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18 生死有命

  “盡力就好,不能強求。”老潘主任猶豫再三,還是勸鄭仁道。

  可他還沒說完,鄭仁已經走進介入手術室,沉重的鉛門關閉,留下他瞇起眼的一個微笑。

  手術,繼續。

  鄭仁重新超選,肝動脈已經超選過了,鄭仁開始嘗試腎動脈的超選。

  手法依舊熟練,穩定。

  微導絲超選,微導管進入,造影,不是腎動脈。

  這時候,只能做排除法。

  肝動脈、腎動脈后鄭仁開始做腸系膜上動脈的超選。

  十五分鐘后,結果依舊讓人失望。

  裴教授、老潘主任的臉色越來越陰沉,手術時間已經過了1個小時,而且這1個小時里,有一大半時間鄭仁都是在帶線操作。

  應該果斷選擇放棄手術了,老潘主任心里想到。

  介入手術他不懂,但既然魔都的裴教授在,也沒說鄭仁哪里做的不對,那這就是命了。

  不是所有的病,都能得到治療。

  看上去簡簡單單的手術,打開一看,情況和輔助檢查完全不同,這種案例屢見不鮮。

  畢竟,人心隔肚皮,輔助檢查絕對不能和肉眼直視下的真實情況完全一致。

  如果說,一定要有人負責任,一定要有人當惡人的話,那么就讓自己來吧。

  老潘主任下定決心,按下對講器的按鈕。

  “鄭仁,手術結束吧。”老潘主任心情沉重。

  如果有可能,誰都不想放棄對一個患者的治療。

  但人世間的事情,不如意著十之七八。

  在戰場上,有多少戰友如果能及時輸血就可以救回來?有多少戰友如果能有無菌手術室,就可以避免截肢的厄運?

  沒有,一切都沒有。

  即便是武裝到了牙齒的米帝,也不可能做得到。

  人力有時窮盡。

  這……

  這特么就是命!

  老潘主任的話讓手術室里的鄭仁、蘇云動作一滯,可是兩個人并沒有直接放棄手術走出介入手術室,而是在說著什么。

  裴教授嘆了口氣,這種情況他見得多了,自己放棄的手術怎么也得有一百臺。

  就是找不到供血動脈,誰又能怎么樣?不說承受x光照射的時間長了醫生受不了,躺在床上的患者能不能承受?

  幾分鐘后,手術室里的兩個人開始激烈的爭吵,隔著厚厚的鉛門、防輻射鉛化玻璃似乎都能感受到那股子劍拔弩張的勁兒。

  老潘主任馬上站起來,打開感應鉛門,走了進去。

  “你們干什么呢?”老潘主任的威嚴瞬間迸發。

  “我再試一次。”鄭仁平淡說到,“受線時間已經超過1小時,蘇云該出去了。”

  “憑什么。”蘇云手上戴著無菌手套,要不然此刻他應該用手輕輕撩一下額頭的黑發,表現出對鄭仁的鄙視。

  “我是術者,我有權利決定。”鄭仁道。

  “你還真以為……”

  “好了!”老潘主任打斷兩人的爭吵,掃了鄭仁和蘇云一眼,見鄭仁心意堅定,便說到:“再嘗試一次,蘇云,你跟我出來。”

  蘇云可以和鄭仁爭吵,可以牙尖嘴利的貶損鄭仁,但他在老潘主任的面前,卻一句多余的話都說不出來。

  一把撕掉身上的無菌手術服,憤怒的扔進污染桶里。像是逃兵一樣,跟在老潘主任身后離開介入手術室,灰溜溜的。

  沉重的鉛門再次關閉,蘇云低著頭,額頭黑發有氣無力的飄啊飄的。

  撕開鉛衣,隨手扔到操作間的角落里。

  十幾斤的鉛衣發出“砰”的一聲,似乎在表達著蘇云內心深處的不滿。

  老潘主任沒理睬蘇云小孩子氣的舉動,年輕人么,有點脾氣是應該的。

  再說,現在手術還沒結束,就算是批評也得等術后。

  小波瀾平息,手術再一次開始。

  沒有蘇云在,鄭仁的動作更慢、更謹慎。

  而他的雙手,也從正常的左右放置換成左右手交叉式,開始又一次的超選。

  “潘主任,你的人不錯。”裴教授目不轉睛的看著超選的影像,輕飄飄的說到。

  老潘主任心里苦澀,越是不錯,在這種情況下便越是為難。

  常悅見蘇云后背被汗水打濕、打透,綠色的隔離服已經變成墨綠色,顯然抗著幾十斤的重量做手術,的確是個體力與技術都需要的活。

  她轉身離開,很快便回來,手里拿了一瓶水。

  “謝謝。”蘇云低著頭,看也不看介入手術的圖像,接過水,輕聲說道。

  常悅想要安慰一下蘇云,但嘴唇微動,卻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手術室里,鄭仁已經超選了肝動脈、腎動脈、腸系膜上動脈,現在正在超選脊髓供養動脈。

  依舊不是!

  做完脊髓供養動脈的超選后,鄭仁并沒有按照約定結束,又開始下一次的超選。

  老潘主任忍不住了,按下對講按鈕,嚴肅、嚴厲的說到:“鄭仁,我命令你,結束手術!”

  鄭云霞躺在手術臺上,只是大腿根的股動脈處的局部浸潤麻醉,發生的一切她都知道。

  聽老潘主任的話,她忽然說到:“鄭醫生,結束吧。”

  “生死有命,我命不好,我知道。感謝你們的幫助,真的。”

  鄭仁的手凝了幾秒鐘,隨后放下導絲、導管,輕聲道:“你別動。”

  說完,他走出去。

  “潘主任,超選很快就要完成了。”鄭仁堅定的說到,“一旦放棄,前功盡棄。”

  “兩個小時了!一定出什么問題,誰給我一個解釋!”老潘主任暴躁的像是一頭公獅。

  “鄭醫生,盡力就好,結束吧。”裴教授雖然不好命令鄭仁,但還是勸說了一句。

  鄭仁毫不猶豫,搖了搖頭,道:“潘主任,我再嘗試一下。”

  “剛剛你就是這么說的!”

  “現在,我是術者,我對手術情況最了解。”鄭仁堅定說到:“還要超選的動脈并不多了,我能想到的也就是胃短動脈、主動脈這些,很快就能結束。您說是吧,裴教授。”

  裴教授坐在輪椅上,沉思。

  操作間里一下子變的死一般寂靜。

  “還有肋間動脈,你也試一試。”裴教授字斟句酌,非常謹慎。

  鄭仁點頭,隨后看向老潘主任。

  老潘主任一直在看著鄭仁的眼睛,兩人目光對視,五秒鐘。

  “三次,再超選三根血管。”老潘主任最后決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