著強悍的診療、手術化險為夷。

  蘇云漸漸認清了鄭仁手術做的的確比自己牛逼的事實,有些疑惑,開始看鄭仁看的那本《肝膽胰外科學》,似乎要從中找出答案。

  半個月過去了,連續分支任務——獨木不成林早就完成。鄭仁掌握了大師級的CT三維重建技術,也去CT室混個臉熟,抽空幫人干活,想要找到這項技術應用在急診診療、手術上的可能。

  但鄭仁最后失望的發現,系統就特么是個大豬蹄子。

  這項技能,和急診科根本一點關系都沒有。

  想來也是,急診的急危重癥處理,都需要在極短時間內搞定的。而CT三維重建,則需要一天左右的時間。

  杠精或許會舉出反例,可那種例子出現的概率低于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毫無意義。

  不過鄭仁也沒放在心上,以后的路要怎么走,誰都不知道。總不能一輩子在急診科做手術吧,那么多慢診手術,難道就不做了?

  早晚能用上,鄭仁自己寬慰自己。

  經過半個月的工作,鄭仁的普外科技能已經達到3223點,并且存了技能點1939點。介入學科技能也多了幾十點的技能點,在大師級水準,依靠簡單手術獲得技能點越來越難。

  所以鄭仁很慶幸,自己沒有簡單把普外科技能提升到大師級。

  現在同樣做一臺三級手術,大師級的介入手術只能獲取幾點技能,而專家級的普外科水準,則能獲得十幾點技能點。

  相差甚遠。

  所以鄭仁耐住寂寞,不去想一蹴而就,準備把普外科的基礎打的更結實一點。

  技能書有兩本,可以把某個技能提升至高級巔峰水準。經驗值也積攢了231260,可以兌換64個小時的手術時間。

  鄭仁表示很滿意,無論出現什么情況,自己似乎都有應對的可能。

  至于那三個銀質寶箱,扔在系統空間里,鄭仁視若無睹。

  在急診大樓外舉著錦旗的醫鬧和老賴們,高高舉了三天,連晚上都不休息,輪班換崗,一個個叫苦不迭。

  最后引來無數人的注意,成了海城市一院的一道別致的景觀。

  三天后那群人靜悄悄的離開,小六告訴鄭仁,職業醫鬧已經走了,去了別的醫院。

  鄭仁當然沒有圣母心,關心那群險險致自己于死地的醫鬧們會不會吃飽穿暖。

  一日,已經四點多,眼看要下班了,鄭仁忽然接到老潘主任的電話,讓他來辦公室。

  鄭仁進了辦公室,老潘主任保持著嚴肅的表情,但鄭仁能感受到他內心中的愉悅。

  “坐,小鄭。”老潘主任隨后看門見山的說到:“剛接到裴教授的電話,說是帝都有一項新科研要開展,需要年輕的介入人才參與。”

  “帝都?科研?”鄭仁疑惑。

  “具體細節他沒說,我也不好問。估計是哪項新術式的研究到了瓶頸期,要應用在臨床上了。”老潘主任笑道:“現在能踏踏實實做研究的人,真的不多了。”

  “我是住院總,急診病房……”鄭仁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老潘主任打斷:“離開你,地球還不轉了?你走了,我去申請手續,把蘇云或者楊磊提成住院總。”

  鄭仁想想,倒也是這么個道理。

  要是哪家醫院依靠某個人才能撐下去的話,早晚得倒閉。

  “什么時候去?”鄭仁問到。

  “說是隨你,什么時候想去都可以。科研么,你也知道,不是一蹴而就的。別想太多,那么多大牛級的人在,你不可能起到什么作用,出去要注意多結識人脈,每一個大牛對你以后都會有很大的意義。”老潘主任道。

  “行。”鄭仁應下來,“那就過幾天再去好了,反正也不著急。”

  “嗯。”老潘主任點頭,在他看來,下一次裴教授打電話催促的時候,就是最好的時候。

  不過老潘主任真的認為鄭仁去帝都,做不了什么。大概率就是去旅游一番,也算是對他最近辛苦、勤懇工作的獎勵了。

  又聊了幾句,鄭仁匯報了最近遇到的某些比較難的手術,電話鈴聲響起。

  “鄭總,有急診,失血性休克。”電話那面簡單而急促的說到,隨后便掛斷了。

  “看一眼。”老潘主任也聽到了,馬上站起來,推門出去。

  急診搶救室里忙成一片,護士在測血壓、扎點滴。醫生在查體,不時的讓護士推注某些藥物。

  只是患者失血性休克明顯很嚴重,連扎了幾針,都沒見回血。

  “我來吧。”鄭仁快步走上前,打開一個深靜脈穿刺包,開始操作。

  “潘主任,鄭總,患者是4分鐘前由120急救送來我院的。入院血壓高壓50毫米汞柱,低壓測不到。脈搏細速,163次/分。”值班的醫生快速匯報病史,“查體發現患者有板狀腹,懷疑內臟破裂。”

  正說著,B超室的醫生推著床頭B超趕了過來。

  鄭仁視野右上角的系統面板里,給出的診斷是——肝臟動脈瘤破裂,失血性休克。

  動脈瘤是很常見的一種……算不上疾病,只是血管迂曲成團,形成的一種組織結構。

  因為毛細動脈太過于集中,所以一旦破裂,將會引發大量出血。

  這個患者看樣子不知道什么愿意導致動脈瘤破裂引發大出血。

  深靜脈穿刺一針進去,少量暗紅色靜脈血回流。

  “補液,采血,準備手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