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00 遠離陌生,只需要一瞬間

  女人大概三十歲左右的樣子,還算清秀,頭發稀疏,和她的年紀并不相符。

  鄭仁估計是做化療的后遺癥。

  她臉上帶著一抹輕松的笑意,和常悅一同走過來。

  “喂,你們像老鼠一樣躲著干嘛呢。”常悅笑道。

  鄭仁訕訕一笑,心中無奈。此時還不明白狀況,只能是常悅說什么是什么。

  “走啦,去找蘇云,我們一起去吃飯。”常悅道,然后把鄭仁的煙還給他,“大小也是住院總了,抽了半根的煙還留著,丟不丟人。”

  “你們?”鄭仁詫異,脫口而出。

  這特么的情商簡直太低了鄭仁隨后鄙視自己。但他主要是擔心,可別吃飯喝酒,那女人做出什么沖動的事情,傷到自己身邊的這幾位。

  常悅微笑,讓人如沐春風。

  “小事情,姐姐吹吹風,也餓了,一起出去吃口。”

  “哦哦,去找蘇云。”鄭仁再次佩服的五體投地。

  從陌生人到知心朋友,對于鄭仁來說,至少要五光年。可是對于常悅而言,只要一眨眼。

  這就是差距。

  眾人來到十六樓,只有鄭仁穿著白服,他只好自己進去叫蘇云。

  這家伙,真是慢悠悠啊,應該把他拉到微信群里,通知一聲就好。

  雖然要看術后患者,鄭仁還是忍不住腹誹那個帥氣的、手術一看就會,幾乎無所不能的家伙。

  進了ICU,鄭仁見蘇云坐在兩張床中間,懶洋洋的看著監護儀和呼吸機上的數值。

  “情況怎么樣?”鄭仁和ICU的護士們打了個招呼,便來到蘇云面前。

  在視野右上角的系統面板里提示,兩名術后患者已經擺脫了失血性休克的急性期,正在全面恢復。

  雖然還插著氣管插管,用呼吸機輔助呼吸,但這只是針對于創傷比較嚴重的患者,讓身體負荷盡量小一些,鄭仁估計明早就能拔管。

  “沒事了。”蘇云撩了一下額頭的黑發。

  “晚上不用你看著吧。”

  “ICU有值班醫生,我是急診科的醫生,看護術后2小時而已。”蘇云把位置擺的極正,這句話說出來,鄭仁感覺整個ICU里的氣場都變得極為詭異。

  好幾雙眼睛露出要把自己干掉的目光,銳利的仿佛刀子一般。

  鄭仁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

  “走啦。”蘇云站起來,擺擺手,頭也不回的直奔ICU大門走去。

  鄭仁感覺到那些幽怨的目光要把自己千刀萬剮了一樣,渾身難受,趕緊跟著蘇云離開這見鬼的ICU。

  出門,換衣服,蘇云問到:“你找我干什么?”

  “啊?”鄭仁楞了一下,“不是楚嫣然她們說要去吃飯么?正好我上來看看術后患者,叫你換衣服去吃飯。”

  聽到吃飯兩個字,蘇云神色微微一變,但隨即努力恢復正常。可是臉上肌肉僵硬,看著有些好笑。

  “今晚我會囑咐她們,別和你喝酒的,放心好了。”鄭仁看的開心,拍了拍蘇云肩膀,故作關心的說到。

  出了ICU最外的大門,方廳的紅色硬塑椅子上四個女孩整和剛剛那女人聊的火熱。

  蘇云怔了一下,不知道那人是誰。

  鄭仁也沒時間解釋,故意假裝看不到蘇云的眼神,拍了拍手,笑呵呵說到:“帥哥出來了,你們去吃飯吧。”

  “你想吃什么?”謝伊人問。

  “不用,你們自己吃,路太滑,不用給我送了,我去食堂吃點就行。”鄭仁道。

  “那怎么能行?反正也要送云姐回來的,不麻煩,不麻煩。”謝伊人不肯,執拗的認為吃才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不肯讓鄭仁放棄每一個美好。

  很是無奈啊,鄭仁可不認為吃飯是多么要緊的事情。如果可以不餓的話,他寧肯不吃飯。

  最后幾個女孩忽視了鄭仁的說法,有說有笑的坐電梯下樓,鄭仁在二樓下了,他們直接去地下停車場。

  電梯門剛要關上的時候,鄭仁忽然攔了一下,問到:“你們坐誰的車去?安防滑胎了么?”

  “我的。”謝伊人道:“沃爾沃是世界上最安全的車系之一,防滑胎我從來都沒換下來過。”

  “”鄭仁被懟的無話可說,最后目送電梯門緩緩關上。

  他可沒傻到問謝伊人夏天用防滑胎會不會費油,在市中心有好幾棟CBD的人,會在乎一點油錢?

  鄭仁孤單寂寞冷的從連廊走回急診科。

  外面的風雪很大,風聲嗚咽,連廊里只有腳步聲回響。

  要是恐怖片,這時候該有不可名狀的東西出現了吧,鄭仁心里想到。

  一路孤單,和來時路完全不一樣。

  鶯鶯燕燕的姑娘們跑去吃飯,還有蘇云那個家伙,另外鄭仁有些擔心的是謝伊人說的云姐。

  希望她情緒穩定,希望她已經被常悅完全說服。

  回到急診病房,鄭仁習慣性的轉了一圈,病房患者都很平穩。

  今天清晨做壞疽性闌尾炎的患者已經完全清醒,正在小口小口用一次性塑料碗喝粥。

  按說他病情那么重,不應該這么早進食。但總是用葡萄糖,身體恢復也會很慢。鄭仁對手術有信心,所以按照普通闌尾炎的流程,排氣就允許患者進流食。

  和那漢子聊了聊身體情況,知道他的粥是常悅中午打的,在剛才離開的時候,常悅還把放在公用大熱水器上保溫的粥拿來給他,鄭仁心里有些動容。

  價值上,只是一碗剩粥而已。

  常悅這丫頭真是不錯啊,鄭仁心里感喟。

  回到辦公室,周圍安安靜靜的,值班護士和鄭仁不熟,在前面護士站坐著。

  鄭仁也不是蘇云,小護士們對他沒有絲毫興趣。

  不過鄭仁也樂得沒人,專心致志的看著那本肝膽胰外科學,一點一點積累著經驗值。

  鄭仁一向相信天道酬勤。

  當然,現在他完全沒有資格這么說,作為新一代的掛逼,他只要躺著舒舒服服裝逼就夠了。

  可是多年的習慣使然,不百萬\小!說的話,鄭仁就會覺得渾身不舒服。

  風雪交加的夜里,很安靜,很少有人出去浪,急診科也難得清閑。

  度過了一個忙碌的白天,迎來一個平淡的夜晚。

  九點半左右,蘇云拎著飯盒回來,身后還跟著小夜護士。

  護士妹妹對鄭仁沒有興趣,并不代表她們對蘇云沒興趣。

  夜班,漫漫長夜,鄭仁便成了那個可惡的電燈泡。

  鄭仁感覺到護士妹妹眼中嫌棄的目光,有些無奈,這個看臉的世界啊,真是不給平常人一條活路。

  默默的吃著蘇云帶回來的晚飯,聽蘇云講述云姐的故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