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97 做人,要踏實

緊急任務:連環車禍完成。品書網  搶救連環車禍受傷的患者2人,成功2人。

  任務獎勵:技能點200點,經驗值30000點,銀質寶箱2個。

  任務耗時:9小時23分,結余經驗值52620點。

  系統機械女聲冷漠的說到。

  緊急任務給的獎勵似乎也不多么,鄭仁覺得還是同行的欽佩那種任務給的獎勵更好、更豐盛一些。

  當然,并不排除系統這個大豬蹄子心情好,給的獎勵好這種可能性。

  這兩臺搶救雖然很緊急,但手術等級卻并不高,都屬于三級手術。鄭仁看主線任務有了9點完成度,還差一點才能做完一輪,暫時沒有經驗值獲取。

  忙碌了一天,到了收獲的季節。

  鄭仁坐下,開始盤點自己的庫存。

  普外科技能已經從3154增長到3161點,這是最近手術、看書得到的技能點增長。而庫存的、沒有使用的技能點已經到了1739點。

  眼看普外科技能樹距離大師級越來越近,鄭仁心里也愈發火熱起來。

  專家級都能解決這么多困難手術,那么大師級呢?

  通過系統贈予的大師級介入手術的術后感覺來看,專家級和大師級有著本質的區別。

  做胎盤早剝手術的時候,鄭仁剛剛達到專家級。用不稱手的循環科器材勉強做了一臺手術。

  但做骨盆骨折的介入栓塞術時,鄭仁已經是大師級了。超選栓塞髂外動脈分支的時候,每一次超選都是那么順暢,仿佛手里的微導絲活過來,能自動尋找路徑,去應該去的動脈分支一樣。

  隨心所欲,大概是這種感覺了。

  真是好期待啊,普外科手術從專家級躍升到大師級,到底是個什么樣的感受。

  因為鄭仁從工作開始,一直在普外科,所以優先提升普外科技能,是他內心深處的執念。

  還差100點技能,一個任務而已,鄭仁臉露出一絲微笑。

  看著茁壯生長的技能樹,鄭仁似乎看到不遠的將來,自己達到大師級水準后的厚積薄發。

  技能樹……不對呀,鄭仁眼前的技能樹最高的一個是系統強行提升的介入手術技能,然后是普外科技能樹。

  原本其他學科水平都很低,但有一株小草不知不覺之間已經破土而出,茁壯生長。

  這是……

  竟然是循環內科的技能樹。

  鄭仁忽然想到,現在全世界范圍內,介入手術應用在循環、神經、血管、內臟等治療方面。但應用人數最多的,應該是循環介入手術,如說心梗患者堵塞的冠狀動脈里下支架這種術式。

  估計是介入手術水平提升,直接帶動了循環介入的水平,間接提升了循環內科的技能樹。

  不對,鄭仁再仔細看了一下,這才發現系統把介入手術水平提升到大師級,不光是內臟介入手術,連循環介入、神經介入、外周血管介入一并提升到大師水平。

  似乎急診做心梗支架手術,也是急診科的診療范圍呢。

  念頭剛剛到這里,被鄭仁一揮而散。

  假如說外科醫生的神經繃緊程度是8的話,那么循環內科醫生神經繃緊程度則是10.

  還記得很多年前實習的時候,和帶教老師在一間值班室休息。夜深人靜,走廊里傳來一聲凄厲的喊叫,鄭仁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只看見帶教老師連拖鞋都沒穿,光著腳跑出去搶救。

  后來患者搶救成功,帶教老師的腳被扎傷,流了一地的血。

  心臟驟停……想起來讓一名醫生全身疲憊。

  外科搶救,還能有幾分鐘、十幾分鐘的搶救時間。但心梗患者的搶救,時間是按秒來計算的。

  算是自己能做這方面的手術,也沒有相應的專業護士來完成其他操作。

  建立急診胸痛患者綠色通道,這是一個任重道遠的事情,還是扔給老潘主任去想吧。自己,暫時只要好好的把普外科技能提升到大師級水平可以。

  路,要一步一步走。

  飯,要一口一口吃。

  鄭仁把輻射射線能量轉化鉛衣放好,隨即看見三個銀光閃閃的箱子。

  這次任務獎勵了兩個,還有次任務獎勵的一個,鄭仁都懶得開箱子。

  這種碰運氣的事情,鄭仁從內心深處反感。

  從小較窮,根本沒有經濟實力接觸,這是本質。再有是一年前,鄭仁接診了一個老患者。

  他很瘦,精神狀態也不好,年紀只有50歲,但是看著足足有70歲。

  在交流過程,鄭仁知道,這個患者從前可是有過大風光的。

  在世紀八十年代末期,海城市心的國營商場最先開始出租柜臺的時候,他敏銳的把握住商機,幾乎壟斷了整個海城大型商城的半壁江山。

  那時候掙錢……反正抓住機會,掙錢真的不要太簡單。

  八十年代末期,三年,積累下三百萬家產。換算成現在,想當時幾個億左右吧,反正那時候海城首富是他,而不是步家。

  但好景不長,在九十年代初,興起了拍撲克機的“娛樂”活動。

  不到一年之內,他把手里積攢的三百萬現金都扔了進去。

  之后戒了撲克機,東山再起。再后又深陷其,難以自拔。

  反復多次,用了大概十年時間,最后窮困潦倒,一蹶不振。只能在醫院對面開一家小超市,過著不窮不富的生活。

  他的女人他年輕很多,看著是個女強人。

  夫妻感情也很一般,精明干練的女人看不他這種被拍撲克機磨的沒有銳氣的男人。

  最后的結果,鄭仁不知道。

  反正那患者很久都沒有見過了,醫院不遠處的超市也隨著其他超市的興起而沒落、出兌。

  總之,這是一個并不怎么讓人開心的故事。

  氪金,開寶箱,鄭仁有所耳聞,好多游戲都是這么做的。氪金能讓你變得更強之類吐槽的話已經成了流行語,經常能聽到。

  鄭仁從來沒想過自己有歐皇體質還是非酋體質,碰運氣的事情放在一邊,想都不想。

  做人么,總是要踏踏實實一步步走下去的。

  寶箱再怎么好看,也不如實實在在的技能點讓人放心不是。

  完全沒有打開寶箱的想法,鄭仁又看了一眼技能樹,心里滿滿的滿足感,然后出了系統空間。

  更衣室,換好衣服后,鄭仁聽到手術室里的哀嚎聲。

  “騎手們都不出了,今天到底吃什么呀。”

本書來自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