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16 小意外

  常悅緊張的看著鄭仁,眼神無聲而急切的詢問發生了什么。

  蘇云則不以為然,問道:“怎么了?”

  “在醫院門口,出車禍了,裴教授被送到急診科。”鄭仁一邊說,一邊風風火火的往樓下走去。

  常悅想要跟著,被鄭仁給攆了回去。

  來到急診,鄭仁便看到馮經理焦急的站在潘主任辦公室門口,哭喪著臉正在說著什么。

  他加快腳步,來到馮經理旁邊,問道:“怎么樣?”

  “被一臺三輪摩托給撞了,正好撞在后排座位上。急剎車的時候,裴教授左側膝關節撞到前排座的靠背上,膝關節受傷。”馮經理很沮喪。

  準備已久的工作,一直順順利利的,可是沒想到在醫院門口出現了變故。

  “人呢?”

  “在急診搶救室。”老潘主任道。

  鄭仁連忙趕奔急診搶救室,進門后看見一個頭發灰白的老人家躺在急診病床上。

  系統面板右上方標注了診斷,鄭仁仔細查看,見診斷為左膝關節軟組織挫傷,左膝內交叉韌帶損傷,心里喜憂參半。

  病情不重,可是韌帶損傷,至少要休養兩三天才能吃力。

  不致命,不會留下后遺癥,但今天的手術卻耽誤了。

  鄭仁和老潘主任來到床前,老潘主任和裴教授打招呼,詢問病史。

  “沒事。”裴教授雖然年紀很大,身體卻很硬朗,連連擺手道:“只是軟組織挫傷加上交叉韌帶挫傷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先去拍個片吧。”老潘主任不放心。

  裴教授本來想要拒絕,但架不住老潘主任的堅持,還是坐上輪椅,由鄭仁推著去做了核磁共振。

  磁共振顯示的結果和鄭仁系統面板、裴教授的判斷一致,病情不重。

  裴教授有些無奈,嘆了一口氣,道:“手術可怎么辦?”

  鄭仁一直在琢磨這件事,他略一猶豫,便說道:“裴教授,要不您來做指導手術?”

  指導手術就是教授在一邊指導,由下級醫生完成手術。

  “你做過?”裴教授的眼睛一亮。

  之前他得到的信息是海城市一院沒有專職的介入科醫生,但是有新的設備,具備開展介入手術的條件。

  這也是長風微創愿意在海城開展宣傳的基本條件之一。

  “做過幾例,子宮動脈栓塞,腎動脈栓塞之類的止血手術。”鄭仁如實回答。

  “那也可以。”裴教授欣喜,“如果遇到難點,我也可以上臺,只是年紀大了身體不如以前,一條腿承重堅持不了多久。那就辛苦你了,小伙子。”

  “您辛苦了才是。”鄭仁發自內心的對老人家尊重,這樣的醫德,才配得上高超的醫術。

  老人家也是急性子,或許對于每一位醫生來講,或多或少都有強迫癥,如果有手術患者沒有做的話,就會坐立不安。

  在裴教授的要求下,鄭仁推著他直接來到急診病房。

  “叮咚”系統任務的聲音響起。

  嗯?這是觸發任務了?

  連續任務醫者父母心(二):絕望中的希望。

  任務內容:完成1臺肝癌介入栓塞術。

  任務獎勵:100點技能點,1000點經驗值。

  任務時間:4小時。

  常悅焦急的等待,沒人有時間告訴她這面的情況。當看到鄭仁推著輪椅回來的時候,常悅或多或少還是有些失望。

  裴教授看到了鄭云霞,詳細詢問了病史,又去辦公室在電腦上調閱了t增強的影像資料,仔細看了幾分鐘,這才滿意。

  術前準備已經完成,常悅很少見的帶著鄭云霞去了三樓手術室。

  雖然來到急診病房有一段時間了,但這還是她第一次去手術室,平時都是蘇云或者鄭仁帶患者去上手術。

  來到手術室,裴教授先看了一下機器,他很是滿意。

  西門子的這種型號的機器在國來說都算是先進的了,做肝癌介入治療,絕對沒有問題。

  鄭仁和蘇云開始忙碌起來,準備手術。

  此時,已經沒什么需要多說的了,區別就在于手術的難度大小,需不需要裴教授上。

  消毒,鋪置無菌單,蘇云把一切準備工作都做完,鄭仁已經換上系統的鉛衣,刷手、穿手術衣,戴無菌手套,開始再次消毒,做股動脈穿刺。

  系統空間里,充斥著細微的嗡嗡聲,并沒有像往常那樣開啟杏林園的直播賬號。

  過了片刻,嗡嗡聲消失,恢復平靜。

  不知道為什么,這次手術沒有直播。

  隔著厚厚的鉛化防輻射玻璃,裴教授看著里面兩個人忙碌著,問道:“小鄭在哪學的介入手術?”

  老潘主任一直陪著,聽裴教授問了這么一個對鄭仁而言十分尖銳的問題的時候,便馬上回答:“之前應該是進修過,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前兩次止血手術我都有看,基本操作是沒問題的。”

  此刻,老潘主任很慶幸鄭仁不在旁邊。

  要是鄭仁耿直的回答,上學時候看過,怕是裴教授會大怒吧。

  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情太耿直了。

  鄭仁手術做得好,老潘主任很是喜歡,所以即便是缺點在他眼里也變成了耿直之類更為中性的形容詞。

  “哦,那看看情況。”裴教授不置可否。

  急診手術做得好,并不等于肝癌的介入手術能做好。

  因為急診手術需要栓塞的血管大多比較粗大,操作起來很簡單。而慢診肝癌介入栓塞術,要想得到比較好的愈后效果的話,需要栓塞的很精細,最好能達到四級以上的動脈分支。

  不過有基礎,那就好,如果需要,自己在超選擇動脈造影的時候再上,也來得及。

  聊了兩句話的功夫,手術室里動脈鞘已經內置結束,微導絲開始進入股動脈。

  “兩人配合的很熟練么,不像是生手。”裴教授點點頭。

  股動脈穿刺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拿,雖然不是失血性休克的患者,在海城這樣一個偏遠小城里,還不是專業的介入科醫生,能做到一針見血,已經是難能可貴的事情了。

  老潘主任笑了笑,沒說話。鄭仁手術都是一針見血,他并不覺得有多難。

  但老潘主任還是有些擔心,畢竟沒見過鄭仁做專門的肝癌介入栓塞術,誰知道會出什么問題。

  很快,微導絲內置完成,蘇云打開在手術室里的影像系統。

  操作間里的四十英寸大屏幕上出現手術影像,裴教授專注而認真的看著。

  整個操作間安靜異常,因為肝癌介入栓塞術需要同時做一次灌注化療,就是把化療藥灌注到肝臟里,這可要比身化療副作用小很多,所以謝伊人做了隨時進去配藥準備。

  其他人就沒什么事兒了,但楚家姐妹、常悅、馮旭輝都板板整整貼墻站著,不敢發出聲音,生怕打擾了裴教授的思緒。

  手術室里,鄭仁在光的照射下,看著微導絲的黑影,一點點把導絲送入自己需要的血管中。

  “超選水平不錯。”裴教授稱贊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