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04 術后一個月的遲發性出血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急診科越來越忙。

  一周時間,鄭仁做了十六臺闌尾炎、七臺急性膽囊炎的手術,還搶救了一個刀傷患者,做了脾切除術。

  急診科的日子就是這樣,忙碌而充實。

  隨著老潘主任的努力和機緣巧合,現在科里人手漸漸富余了起來。

  劉主任病愈出院,普外一科大洗牌。

  岑猛辭職,去了省會的醫大附屬二院。當時給鄭仁通風報信的朋友楊磊主動申請,逃離普外一科,來到急診病房。

  醫生只增加了一人,但護士那面就熱鬧多了。

  據說最近護理部被鬧的雞飛狗跳。

  至少幾十人提出申請,要求調轉到急診病房來。

  鄭仁知道,這都是蘇云的功勞,那家伙就像是一顆行走的枸櫞酸西地那非一樣……錯了,應該是給女人吃的那種。

  總之,急診病房非常快速的走上正軌。

  鄭仁作為一個苦逼的住院總,患者越多就越是辛苦。

  幸虧手術做的托底,術后并發癥幾乎沒有,要不然連個囫圇覺都睡不上。

  天氣漸漸冷下去,每天彤云密布,卻偏偏不下雪,讓人心里有些壓抑。

  鄭仁倒是無所謂,系統這個大豬蹄子最近分外沉寂,沒有頒布新的任務,鄭仁只是靠著做完5輪主線任務得到了50點技能,5000點經驗。

  普外科技能從3161點漲到3185點,庫存技能點1789點。還有經驗值88620點,以及三個銀質寶箱。

  鄭仁覺得,只要這么下去,再有一個月的時間,靠著普通手術和看書,自己能把普外科技能提升到大師級。

  病房里的大小事務,靠著常悅和楊磊,打理的井井有條。

  鄭仁每天只要做手術、看書就可以了,這種日子倒也安逸。只是蘇云每天像是自己的影子,跟在左右,引來無數滿滿敵意的目光。

  漸漸的,鄭仁也就適應了,反正自己又不是彎的,管別人怎么想。

  這一天,正在看書,厚厚的一本《肝膽胰外科學》已經看到最后一百頁,急診病房接到電話,說是泌尿外科需要會診。

  泌尿外科?鄭仁聽到這個科室的名字就不想去。

  不是因為泌尿外科涉及下三路的問題,而是自己只在好多年前還是實習生的時候在泌尿外科輪轉過一個月,根本不了解那面的情況。

  技能書倒是有兩本,但專家級的吊車尾水平,估計也超不過泌尿外科的主任。經驗值絕對不夠培養自己泌尿外科手術專精的,所以鄭仁覺得去不去沒有必要。

  但既然有會診,還是急會診,就必須要在5分鐘之內趕到。

  沒辦法,合上書,鄭仁快步往泌尿外科趕去。

  “你猜是什么病人?”蘇云依舊尾隨在鄭仁身邊,笑呵呵的說到。

  “我又不是神仙。”鄭仁回答蘇云的話,越來越簡單粗暴,中間的變化過程甚至鄭仁自己都沒有覺察到。

  “智商,就是硬傷。”蘇云嘆了口氣,“你又不是泌尿外科出身,找你會診,還能讓你做手術?還不是看上你的介入水平了。”

  鄭仁當然已經猜想到這一點,就是看不慣蘇云那副帥逼的樣子。和他一起走,回頭率幾乎百分之八十,自己就成了美女旁邊幫忙襯托的那個丑丑的閨蜜。

  偏巧蘇云還像是一塊牛皮糖一樣,攆走攆不走。

  一路沉默,趕到泌尿外科。

  一名姓沈的帶組副主任焦急的站在走廊里,不停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又看看大門口。

  等到鄭仁、蘇云的身影出現,他才安穩了一些。

  “鄭總,有個患者要你看一下。”沈副主任急吼吼的說到。

  “什么病人?”

  “年輕男患,診斷左腎癌。29天前,在帝都醫院做了腎癌切除術,切的是左腎上極腎段。今晨出現血尿,從急診科收入病房。現血尿5小時,止血藥物無效,考慮左腎切除段出血。”沈副主任很是專業的講述了病史。

  病史很清晰,沒有任何疑點。

  因為患者年輕,所以考慮保留左腎。

  但腎么,比較脆,結扎、縫合器縫合各種手段都不能保證術后不出血。

  尤其是這種放在其他臟器上,29天的時間,早就愈合好了。可是腎的話……這不,忽然大出血,估計是哪根血管又開了。

  “患者家屬給手術醫生去了電話,那面說有兩種解決方案,如果能通過介入手術止血的話,可以單純止血。如果要是沒有介入力量支持的話,只能切除左腎了。”沈副主任說完,這才長出了口氣。

  鄭仁回想,在介入手術里,這種出血止血的難度并不大。

  “鄭總,你能不能做?咱醫院的情況你也知道,我是聽說前幾天你做了兩臺急診止血的手術,這才試著問問。”沈副主任見鄭仁沉吟了一秒鐘,便迫不及待的詢問。

  這也是狗肚子裝不了二兩香油的主。

  但涉及到一個患者腎臟的問題,倒也不怪他焦躁。

  “去看一眼病人。”鄭仁沒有直接大包大攬,而是提出看一眼患者。

  到了監護病房,系統面板上給出提示,診斷很單純,失血性休克。原因的確就是左腎切除段出血,看樣子只要介入止血,就夠了。

  “禁食水時間夠不夠?”鄭仁問。

  “夠!”沈副主任來了精神。

  “讓家屬跟我走,去做術前交代。你這面推患者去急診介入手術室。讓血庫再備10u紅細胞,再要一些血漿。”

  一堆家屬壓抑著急躁、忐忑的心情守在一邊,聽鄭仁這么說,一下子燃起希望。

  “直系家屬,能簽字的,跟我來。”鄭仁也干脆。

  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人,應該是患者的愛人,還有兩個不到六十歲的老人,跟著鄭仁一路小跑來到急診病房。

  鄭仁簡單和患者家屬做了溝通,因為在帝都做手術前,所有術后并發癥都說的一清二楚,尤其是術后出血這一點,更是交代了無數遍。

  所以家屬也算是半個醫生了,他們對病情演變有些了解,也不用細說。

  他們當時選擇切除腎段,就已經做好了術后出血的準備。

  只是沒想到,出血來的是那么遲。

  交代完之后鄭仁就把事情扔給常悅,讓她做術前交代,尤其是異位栓塞壞死,導致腎切除的可能性要著重交代。

  這面在做術前交代,鄭仁和蘇云來到手術室換衣服,準備手術。

  換好衣服,鄭仁準備去收拾一下手術耗材。

  蘇云的聲音傳來:“耗材已經備好,鄭總,你直接上手術就可以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