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99 宗師級溝通能力

  不去理睬微信群里幾位姑娘聊天商量晚上該吃什么,鄭仁開始看那本《肝膽胰外科學》。

  還有100點技能就可以達到大師級,這要比一頓豐盛美味的晚餐更讓鄭仁心動。

  很快,微信群不響了。

  幾分鐘后,楚嫣然、楚嫣之、謝伊人換好了衣服,來到急診病房找鄭仁和常悅。

  “鄭總,我們決定了,今晚你請客,我們出去吃,順便給你帶外賣。”楚嫣之通知鄭仁。

  “……”鄭仁無語,“怎么又是我。”

  “喂,臨床的大大夫,要不要這么小氣?”楚嫣之大笑,花枝亂顫,“你們看他的臉色,我就說讓他請客吃飯,他能犯心臟病,你們還不信。”

  “逗你玩的,我們出去吃,然后給你送回來。”楚嫣然拉住楚嫣之,跟鄭仁解釋道。

  哦,這樣啊。鄭仁聽楚嫣然解釋,然后就放心了。

  只要不讓自己花錢,隨便吃什么都好。

  “什么大大夫,我只是苦逼住院總好不好。”解釋還是要解釋的。

  “先去ICU找蘇云,他說患者基本都平穩了,你去瞄一眼,說我們等他一起去吃飯,估計換衣服就能走。”楚嫣之道。

  這家伙,什么時候這么尊重上級了?

  鄭仁腹誹,但本來就打算過一個小時去看一眼術后患者,現在提前一點,似乎也沒什么錯。

  披著白服,鄭仁和四位鶯鶯燕燕的姑娘一起去ICU。

  這個搭配太特殊了,四位姑娘各有千秋,在鄭仁身后有說有笑,引得路人頻頻回頭。

  急診大樓通往住院部有一個回廊,可以不用在外面走。要不然做完手術的患者從冰天雪地里推回去,也太說不過去了。

  ICU位于一住(住院一部大樓)十六樓,電梯有四部,除了運送患者的專用電梯之外,三部電梯都是通往特定樓層的。

  等了幾分鐘,到十五樓的電梯先打開了門,幾個人沒有猶豫,直接上了這部電梯。

  雖然并不到十六樓,但爬一層樓也沒什么大不了的。等到十六樓的電梯,不知道還要等多久。

  叮咚電梯抵達十五樓的提示音像極了系統頒布任務的聲音,鄭仁有些恍惚。

  下了電梯,幾個人往防火通道走去。

  忽然,走在前面的常悅腳步慢了下去,頭歪向一邊,馬尾一甩,利落凌厲。

  嗯?鄭仁忽然有一種預感,不好的預感。

  果然,順著常悅的目光看去,一個黑影坐在十五樓窗臺外面,冷颼颼的風,把稀稀落落的黑發吹起,卷著一粒一粒的雪,看著沒有一絲生機。

  常悅沒有和鄭仁他們三個交代什么,直接轉身,輕柔的像是一只貓,靠近坐在窗臺的那個人。

  謝伊人迷迷瞪瞪的剛想要說話,被鄭仁一把拉過來,用手捂把嘴捂住。謝伊人一驚,剛要用力掙脫就聽到鄭仁在耳邊說:“別出聲。”

