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23 大豬蹄子發紅包

  宿主觸發隱藏任務,人世間的溫暖,任務完成。

  任務獎勵一——醫者父母心第二階段完成,任務獎勵單獨結算。

  任務獎勵二——介入學科相關技能200點。獎勵經驗值20000點。

  鄭仁有些懵,這是大豬蹄子系統在發紅包么?

  看獎勵介紹,應該是自己寧肯任務失敗也要把鄭云霞的手術做到盡善盡美,系統才臨時發放了獎勵。

  什么時候這個大豬蹄子也如此善良了?

  而且它一次性把介入相關學科技能全部200點,這個有點強了。

  系統把介入學科分為循環介入、神經介入、外周血管介入、內臟介入等方向。之前介入手術提升至大師級,也是全方位提升,雖然200點技能在大師級的5000基礎面前不夠看,但怎么也相當于800點技能。

  真是大方啊。

  鄭仁看面前的系統面板,醫者父母心第二階段已經從灰色變成完成狀態,他隨即領取了獎勵——100點技能點,1000點經驗。因為手術時間超出系統規定時間,所以沒有額外的獎勵。

  主線任務因為今天做了兩臺介入手術,都是三級手術,帶給鄭仁448點完成度,主線任務又完成一輪。

  現在鄭仁“財大氣粗”,10點技能點和1000點經驗值只是灑灑水。

  喜滋滋的看著普外科技能已經達到3162點,庫存了技能點1849點。換句話說,現在把技能點都加上去,鄭仁普外科已經是大師級水平了。

  猶豫再三,鄭仁還是謹慎的沒有完成筑基的夢想,達到普外科大師級水準。

  畢竟急診科這個操蛋的地方,誰知道什么時候冒出一個自己解決不了的難題?一個難題,就意味著一條人命。

  有技能書,能提升到高級水平巔峰狀態。如果自己能積攢4000點技能……瞬間把某個學科提升至大師級水準……

  鄭仁開始做起美夢來。

  人心,得隴望蜀,也是常態。

  這只是理由之一,更重要的是鄭仁感覺技能點提升重要,但還要手術的磨練,自己才能完全契合高等級技能。像是介入手術,一臺肝癌介入手術,就帶給自己更多的體悟。

  鄭仁有些遺憾的看著普外科技能樹,決定要好好看書,多一點技能是一點技能。

  至于技能點,還是先攢著,現在專家級水平處理現有的患者已經足夠了。

  已經好久沒有用經驗值兌換手術時間了,鄭仁積累下來111260點經驗值,換算成手術時間,還不到31個小時。

  鄭仁覺得還是練習闌尾切除術的時候系統更大方,手術時間都是按照天來計算的。

  不過讓他再經歷一次,他肯定不干。

  那可是冒著抹殺的風險,整個系統也不穩定,隨時都會崩潰。哪像現在,和風細雨,是不是的系統這個大豬蹄子手指縫漏一點,自己就很開心了。

  細水長流么。

  盤點完一切,鄭仁感覺很滿足,靜靜坐在系統空間那旺池水旁,享受難得的安靜時光。

  終日奔波忙碌,此時安靜下來,鄭仁呆呆的看著池水,把自己徹底放空。

  池水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大了一圈,無風,池水像是一大塊寶石般晶瑩剔透。對面的茅草屋還是那般,柴門虛掩,鄭仁試過,自己根本走不過去。只能隔岸相望。

  門口的那只小狐貍愈發逼真,即便下一秒活過來,鄭仁覺得自己也不會吃驚。

  雖然靜寂無聲,但鄭仁和那只狐貍雕像對視的時候,心里卻沒有一絲恐懼等負面情緒,反而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到底是什么時候、什么地方、什么原因相遇過,鄭仁也不知道。

  他也沒去想,如此安靜溫馨的時刻,就別讓那些瑣事打擾了。

  與小狐貍雕像對視,漸漸的,鄭仁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此刻,歲月靜好。

  不知過了多久,鄭仁忽然感覺到值班室來人了。他從系統空間出來,睜開眼睛。

  “吃完了?”回來的人是蘇云,鄭仁心情很好,主動打招呼。

  “嗯。”蘇云依舊不愛搭理鄭仁:“裴教授說,有機會他去不了的飛刀就交給你,老潘主任喝了幾杯,很高興的答應了。”

  飛刀?

  鄭仁從來沒想過自己有這么一天能和這兩個字聯系起來。

  不過也是,自己的介入水平已經是大師級了,跑幾次飛刀也在情理之中。

  “瞎胡鬧。”蘇云駁斥,“裴教授不知道情況,老潘主任還不知道?你的執業醫師注冊執業范圍是什么?跑出去開飛刀,只要正規醫院都要你執業醫師資格證的復印件,你拿著普外科的醫師資格證去做介入手術?”

  鄭仁想想,蘇云說的有道理。

  但這只是細枝末節,并不重要。

  自己也沒想跑出去野,每天在醫院忙碌,還不夠么?雖然飛刀能帶給自己大量的經濟收入,但作為一個住院總,要那么多錢干什么?

  連個女朋友都不敢找的單身狗。

  “她們呢?”鄭仁把話題岔開。

  “楚嫣然、楚嫣之和謝伊人一起回家了,因為謝伊人的家比較近,晚上有急診更方便。”

  “有多方便?”鄭仁完全沒有概念,從前聽謝伊人說過一次,家很近,有自己的車庫之類的。

  但貧窮限制了鄭仁的想象力,他完全無法勾勒出來貼近實際的情況。

  “醫院附近,步行五分鐘。”蘇云用最簡單的話說完,然后開始換衣服,從柜子里面取出一套干凈的床單鋪上。

  市一院在市中心,步行五分鐘,不管是哪個方向,似乎都是全市最高檔的小區。

  步行五分鐘,開車估計也就一兩分鐘。直接開到醫院地下車庫,坐電梯到手術室,耗時好像并不比自己推患者到手術室更長。

  嘖嘖……有錢真好,鄭仁心里想到。

  “對了,你們吃飯的時候,我又做了一臺產后出血的介入手術,有時間去看一眼病人。”鄭仁忽然想起來,便說到。

  “知道了。”蘇云沒有表示驚訝,平平淡淡的應道。

  這一夜,平安無事。沒有酒駕的,沒有酒架的,沒有喝藥的,沒有出血的,世界仿佛太平下來。

  如果每天都沒人生病,那該多好。

  鄭仁做了一個夢,夢里面所有人都富足安康,平安生活,他很開心。

  但那只是一個夢。

  凌晨三點半,鄭仁便被急促的電話聲叫起來,“鄭總,出事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