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22 人性的扭曲第一階段完成

  這種血管,就算是在海城市一院,也不是每個醫生都能注意到的。而且術中切斷,一個處理不當,就會引發很慘烈的后果。

  所以說,術后觀察有無活動性出血,是很必要的。

  比如說在眼前的這名產婦,發現的早,可以二次上臺止血。而現在,只要開刀,就要冒著天大的風險。

  “鄭總,稍等一下,血送來了。”對講系統啟動,是產科的住院總。

  鄭仁停止影像系統,鉛門打開,住院總抱著血袋,帶著產科來加急診班的護士沖了進來。

  冰冷的血已經用體溫煨熱,用加壓輸血器灌到患者的血管里。

  換好血袋,產科住院總又匆忙跑出去。

  “術前簽字弄了么?”鄭仁問到。

  “醫務處的人剛到,我送血過來,馬上就回去弄。”說著,人影已經消失,只留下一連串的話音。

  鉛門關閉,鄭仁繼續手術。

  發現了出血血管,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

  微導管進入,凝膠海綿栓塞,再次造影,沒有“冒煙”,手術成功。

  杏林園里,在線的醫生們在接二連三的出血止血的介入手術觀摩后,各自有了各自的體會。

  話說介入手術對急診止血,還真是有用啊。

  以后的醫療,內科外科化,外科微創化,這是大勢所趨。介入手術,如果能改善醫生的受線情況,必然會是一顆閃耀的新星。

  沒那么容易改善,估計得未來科技能做到這一點。

  誰說的,達芬奇機器人已經上線,了解一下。真希望咱們能像是無人機領域,橫空出現一家公司,生產牛逼的機器人,代替介入醫生手術。

  醫生們的聊天,越來越專業,到后來直接奔著星辰大海,奔著基因納米去了。

  手術做完,鄭仁感覺毫無難度。

  因為出血動脈被栓塞,患者的血壓隨著加壓輸血器里的新鮮冰凍紅細胞的輸入而開始緩慢而堅定的回升。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人是活了。

  鄭仁瞄了一眼系統面板,右上角的手術完成度變成100。

  大師級的介入水平,真心不是吹出來的。而且經過鄭云霞的手術,超選了好多亂七八糟的血管,鄭仁覺得自己的水平在大師級以上還有進展。

  等回急診病房,一定要去系統里看看,盤點一下今天的手術、任務的收獲。

  很可惜的是,醫者父母心的任務因為超時而失敗了,至少鄭仁沒聽到完成任務的提示音。

  好遺憾啊。

  可是如果再給鄭仁一次機會的話,他的選擇依舊是尋找腫瘤的供血血管,而不是草率下臺。

  “叮咚”系統任務完成的聲音出現。

  緊急任務: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第一階段完成。

  任務內容:搶救一名產后大出血的患者成功。任務獎勵……系統計算中……宿主獲得任務獎勵:被動能力,幸運2.結余任務時間折換經驗值5640點。

  鄭仁皺眉。

  什么時候任務又變成連續任務了,而且給獎勵的時候,大豬蹄子系統還經過了十幾秒鐘的計算。

  鄭仁都感覺到自己腦闊開始發熱,難道是CPU運算速度過快導致的?

  閑下來,一定要去系統里看看,鄭仁靜下心,感受幸運2帶給自己的好處。

  然而,什么都沒感受到。

  按壓十五分鐘,局部加壓包扎,鄭仁和手術室護士、產科派來跟隨的一名值班醫生把患者抬上平車。

  手術臺上,滿是鮮血。

  術后有的忙了,光是打掃、整理、消毒,就得一個小時。

  把患者送回去,按上心電監護,鄭仁見患者的高壓已經超過90,這樣子挺好的。

  搶救成功,這是一件帶給人滿足感的事情。

  “鄭總,謝謝。”產科住院總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鄭仁身邊,見患者生命體征開始平穩,心里一大塊石頭終于落了地,千恩萬謝。

  “客氣。”鄭仁微笑,“術前簽字弄了吧。”

  “弄完了。”產科住院總說:“我們沒有模板,又去急診病房傳了一套模板過來。”

  “患者繼續輸血,注意別出現DIC。產道壓迫止血,很快就能醒過來。對了,費用問題把鍋甩給醫務處,讓院方擔保。”鄭仁很老實的把處理無名氏的經驗傾囊傳授。

  如果沒有相應的經驗,今天這種事情處理起來肯定會出現很多紕漏。

  鄭仁的經驗,都是在普外科一點點學會的。

  “謝謝。”

  離開病房,鄭仁好像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但眨眼的功夫,那人便消失不見。

  對于臉盲晚期患者鄭仁同學來說,依靠背影認出一個人的難度,絕對要超過現在讓他一個人完成胰十二指腸聯合切除術。

  鄭仁被產科住院總一路送出產科病房,又送到電梯口。

  回到急診病房,鄭仁見楊磊坐在辦公室里獨自發呆。外賣的盒飯放在一邊,他已經吃完了自己的那份。

  在醫院就是這樣,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下臺,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會忙起來。所以,有機會就一起吃,沒機會也不客氣,有吃就吃一口。

  天知道下一秒會有什么急診來。

  “怎么了?吃飽了撐的?”鄭仁開玩笑。

  “鄭仁,6號12床的患者家屬真操蛋。”楊磊說到:“那個年輕人打了患者一個嘴巴子,晚上她媽媽跪在床上給他道歉,他竟然又走了!患者要求自動出院,我看了一眼刀口,應該沒問題。”

  “我知道。”鄭仁示意自己清楚。

  “你干脆別結婚了,真要是生……”

  楊磊的話剛說了一半,就被鄭仁打斷,“我跟你講,別你結婚生子了,就勸我別結婚。有本事把你孩子過繼給我,我帶著他在醫院一天天長大,以后萬一成了全國最牛逼的教授也說不定不是。”

  兩人有默契的沒有繼續說612床,那個切除了闌尾的中年女患的事情。

  在醫院里,見這種事情見得太多了,就算是看不慣,還能怎么樣?那是人家的家務事。貿然插手,說不定人家一家人言歸于好,整整齊齊的站在你面前,指著你大罵半個小時。

  醫生么,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也就夠了。

  就是一條條加班狗,手術狗,可千萬別想著抓耗子,管閑事。

  聊了一會,鄭仁讓楊磊回家,然后自己差了一圈病房。

  鄭云霞無聊的看著天花板,好像在想什么。

  小群體里,只有鄭仁和鄭云霞之間的關系比較陌生。鄭仁問了問現在的情況,也沒有和鄭云霞聊天的意思,便離開病房回到值班室。

  躺到床上,窗外冷風呼嘯,月朗星稀,看著孤寂的星星,鄭仁略有文藝氣息涌上來。

  自己是有多久沒有抬頭看一眼星星了?

  披星戴月,卻沒時間看一眼,人吶,忙起來才好。

  想到這兒,鄭仁便凝神進入系統空間。

  剛剛進去,還沒等他觀察,就聽到“叮咚”的聲音出現在系統空間里,宛如倫音,仿佛有無數天花亂墜一般。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