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27 杏林高手,妙手回春

  鄭仁視野右上角,系統面板上出現的紅色像是馬上就要滴下來鮮血一般。

  破傷風桿菌感染,這個診斷沒有錯誤。

  真是……鄭仁覺得很棘手。

  他從醫以來,算上見習、實習,也有小十年的時間。從來都沒有見過,甚至從來都沒聽說過破傷風桿菌感染的情況。

  雖然每一個外傷患者按照醫療流程,都會肌注破傷風抗毒素,但真正破傷風桿菌感染急性發作的情況,這是第一次見。

  努力回憶,鄭仁想起來在外科書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有幾十個字講述了破傷風桿菌感染發病的患者如何治療。

  但……鄭仁還是不愿意接手,畢竟自己毫無經驗。

  “潘主任,您治過嗎?”鄭仁問到。

  老潘主任搖了搖頭,道:“我去打電話,請全院會診,找相關科室接患者。”

  說完,他便去聯系全院會診的流程。

  患者家屬聽到鄭仁和老潘主任之間的話,心里更是沒底,手足無措的站在床頭,看著仿若傳說中僵尸一樣的母親,又看了看表情嚴肅的鄭仁,嘴角動了動,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一個年資老的護士悄悄走進來,盡量平靜的給患者量血壓,測生命體征。

  生命體征沒有任何問題,平穩的像是正常人。

  鄭仁也知道這一切,患者病情要命的地方并不像是尋常的大搶救,面對失血性休克等等情況。

  這個病,

  最要命的是,

  全身肌肉緊張、痙攣。

  尤其當呼吸肌痙攣后,

  患者會失去呼吸功能,

  很快……

  死亡……

  幾分鐘后,相關科室的主任、副主任陸陸續續趕到。

  很棘手,即便對這些臨床經驗豐富的醫務工作者、教授們來說,都一樣。

  罕見病的處理,無論是誰都不愿意碰。

  這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患者負責。

  診斷很明確,沒人提出異議。

  可是一說到治療,沒人遇到過、沒人有治療破傷風感染的經驗,都搖頭、嘆氣、離開。

  “你會治嗎?”老潘主任也沒辦法,只好問鄭仁。

  “書上有寫,可以試一試。”鄭仁道。

  “送患者去急診病房,需要什么調撥的東西,你只管說話。”老潘主任最后下了決心,“和患者家屬溝通的事情,我親自來。”

  鄭仁馬上給蘇云去了電話,讓他準備一個單間,窗簾要加厚的,而且單間的位置必須安靜。

  蘇云的行動力很強,沒問鄭仁為什么有這么多繁瑣的需要。

  不到十分鐘,電話打過來,病房已經準備好了。

  鄭仁護送患者,用幾塊無菌紗布疊在一起,當做厚毛巾用,擋住患者的眼睛,盡量讓光源無法直射。

  老潘主任提早清路,盡一切可能讓患者一路上聽到的聲音小一些。

  電梯早就要好,一名家屬在電梯口等著,只要平車到了,不用等待電梯,直接去急診病房。

  三分鐘,患者從急診搶救室轉運到病房。

  “破傷風桿菌感染的病人,生理鹽水500ml,加3000u破傷風抗毒素每日一次靜點,靜點前先做皮試。”鄭仁指示。

  常悅怔了一下,她也沒聽說過破傷風抗毒素還能靜點,不都是皮下注射或者肌肉注射么?

  但良好的臨床素質讓她決定服從。

  “生理鹽水500ml,加青霉素800萬單位,每日一次靜點。”鄭仁看著患者,繼續說道。

  常悅一絲不茍的記錄著。

  “蘇云,聯系重癥,需要一臺備用的呼吸機。另外,準備氣管切開的無菌包,隨時要用。”

  蘇云點頭。

  急診搶救的時候,蘇云可沒那么多屁話。

  “病房里面的窗簾24小時不能打開,患者眼睛要用毛巾遮蓋。病房里盡量不要說話,病房外也禁止喧嘩。”

  破傷風桿菌感染的患者畏光、畏聲,任何光源刺激和聲音刺激,都有可能引發患者肌肉痙攣加重,導致病情的不可控。

  “用綁手帶,把患者四肢固定。注意不要損傷四肢,以及四肢不要出現缺血等情況。”

  “讓家屬留一個在屋里,24小時盯緊。”

  能想到的也就這些了,鄭仁小聲交代完,便離開病房。

  對于陌生病例,鄭仁覺得自己能做的已經都做到了,剩下的……交給命運吧。

  準確的診斷,恰當的治療,只是救治的一部分。

  干臨床時間久了,醫生護士們都會有一種宿命的感覺。

  命,的確很重要。

  有的患者眼看著就不行了,卻像是小強一樣康復、痊愈。

  有的患者一點問題都沒有,甚至能親自去辦理出院,卻倒在辦理出院的窗口外。

  這些雖然都是少見的情況,但絕對不是沒有發生過。

  像眼前的病人,是少見中的少見病例,鄭仁只能盡自己全力去救治。至于結果,誰都說不好。

  其他人離開病房開始忙碌,鄭仁靜悄悄的站在病床前,站在一片黑暗中,觀察患者的情況。

  肌張力隨著光源、聲源的掐斷明顯放松下來。

  只要不出現呼吸肌痙攣,那就是萬幸,鄭仁想到。

  護士把破傷風抗毒素配置好,掛上去。因為沒有光源,扎點滴很費力,根本沒有視線。

  鄭仁拿過點滴針,摸到手背靜脈靜脈,盲穿,一針下去,靜脈血液回流。

  掛上點滴后,鄭仁不知道是自己心理作用還是藥物作用,患者的全身肌肉痙攣狀態似乎見好。

  半個小時后,患者病情平穩。

  蘇云推了一臺呼吸機過來,呼吸機上還放著一個白色的無菌包,鄭仁知道這是氣管切開的器械。

  即便患者出現呼吸肌痙攣,也能搶救。

  最危險的時候過去了,鄭仁這才松了一口氣。

  離開病房,回到辦公室,常悅正在和患者家屬交代注意事項。

  她交代的很詳細,很認真,鄭仁聽了兩句,覺得毫無破綻,便放心的做到辦公桌前,打開電腦,開始沉思接下來如果患者病情發生突破狀況的話,應該怎么辦。

  電話響起,聲音有些大。

  “都把電話的提示音小一點聲。”鄭仁發現了一個遺漏點,囑咐到。

  “鄭總,鄭總,你看外面。”接通電話,里面傳來急診科值班醫生的聲音。

  嗯?外面有什么好看的?

  鄭仁站起來,走到辦公室窗前。

  市一院急診大樓外面很多人聚在那里,圍著一個人在看。

  中間那人雙手高舉一面大紅色的錦旗,錦旗上好像寫了很多字,絕對不像是平常的錦旗那樣,只寫杏林高手,妙手回春。

  這是怎么了?

  折騰了一天半,終于回家了。

  寫的破傷風桿菌感染病人,是我將近二十年職業生涯遇到、救治的唯一一例,成功的感覺挺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