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35 勝之不武

  “這是得吃成什么樣。”楚嫣然驚訝。

  “也還好,那家的菜據說不錯,還有就是生蠔、波龍不限量。”

  “波士頓龍蝦多小,澳龍才好一些吧。”

  “都差不多,有一次去非洲,我爸帶我開著車追羚羊那次,吃的海鮮不錯,龍蝦挺大。”謝伊人認真的說到:“但我還是喜歡吃火鍋,成都、重慶的都好,都喜歡。”

  這就是愛啊,鄭仁在謝伊人眼睛里看到了亮晶晶的光芒。

  一說到吃,她就興奮的不要不要的。

  鄭仁靜靜的坐在一邊,看著大家吃吃喝喝,有說有笑,心里覺得很安寧。

  大家聚在一起吃飯,很熱鬧,不錯。

  謝伊人吃的很慢,很仔細,但在醫院的急診科里,能完整睡個覺是奢望,想要完整吃頓飯,似乎也是。

  沒等她吃完,就來了急診。

  一個急性闌尾炎的病人捂著肚子被送上來會診。

  鄭仁示意慢慢吃,然后他就去查體、診斷。

  常悅拿起紙巾把嘴擦干凈,穿上白服,從兜里取出本本,跟在鄭仁身后。

  蘇云低著頭,飄在常悅身后,也跟了去。

  沒等鄭仁開始檢查,又一個患者被急診科用輪椅推上來。

  一般診斷不明確的,需要鄭仁下去明確診斷。診斷明確的,直接就推上來。

  兩個患者都是急性、單純性闌尾炎,需要手術。

  恰巧,兩人都是一早簡單吃了點東西后,就疼的沒吃飯,沒喝水。

  禁食水時間足夠,病情需要,那就準備開始手術吧。

  兩個患者的家屬都急急忙忙一路小跑的辦理住院手續去了。

  如果說只有一個人入院,可能還沒那么著急。但兩個人一起來的話,誰先做,誰后做,這里面的說法就大了去了。

  肯定每個人都想要先做,尤其是后來的那個患者,晚了一分鐘,可能就浪費了一點等電梯的時間。

  但要是因此排在第二臺做手術的話,需要在下面等至少一個小時。

  患者家屬們都急了,比賽一樣迅速的辦理好了入院手續。

  常悅做術前交代他們也沒怎么仔細聽,都毫不猶豫的簽字,等著排手術。

  有家屬想要把鄭仁拉進沒人的房間,塞紅包給他,被鄭仁拒絕了。

  笑話,術后風險極小的紅包都不收,別說這種術前的紅包了。

  但問題很尖銳,兩個患者的家屬都虎視眈眈的盯著,希望自己能先上手術。

  隱約中,患者之間的談話已經有了火氣。

  “一起上。”鄭仁最后拍板。

  蘇云和楊磊做一臺,自己做一臺。蘇云的水平自己親眼看過,別的不說,單純性闌尾炎的切除術絕對是帶組教授的水準。加上有普外科老醫生楊磊的存在,手術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

  而且自己要是抓緊時間做的話,那面有什么難處,也一定能處理的好。

  拿定主意,鄭仁不用做選擇題。

  成年人么,從來都不做選擇題,什么都要。

  楚家姐妹和謝伊人已經上去做術前準備了,白天手術室的人還多一點,兩臺手術同時開,護士那面試沒問題的。

  蘇云聽到鄭仁的決定后,眼睛里露出興奮的光芒。

  論顏值,蘇云不覺得這個世界上有誰比自己強。論手術,也是一樣。

  只要給自己一段時間練習,手術水平肯定是同等境界里最強的那個。

  同境無敵。

  之前蘇云老老實實的給鄭仁當助手,對鄭仁的手術水準有一定的了解。他并不認為蘇云手術好的程度自己無法直視。

  剛好有這么一個機會,那就試試看好了。

  對當醫生沒什么興趣的蘇云一向好強爭勝,只有他確定自己是最強的那個后,才會淡然。

  要不然也不會執意要求調來急診科。

  病房護士把兩個患者的術前備皮、留置針等工作都做好,鄭仁和蘇云推著患者進了手術室。

  楚家姐妹一分為二,同時給兩名患者麻醉。謝伊人依舊是給鄭仁配臺,另外一名手術室護士給蘇云、楊磊配臺。

  鄭仁選了一個年齡比較大、難度相對比較高的患者。

  老人家的腰椎韌帶比較厚,機化嚴重一些,所以連續硬膜外麻醉時間略長。

  蘇云在刷完手后經過鄭仁的術間,見手術的麻醉還沒結束,有些意興闌珊。

  就算是贏了,也勝之不武么。

  楊磊主動先刷手,然后開始消毒、鋪置無菌單。

  這些活在普外一科做過無數遍,身為一名小醫生,能消毒、拉鉤就不錯了。

  至于手術能學到多少,要看個人的悟性。

  所以楊磊很佩服鄭仁,給一個機會,就能一飛沖天,這種人并不多。

  至于蘇云……以前有所耳聞,說是手術做的特別好,但不知道為什么,來到市一院后去了icu,卻沒直接到外科。

  楊磊鋪好單子,蘇云直接站到術者的位置上,開始最后一次消毒。

  一助還是術者,楊磊到不在意,闌尾炎早都做的要吐了。

  但他沒和蘇云配過臺,還是比較謹慎,打起精神,不敢遺漏任何細節。

  既然鄭仁讓他和蘇云配臺,他就要看好這臺手術,一定不能出問題。

  很快,他就看出來蘇云的手術水平。

  真是厲害啊,一刀下去,切開皮膚,恰好到達皮下組織中的毛細血管網上方。

  不多不少,剛剛好。

  之后鈍性分離,壓根就沒有電燒止血的步驟。

  這家伙手術這么強!

  楊磊天賦有限,他自己承認。沒有嫉妒心理,只是羨慕這些有著強大天賦的人類。

  鈍性分離,打開腹膜,楊磊發現自己要打起精神來才能完美做到一個一助的本分。

  蘇云手術做的太快、太準了,根本不給他分神的機會。

  腹膜保護,暴露闌尾,游離、鉗夾,切斷闌尾動脈,一切都像是教科書般的標準。

  闌尾被切掉,扔到病理盆中。

  楊磊畢竟是普外科出身,術前還對蘇云站在術者位置上多少有些小小的腹誹。

  可是現在看來,人家做的的確是好。

  楊磊有些困惑,有些迷茫。難道天才、妖孽就是這么強悍么?直接碾壓,根本不給任何解釋?

  溫鹽水沖洗,楊磊馬上拿起戴套的吸引器,把溫鹽水吸走。

  查明沒有活動性出血,蘇云開始關閉腹腔。

  “做的挺快啊,沒有活動性出血吧。”一個聲音從蘇云身后傳來。

  楊磊抬頭看,是鄭仁。

  “嗯,看清楚了,沒有。術中出血……估計3l左右。”楊磊報了一個精確的數字。

  “不錯。”鄭仁夸獎。

  “你那面的麻醉挺慢啊。”楊磊一邊用闌尾拉鉤給蘇云暴露視野,一邊和鄭仁閑聊。

  手術臺就這樣,要是一句話不說,沒準就會出大事。

  “我?楚嫣然麻醉的挺快呀,手術已經做完了。”

  已經……

  做完了……

  楊磊忽然有一種錯覺,似乎蘇云的手微微的頓了一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