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12 被寵壞的孩子

  安靜的一上午過去了,下午,鄭仁手機鈴聲響起,急診科有一個患者需要他去會診。

  鄭仁趕到急診科,等待他決定是不是要收入院的,是一個中年女人,急診的診斷是急性闌尾炎。

  瞄了一眼,系統面板上寫的清清楚楚,急性、單純性闌尾炎。

  收入院吧,沒什么可以考慮的。是要晚上急診手術或者禁食水時間不夠,明天手術,那都需要上去詢問病史再決定了。

  鄭仁讓護工推來一個輪椅,送患者去急診病房。

  患者蜷縮著,躺在外科急診診室的床上,周圍沒有家屬的影子。看來,這也是一個一個人手術的孤獨、可憐的人。

  鄭仁上去搭了把手,和護工一起把患者輕拿輕放的送到輪椅上,推著出了急診診室的門。

  蘇云雖然一路跟來,卻一手都沒伸,跟在旁邊,冷眼旁觀。

  鄭仁從來沒想過要了解蘇云這種復雜性人格的內心,對待患者,為什么時而冷漠,時而熱情。

  這貨的心理創傷,手術是無效的,所以鄭仁壓根沒想去做點什么讓那道很久遠以前的疤痕消失。

  “小恒,小恒。”中年女患一直在輪椅上叫著,聲音不大,充滿了苦痛。

  這一定是她的兒子的名字吧,鄭仁猜想。

  海城已經在投資不過山海關的定律下漸漸沒落,尤其是年輕人,只要有點本事,都選擇留在南方。

  因為那面有更高的薪水,有更多的機會,有更好的未來。

  看來這個中年女患的兒子應該在外地上班,以至于得了急性闌尾炎的時候,身邊連個護理的人都沒有。

  “你們帶我媽去哪?”鄭仁推著輪椅,還沒走過急診科的拐角,就聽到一個聲音從后面傳過來。

  咦?鄭仁一下子愣住了。

  家屬竟然在?這就是“小恒”?為什么剛剛叫了他那么多聲都沒人應?

  一個二十多歲臉色蒼白的年輕人手里拿著手機,兩只手還在不停的在手機上劃來劃去,看了一眼前面鄭仁和中年女患的位置,又低下頭開始弄著手機,憑感覺跟了上來。

  “……”這孩子還真是貪玩啊,鄭仁胸口似乎有一大塊石頭,憋悶的很。

  “你是患者什么人?”鄭仁問到。

  過了幾秒鐘,那個年輕人才回答道:“我是她的兒子。”

  說話的時候,連頭都沒抬一下。

  這是在玩游戲?鄭仁知道最近火熱的游戲有什么農藥、吃雞,但是從來沒玩過。

  有時間就看書,太累了會看一會網絡小說,游戲什么的從來都沒有在他的世界里出現過。

  “你母親得了急性闌尾炎,需要手術。”鄭仁一邊推著輪椅往急診病房走,一邊順代病情。

  這只是一種習慣,畢竟一路沉默的和患者家屬走回病房,氣氛太過于壓抑。

  “嗯。”年輕人依舊眼睛看著手機,隨口應了一聲,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挺清楚鄭仁交代的病情。

  “最近一次吃飯喝水是什么時候?”鄭仁繼續詢問。

  沉默了很久,至少有十秒鐘,已經走到電梯附近,那個年輕人才想起來鄭仁剛剛似乎問了什么話,“你剛剛說什么?”

  “……”鄭仁心里在罵娘。

  什么操蛋的患者、患者家屬都見過,這種雖然不是瀕危、珍惜的品種,但卻也并不多見。

  “你母親最近一次吃飯喝水是什么時候?”鄭仁重復了一遍剛剛說過的話。

  “我哪知道,你問她去。”年輕人見要進電梯,猶豫了一下,“我走樓梯,要去幾樓?”

  “二樓。”鄭仁的表情嚴峻了許多。

  “在二樓電梯那里等我一下。”年輕人說完,捧著手機便直接走向步行的樓梯。

  “大夫,我是十二點左右吃了一次藥,喝了一口水,其他就沒有了。”坐在輪椅上的中年女人強忍著腹部劇烈疼痛,回答鄭仁的問題。

  鄭仁冷臉沉默,電梯里的氣氛有些莫名。

  中年女患似乎覺察到鄭仁的情緒,忍著疼痛解釋道:“小恒是好孩子,就是愛年輕,貪玩了一些。”

  談完了一些?你是認真的么?

  鄭仁從中年女患的話語里聽出來無限的溺愛。

  但作為一名醫生,只要負責治好病就行,這種事兒真心管不來。

  連警察都管不了,醫生更不行了。

  來到二樓電梯口,那孩子沒有出現。鄭仁便停下,道:“禁食水時間夠了,你通知謝伊人和小楚,來做手術。”

  蘇云鬼一樣飄在鄭仁身后,應了一聲,算是對鄭仁交代有了回答。

  “一會要做手術,手術不大,你不要太緊張。”鄭仁道。

  “切闌尾吧,我什么時候能下地?”中年女患問到。

  “大概一天就能下地上衛生間了,但是要注意不要牽拉刀口。五到七天拆線,和從前一樣。”

  “時間太長了,我不能做飯,小恒吃什么?”中年女患雖然疼的冷汗直流,可是擔心的事情依舊是那個不知去向的少年郎。

  鄭仁是個孤兒,園子里的老師、阿姨雖然對自己不錯,但是卻肯定不會像眼前這名中年女患一樣對兒子寵溺到了極處。

  自己要做外科手術,心里惦念的竟然是孩子不能吃上自己親手的飯。

  這……

  “定外賣,也是一樣的。”

  “那怎么行,外賣都是地溝油做的,有毒不說還不好吃,小恒一定吃不慣。”中年女患一臉內疚,“都怪我,好好的為什么要生病啊。”

  鄭仁再次沉默下去,他覺得自己和這個中年女患實在不在一個位面里,根本不了解她心里面想的是什么。

  兩名醫生,一個患者,就這樣站在走廊里等了將近一分鐘,患者的兒子才手里捧著手機,一步步緩緩的走上來。

  手機五彩斑斕的光照射在他的臉上,光影分明,有些猙獰,仿若厲鬼。

  鄭仁不再說話,推起輪椅就往急診病房走。

  這種患者家屬,估計常悅交流起來也很困難吧,鄭仁猜想。

  來到病房,給患者安排了房間。人卻沒有上床,而是直接推到處置室去備皮。

  反正很快就要上手術,就不折騰患者了。

  蘇云直接去了手術室,準備手術。

  急性闌尾炎的術前準備并沒有多難,鄭仁了解完病史,讓常悅做了簡單的記錄,然后開始書寫、打印了一份術前交代以及委托授權簽字單等入院溝通,去找中年女患的兒子。

  剛剛他去辦理入院手續,可是時間也忒長了一點吧。

  可是當鄭仁到處置室的時候,卻找不到患者家屬的身影,只有患者用看著都難受的姿勢蜷縮在輪椅上。

  說不出的凄涼。

  這是我親身經歷的一個病人,后來聽同病房的人說,孩子生氣,打了他媽一嘴巴子。我打了好多次電話,第一次遇到了直系親屬拒絕接醫生電話的情況。患者肝癌晚期,躺不下,術前評估風險極大,手術做不了,最后很遺憾的出院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