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19 來當我的博士生吧

越是少見的血管,越細,越迂曲,越難一次性超選成功。品書網  像肝動脈、子宮動脈、腎動脈這種血管,在鄭仁接下來超選的血管面前,都是筆直的通天大道。

  脊髓供養動脈最為復雜,鄭仁小心翼翼的計算著造影劑的劑量,像是守財奴一般每一次注射造影劑都經過縝密的分析、計算。

  生怕造影劑達到人體能承受的最大劑量后,被迫導致手術無法繼續。

  至于老潘主任擔心的受線量,鄭仁并不擔心。

  系統裝備輻射射線能量轉化鉛衣展現出極為強悍的屬性,在手術室里站的時間越長,鄭仁非但沒有感受到疲憊,反而越來越精神,操作越來越精細入微。

  在外面看鄭仁超選脊髓供養動脈,裴教授愣神,隨著超選成功,他嘆了一口氣。

  老潘主任生怕鄭仁已經到了身體極限,馬問到:“裴教授,怎么了?”

  “潘主任,你手下的這個住院總,真是厲害!”

  “啊?”

  “脊髓供養血管并沒有千篇一律的解剖結構,幾乎每個人之間的差異都很大。如果換我去做這臺手術,我絕對不會碰脊髓供養動脈。”

  說著他頓了頓,有些激動的指著大屏幕的影像。

  “換我做,這時候身體已經吃不消了。動作多少會走形,沒辦法那么準確。你看鄭總的手法,給我一種錯覺,似乎漸入佳境。”

  老潘主任愕然。

  披著幾十斤的鉛衣在做手術,將近三個小時了,竟然還能漸入佳境?這不是開玩笑呢嗎?

  古代大將,全身甲胄齊備,能發揮最強戰斗力的時間也是有限的吧。

  鄭仁這是被七進七出的常山趙子龍附體了?

  超選脊髓供養動脈成功,造影,依舊不是它給肝臟腫瘤半段供血。

  失望的同時,操作間里的人有些小小的慶幸。

  如果是這根血管的話,那意味著手術沒辦法再繼續下去了。

  主動脈造影,鄭仁挑選了幾根疑似的血管超選,但也都不是腫瘤供養動脈。

  胃短……肋間……各個動脈都沒有發現給腫瘤供血的跡象。

  像是大海撈針一樣,鄭仁沒有別的辦法,只能一點點嘗試。

  都不是……

  鄭仁仔細回憶,在大師級的介入記憶里翻取,找尋。

  或是是膈動脈?不確定,幾率很小,但是需要嘗試一下。

  正要超選的膈動脈時,鄭仁耳邊忽然傳來叮咚的響聲。

  醫者父母心(二)任務時間開始倒計時。

  十……

  九……

  鄭仁怔了一下,自己都忘記還有一個任務。

  看了一眼視野右角的任務提示,現在完成度是62,勉強可以算是完成。

  五……

  四……

  如果現在結束的話,應該能領取獎勵。無論是技能點,還是經驗值,都是鄭仁需要的。

  但是他只是略一猶豫,忽略了系統機械女聲毫無情感波動的聲音,倔強而又執拗的開始了膈動脈的超選。

  系統任務?

  讓那個大豬蹄子滾蛋吧!

  一個任務不完成,沒什么大不了的。

  系統機械女聲倒數完后,便消失在空氣,鄭仁壓根沒去管它,而是認真細致的超選膈動脈。

  微導絲超選成功……

  微導管進入……

  高壓注射器開始注射造影劑,劑量被鄭仁控制的極為精細。

  隨著造影劑進入膈動脈,1秒鐘后,肝臟腫瘤半部分像是含羞帶臊的姑娘一樣,半遮半掩的出現在導管室操作間的大屏幕。

  “哇!”楚嫣之一下子跳了起來。

  楚嫣然輕輕吁了一口氣,身子貼到墻,之前太過于緊張,一旦放松下來,兩腿發軟。

  老潘主任右手一揮拳,仿佛親眼看著戰士們冒著敵人密集的炮火,登主峰,開始拼刺刀,拿下陣地一樣。

  而裴教授身體向后靠在輪椅的后背,微微閉眼睛。

  接下來,已經沒有絲毫難度了,都是常規操作。

  這個年輕人……

  硬是要得!

  十分鐘后,手術結束。

  鄭仁拿一塊無菌紗布,按壓患者股動脈穿刺點。

  蘇云低著頭走進去,手按在紗布,用肩膀把鄭仁靠走,一言不發。

  這家伙是生氣了,鄭仁想說些什么,但是嘴還是較笨,最后還是忍住了。

  一把撕掉無菌手術服,扔到污染桶里,鄭仁走出手術室。

  外面的天已經黑了,時間過得真快,鄭仁感嘆。

  一瓶水出現在面前,是謝伊人。

  鄭仁微笑,笨拙的感謝。

  “鄭總,謝謝。”常悅有些木訥的表達著自己內心深處最為誠摯的謝意。

  “應該的。”鄭仁接過純凈水,喝了一大口。

  “小鄭,過來。”裴教授一臉笑容,向鄭仁招手。

  鄭仁應了一聲,走過去。

  “你的技術,應該是在哪家醫院進修過吧。”裴教授問到:“或者你學的時候和導師專門練過。”

  鄭仁微笑,不語。

  裴教授只是表達自己的欣賞,并沒有想要得到一個答案。

  “過一陣子,要開介入學科的全國年會,有沒有興趣來參加?”裴教授發出邀請。

  “看情況,我……我其實是一名外科醫生。”鄭仁道。

  “嗯?”

  “我的醫師證注冊的執業范圍是普外科。”鄭仁解釋,“因為前一段時間調來急診科,所以相關急診手術也能做。”

  裴教授看鄭仁著急解釋,便笑了笑,“我又不是問你這個,急什么。水平的確不錯,天賦很高,也很有耐心。”

  鄭仁見裴教授夸獎自己,便有些羞赧的笑了笑。

  老潘主任關切的問到:“累不累?要不要去休息一會?”

  “不累。”鄭仁站得筆直,位置剛剛好,老潘主任順手是一拳,擂在鄭仁胸口。

  這是部隊里的習慣,有夸獎、贊揚的意思。但在醫院,卻沒人這么干,尤其是鄭仁站了小四個小時的手術,還穿著幾十斤的鉛衣。

  老潘主任馬醒悟,有些不好意思。

  鄭仁連忙用拳頭錘了錘自己胸口,發出砰砰的聲音,以示自己沒事,像極了爬帝國大廈的那只猩猩。

  “小鄭啊,你什么學歷?”裴教授微笑。

  “研究生。”

  “我明年有一個名額,可以招收博士生,有沒有興趣?不用考試,所有流程我來弄,你只要來行。”

本書來自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