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09 酒后無賴漢

  急診病房的日常就是急診急救,鄭云霞只是一段插曲,一個意外。

  白天來了一個急性闌尾炎、一個急性膽囊炎的患者,因為闌尾患者禁食水時間不夠,所以沒有馬上手術。做完膽囊切除術,連臺做的闌尾。

  一天三臺手術,不算多也不算少,只是日常。

  沒有失血性休克的大搶救,鄭仁感到很滿足,今天的運氣不錯。泌尿科的搶救與后繼治療?那是泌尿科醫生該頭疼的事情,鄭仁只要做手術就夠了。

  一天就這么不忙不閑的過去,常悅沒有下班,等到七點半,和謝伊人、楚家姐妹一起浩浩蕩蕩的帶著鄭云霞去做64排。

  當然,其中少不了關鍵人物蘇云。

  因為做輔助檢查排隊的人很多,醫護工作者帶熟人夾塞是要鬧出矛盾來的。所以醫院強行要求,禁止這種做法。

  如果非要這么做的話,可以在下班時間,利用私人關系,假如輔助科室的醫生愿意加班的話。

  蘇云,就是那種讓人愿意加班到天荒地老的那種人。

  病房沒事,鄭仁也跟著一起去了CT室,反正也不遠,一個電話就能回來。

  雖然已經到了晚上,CT室的人流還是絡繹不絕。

  有車禍的,有打架的,但都不重。

  來到CT室內間的CT增強,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姐在打電話。

  見他們來了,大姐做了個手勢,示意把鄭云霞帶到CT間去。

  謝伊人已經給鄭云霞埋好了留置針,為了打造影劑用。很快,那位大姐打完電話,開始安裝高壓注射器。

  “蘇云,你也太勢力了吧,用不著一年半載都不出現。”那位大姐一邊忙乎著,一邊嘮叨著。

  蘇云在一邊陪著笑臉,“你看你說的,趙姐,是真沒時間。”

  “我約你吃飯都約了多少次了?我愛人腦出血在ICU出去后,就一直約你,你可倒好,推三阻四的。”趙姐嘮叨中透著一股子熱情。

  鄭仁聽到,心里有些慚愧。原來自己猜測的故事是錯的,聽這意思應該是蘇云在ICU全力搶救,把趙姐的愛人給救回來,順利出院。

  這家伙還有點本事,鄭仁心里想。

  “我現在去急診科了,更忙。但你放心趙姐,過幾天一定約你吃飯,大哥恢復的怎么樣?”

  “托你的福,康復訓練已經差不多了,現在還剩左手略有點肢端麻木,但這都不是事兒。”

  安裝好高壓注射器和造影劑,謝伊人熟練的連接好,眾人救退出CT間。

  機器開始運轉,高頻噪音讓鄭仁有些不舒服。嘶嘶嘶的聲音,雖然對人體沒有實質性傷害,但鄭仁還是覺得太吵。

  走出CT操作間,鄭仁深吸一口氣,清爽了不少。

  一陣吵鬧聲從大廳傳來。

  在醫院,吵吵鬧鬧都是小事。有患者家屬之間吵鬧的,有造事雙方吵鬧的,有患者家屬和醫護人員吵鬧的,鄭仁什么沒見過?

  對此,鄭仁真的一點好奇心都沒有。

  可是吵鬧聲越來越大,隱約傳來的話里面鄭仁聽到打人,警察幾個字眼。

  左右無事,鄭仁信步走到大廳。

  幾百平的大廳里彌散著一股子臭烘烘的酒氣,一個滿臉通紅的人躺在地上,一邊喊著警察打人,一邊打滾。

  一個年輕很輕的交警手足無措的站在一邊,一臉無辜,不知道該怎么做才好。

  “警察打人啦”見到交警慫了,那個醉漢更是囂張,喊叫的聲音都大了幾分。

  鄭仁搖了搖頭,已經猜出七八分事實真相。

  應該是抓到的酒后駕車,來醫院采集血樣,留下證據。至于為什么會來做CT,估計是患者說被打,頭暈,這才有了眼前這一幕。

  “不像是有事。”鄭仁走過去,自言自語的說到。

  他的聲音不大,不是勸架的那種讓周圍所有人都聽的一清二楚的音量。

  只有躺在地上撒潑打滾的無賴漢和小交警能聽清楚。

  “大夫,你看”小交警很為難,見鄭仁穿著白服,應該是醫生,像是撈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求援。

  “一般能鬧的,都不會有事兒,你放心。”鄭仁依舊小聲說到,“真正可怕的是一聲不吭的那種。”

  “做檢查,就能判斷了吧。”小交警急躁。

  “也不一定,有遲發性顱內出血的可能。”鄭仁道。

  “可是我沒碰他啊。”小交警都快急哭了。

  “我又不是督察,哪能管這個。”鄭仁道:“患者要是重,就送住院。不過看現在的情況,應該沒事的。”

  鄭仁注意到地上打滾的無賴漢偷看自己一眼,隨后打滾的動作越來越是緩慢,后來漸漸沒了聲音。

  看到這一幕,小交警嚇傻了。

  這要是死了人,自己這一輩子都完了。

要是真的打了他,自己也認,但可是自己冤枉啊  鄭仁通過系統面板清楚的判斷出患者只是血液內酒精含量超高,并沒有腦出血等病癥,心里托底的很。

  “搭把手,先做個CT,然后送住院。”鄭仁嚴肅說到。

  小交警已經懵逼了,有人站出來指揮下一步該怎么做,他下意識的順從。

  把醉酒無賴抬到CT室的床上,鉛門關閉,開始做頭顱CT的時候,鄭仁這才笑道:“嚇壞了吧。”

  “啊?”小交警怔了一下。

  “習慣就好,給你師父打個電話,讓他來幫你處理。”鄭仁笑呵呵的說到。

  “我”小交警臉漲的通紅,雙拳緊握,受了一肚子的委屈還無處釋放。

  和醫生一樣的苦逼職業,看著風光無限,碰到地痞無賴就傻眼,鄭仁心里嘆了口氣,決定幫一把這個小交警。

  “不敢?那就找個關系好的老警察來撐撐場子,剩下的交給我。”鄭仁笑著說道。

  “您是”

  “我是急診科的住院總,叫鄭仁。”說完,鄭仁去了操作間,“我去看一眼結果。”

  CT已經做完,鄭仁掃了一眼沒看到有出血征象,確定這點后這才進了CT間,說道:“患者病情很重,我叫個平車。”

  小交警愣住了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