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17 大意外

  “還算是熟練。”老潘主任聽裴教授夸獎鄭仁,很是開心。

  自家的孩子,受氣的時候要護著。被別人稱贊的時候,還是要謙虛一點。

  在老潘主任心里,鄭仁就是自己家的孩子,還是那個很出息,很受寵愛的那個。

  “超選做的好。”又看了幾分鐘,裴教授欣賞的說到。

  微導絲從肝動脈一路進入到下一級血管,越走越細,越走越難,每一次超選都要在幾個分支中準確無誤的進入“正確”的下一級血管里,其中難度,可想而知。

  馮經理本來繃著一張臉,臉色特別難看。

  這次是他職場生涯第一次試煉,用了幾乎全部資源,從魔都請來裴教授,為的就是萬無一失。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在醫院門口,接裴教授的車竟然被撞,導致教授無法上臺。

  雖然裴教授并沒有受太重的傷,但眼看著手術不能做,而他也肯定不能再海城逗留太長時間,這次宣傳推廣必然無疾而終。

  轟轟烈烈的開始,安安靜靜的結束,馮經理能想到自己日后的結局。

  但事情的轉機出現在市一院急診科的那個年輕的住院總身上。

  開始的擔心、焦慮,隨著裴教授的一句認可化為虛無。

  五分鐘,超選結束,微導絲按照之前的設想,從股動脈一路進入到肝臟四級血管里,再前進1cm就是腫瘤。

  微導管開始進入,因為微導管更粗、更軟,所以要用細而硬的導絲指定一條通路,然后微導管套在導絲外,順著已經做好超選的導絲徑直達到腫瘤的前方。

  動作輕柔,準確,沒有一絲一毫的失誤。

  裴教授專心的看著圖像,雖然沒有繼續夸獎鄭仁,但他的臉上滿滿都是欣賞。

  就算是自己上臺,估計也就這種水準,沒想到海城這個小地方竟然藏龍臥虎,還有這樣的人才。

  微導管直接對著腫瘤,蘇云關閉影像系統,左手扶著微導絲、微導管的后半段,后手揚起,打了一個招呼。

  謝伊人會意,打開沉重的感應鉛門,進入導管手術室開始配制化療藥。

  因為不確定手術順利與否,所以化療藥物都是要現配的。

  肝癌,不像大多數癌癥,有一線、二線的效果比較好的化療藥物。它是一種很特殊的癌癥,很多年前,除了手術切除外,別無他法。

  最近十幾年,開始有了介入治療的方式,加上索拉菲尼等靶向藥物的研制成功,給了肝癌患者一線重生的希望。

  但老一輩醫療工作者臨床研究,在介入栓塞肝癌供養血管的同時,注入一定量的化療藥物,術后的效果更好。

  想想也知道,化療藥都是“毒藥”,原理是以毒攻毒。在栓塞結束前往腫瘤里灌注化療藥物,再把血管堵上,一則把腫瘤細胞浸泡在“毒藥”中,怎么也能有一點效果,二則是供養血管被栓塞,沒有新鮮血液供給,腫瘤會失去養分。

  雙管齊下,效果很好。

  謝伊人動作麻利,很快配好化療藥,安裝到高壓注射器上,然后對鄭仁做了一個打氣的手勢,轉身離開介入手術室,關閉厚重的鉛門。

  灌注化療藥物,碘油栓塞,按部就班。

  做完這一切后,鄭仁開始造影。

  這次造影的意義和外科手術術后用溫鹽水沖洗的意義是一樣的,都是為了檢查有沒有手術的遺漏。

  裴教授很輕松,笑呵呵的說到:“本來以為我要上臺超選,沒想到這個小同志硬是要得。”

  “還好,還好。”老潘主任的臉上笑成了一朵花。

  栓塞結束后的造影圖像同步出現在手術室里鄭仁眼前和操作間的大屏幕上。

  裴教授剛剛的笑臉有些不自然起來。

  鄭云霞的肝臟腫瘤只有一個,但是很大,直徑大約有8cm,幾乎是肝臟高度的一半。

  再次造影顯示,腫瘤瘤體下半部分已經消失,這意味著栓塞成功。

  可是!

  腫瘤瘤體的上半段還在!

  “嘶……”裴教授臉色沉重起來。

  “裴教授,這是……”老潘主任雖然最近惡補有關于介入方面的知識,但畢竟已經六十大多了,精力、記憶力都不如年輕人。加上沒有實際操作的經驗,所以無法準確判斷到底是什么情況。

  “術前的影像資料出現偏差。”裴教授指著大屏幕上的腫瘤影像說到:“瘤體下半部的供養血管是肝動脈支供給的,但上半部分,應該是來自肝臟外的血管供給血液。”

  “可能是什么?”老潘主任問到。

  “不知道,全身血管都有可能供應血液給腫瘤,這是腫瘤組織的特性。”裴教授搖了搖頭,表情略顯沉重,“最麻煩的是脊髓供養血管分出一支,給肝臟腫瘤供養。要是那樣的話,就算是找到,強行栓塞,術后很可能出現異位栓塞,導致患者癱瘓。”

  “……”老潘主任。

  “……”馮經理。

  “……”楚家姐妹。

  只有謝伊人眨著眼睛,完全看不出來有什么擔心,或許她對鄭仁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信任。

  在她的意識里,就沒有鄭總做不下來的手術吧。

  “當然,能判斷出來是哪一支血管供養,還是好的。難點在于尋找供養血管,這就需要碰運氣了。”裴教授又一次搖了搖頭。

  很快,鄭仁穿著無菌手術服出現在操作間里。

  “裴教授,您怎么看?”鄭仁說的很簡潔。

  “要是沒有把握,現在就結束手術。”裴教授直視鄭仁鉛鏡后面的雙眼,很認真的說到:“雖然沒有完全成功,但也是一臺成功的減瘤手術,可以提高患者的生存期三到六個月。”

  鄭仁沒有說話。

  “另外一種選擇,是找到上半部瘤體的供養血管,但這很難。”

  楚家姐妹和謝伊人當然不希望只做減瘤手術,在這幾天的相處中,她們已經和鄭云霞成了朋友。不管從朋友還是醫療工作者的角度來講,都希望能完全栓塞腫瘤。

  可是!

  介入手術的術者,是要承受一部分放射線照射的。

  雖然穿著鉛衣,如果手術時間短,還能用身體機能抵消這一部分的影像。可是隨著手術時間的延長,一直在X光照射下操作,鐵打的人也受不了啊。

  外科手術,站12個小時和介入手術站12個小時,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外科手術或許會很累,但介入手術站12個小時,是會死人的!

  所有人沉默了。

  勸鄭仁繼續做下去?

  勸鄭仁放棄手術?

  左右為難!

  “我再試試。”鄭仁毫不猶豫,點了點頭,堅定的說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