  她遲疑了一下,沒有動。

  “這面。”鄭仁用蚊子一樣的聲音小說說道,隨后松開手,打了個手勢,轉角走到防火通道這面,躲在陰暗的角落里。

  謝伊人、楚嫣然、楚嫣之跟在身后,躡手躡腳,生怕發出什么聲音刺激到窗臺外坐著的那個人。

  這是尋死啊……鄭仁心里有些慌。

  在醫院每年都會有人尋死,跳樓。有一次,一個患者診斷了某癌癥,下午就來到醫院門診,毫不猶豫從最頂層跳下去。而站在一樓的家屬全程錄像,最后想訛醫院幾十萬。

  但當時的醫務處處長極為強硬,硬生生和患者家屬打官司打了三年,直到把患者家屬都拖的沒了興致。

  當然,這是特例。更多的則是得知自己得了癌癥,沒有繼續活下去的念頭,直接跳樓輕生。

  可是……雖然得了癌癥,但也不是沒有帶瘤生存的可能性,醫務工作者們絕對不想看到眼前這一幕。

  走廊里沒有人,燈光很亮,外面很黑,風雪孤獨。

  幾個人躲在黑漆漆的角落里,看著常悅走到那人身后五米出,輕輕咳嗽了聲。

  這是最容易出事的時候,一旦那人感覺到有人要靠近自己,一下子跳下去,后果不堪設想。

  但一切都很平靜,黑影沒有過激舉動。

  很顯然,常悅的舉動并沒有引起那人的敵意,她繼續緩緩走近,一直走到窗臺邊。

  出乎意料的是,常悅一直保持沉默,一直到她做在窗臺上,抱著腿,仿佛一個溫暖冬日的午后,在窗臺上曬著溫暖和煦的陽光,度過慵懶而單調的下午一般。

  鄭仁真是服了自己這下級醫生。

  這是又要和那人聊天?

  因為距離有七八米,所以只能看見常悅嘴唇微動,卻聽不到她在說什么。

  “悅姐在干嘛?”謝伊人小聲問道。

  “在開導那個人,讓她別跳樓。”鄭仁把聲音壓的極低,生怕有點動靜就會影響常悅的思想工作一般,“看著就好,別說話。”

  幾分鐘后,常悅忽然側臉,做了一個吸煙的姿勢,又打了一個手勢。

  鄭仁會意,從白服兜里把那包紫云拿出來,又把火機塞進半盒煙里,放在地上,甩了過去。

  果然不愧是外科醫生,手勁兒剛剛好,煙盒悄無聲息的落到常悅身邊窗臺下面。

  她伸手撈起紫云,麻利的從中抖出一根,點燃,送到窗外。

  那人接過煙,鄭仁松了口氣。

  看樣子常悅和她溝通的還算是好,鄭仁心里特別佩服常悅,果然不愧是和殺意上腦,已經失去理智的綠帽男聊的投機,把人說的放棄抵抗直接束手進監獄的人。

  真特么厲害啊!

  和患者溝通方面,鄭仁自認做的不差,但那要分和誰相比。

  如果和普外科其他醫生比較,鄭仁算是比較出色的。嗯,只是比較,絕對沒有幾何數級的差距。

  但如果和常悅比較的話,那么他和常悅之間的距離就是飛鳥與魚之間的距離,根本不在一個世界里。

  鄭仁是特別有逼數的那種人,他可不認為自己能和殺人犯聊成哥們,勸他去自首。

  今天,常悅一身功力盡展。

  黑夜,冷風,飄雪,屋燈,死志。

  這一切陰森冷漠的氣場在常悅的帶動下,只經過幾分鐘就化為虛無。隨著她坐在窗臺上,慵懶和煦的笑容展現,鄭仁覺得花都開了。

  原本樣貌只能說是中等偏上的常悅,此時容光煥發,臉上浮現著一層溫和如玉的細膩光澤,令人觀之心喜。

  很快,爽朗的笑聲傳來,鄭仁等人心中都是一松,看樣子沒事了。

  偶爾有患者或是家屬經過,都用奇怪的眼光看著坐在窗臺上和外面那人聊天的常悅。

  又幾分鐘,常悅手挽手的把那女人扶下來,兩人跟多年的閨蜜一樣。

  鄭仁崇拜的五體投地。

  我的數學真的是體育老師教的,感謝書友們的提醒,前面微導絲的直徑我計算錯了,鞠躬道歉……已經修改過了,多謝大家的提醒。立正站好,別打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