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95 介入醫生的苦,你們不知道

  系統裝備的鉛衣似乎和市一院備的鉛衣沒有任何區別,顏色、樣式都差不多,真是扔到鉛衣架上,鄭仁自己都分不出來。

  但是系統這個大豬蹄子根本沒有任何解釋說明,什么輻射射線能量怎么轉化,壓根就是一頭露水。而且只有一件鉛衣,沒有鉛裙、鉛帽、眼睛瞪配套設備。

  管他!

  鄭仁也沒時間去研究,先把鉛衣穿上,又去把其他衣物都穿上。此時,楚家姐妹正在快速給患者做全麻。

  介入栓塞手術并不需要全麻,但患者處于休克狀態,一旦出現躁動,導絲斷在血管里……那就有樂子了。

  刷手,穿無菌手術衣,全麻結束,正式開始手術。

  “做過介入手術嗎?”鄭仁問到。

  蘇云換好衣服,站在鄭仁身邊,像是影子一樣。鄭仁可不認為自己會有如此帥氣的影子,總是覺得很別扭。

  “沒做過。”蘇云似乎笑了,眼睛瞇起來,很是好看。

  “……”鄭仁無語。

  “看你做過一遍,也就差不多明白什么意思了。”蘇云很認真的說到。

  擦,你以為你是圣斗士?只要打不死你,你就會變得更強?!

  鄭仁很是無語,不過有助手,總要比那種孤立無援的境遇強很多不是。

  就當帶實習生了。

  患者血壓60/40mmhG,鄭仁也不和蘇云廢話,開始拿出穿刺套件包,打開后取出穿刺的一應用具。

  消毒,穿刺,一針見血。

  這是真功夫,是鄭仁在系統手術室用實驗體練了幾百次,又在亞硝酸鹽中毒患者身上實踐了幾百次積累下來的。

  蘇云的眼睛驀然一亮。

  如果上一例胎盤早剝患者手術時候,鄭仁一針見血是小概率事件的話,那么這一次又是一針見血,其中的意味就很值得琢磨了。

  血壓這么低,還能一次成功,只能說是鄭仁水平非常高。

  蘇云雖然嘴賤,但眼力和顏值一樣,都很高。

  “微導絲。”鄭仁扶著動脈鞘,一伸手。

  話音未落,一根微導絲隨即遞到他的手上。

  鄭仁一愣,這家伙可以呀,從來沒上過手術,竟然知道自己下一步想要干什么。

  這配合,簡直和謝伊人配合自己做外科手術一樣熟練。

  謝伊人是在手術室做了幾年器械護士,才練出來的,這個可惡的家伙是怎么會的?難道真像是他自己說的,看一遍就會?

  嘖嘖,還真是天才。

  鄭仁一邊想,手里的動作卻沒停頓,微導絲順著動脈鞘進入股動脈。

  杏林園,直播間,彈幕亂飛。

  剛剛還在做脾切除、肝修補術,現在竟然開始做骨盆骨折介入栓塞?這個公眾號到底是哪家醫院的?

  別瞎說,我老師給杏林園打過電話,說是信號傳輸源頭在加拿大蒙特利爾醫學中心。

  咦?竟然是白求恩的故鄉?難道說白求恩老先生開直播教大家做手術?

  事情在神秘力量的誘導下,已經被扭曲的不像樣子。

  但不管是誰在做手術,是外國人還是華夏人,是公立醫院還是私立醫院,術者或是術者們的技術水準可是一流的,這一點沒人能不承認。

  現在大家更相信是不同人在做不同的手術,所以視頻是來自加拿大的這種說法得到很多人的認可。

  有沒有介入科的同仁,給講一下這臺手術唄。

  是啊,根本看不懂。但這樣的患者我遇到過一例,我們醫院沒有介入科,和家屬交代后簽字手術,一打開后腹膜,血噴的滿屋子都是。根本沒法治啊……

  謝邀!骨盆骨折介入栓塞主要針對髂內、髂外兩根大血管出血。靜脈損傷,在后腹膜血腫高壓下,會閉掉,出血量不會很大。但是髂內、髂外動脈就不一樣了。簡單說,髂內血管可以完全栓塞,不會造成機體缺血癥狀……

  裝模作樣回答問題的是一名三線城市的介入科醫生。

  他很苦惱,因為自己所學的介入技術,除了應用在循環科下支架外,很少有人知道用途。

  自從上次直播間直播了胎盤早剝介入手術治療后,他反復看了好多遍,最后很自信的認為自己的水平似乎能和這位帶著點傳奇色彩的大牛相比。

  就算是有差距……但也并不大不是。

  這一結論帶給他無限的自信,他一直期待著大牛再次開介入手術直播。

  作為一名介入科醫生,是寂寞的。

  因為即便是在自己所在的醫院,依舊有95的人不了解介入手術,更不要說普通的老百姓了。

  所以他每天都來杏林園,來直播間,就是要等這樣一個機會,站在幾千名醫生面前,好好科普一下介入手術。

  為啥?那么大一根血管拴上,不會缺血?

  回去看解剖書去,仔細看看髂內動脈附近有多少動脈分支。但是髂外動脈就不一樣了,如果直接栓塞的話,會導致股動脈閉塞,機體出現癥狀,嚴重可以導致下肢壞死。所以,手術的難點在于髂外動脈的超選。

  大概理解了,不過這手術有多難?

  我做過二十多臺,平均需要四個小時。介入科醫生的苦,你們不懂。

  杏林園里,那名三線城市的介入科醫生正在科普著最基本的常識性知識,直播畫面已經出現影像,微導絲超選到位,微導管隨即進入,一枚彈簧圈把髂內動脈直接閉掉。

  手術做的比你說的快呀。

  真么麻利的手術,答主佩服不。

  當然佩服,但我說了,這種手術的難點不在于髂內動脈的栓塞,而在于髂外動脈的超選。

  彈幕后的數字屏幕上,一根微導絲已經開始超選髂外動脈。

  微導絲很軟,很細,想要進入比它粗不了多少的血管分支中,難度極大。

  舉個栗子,手里拿著鞭子,抽中兩米處的一個乒乓球,難度就很大。血管超選的難度是剛剛例子的十倍以上,這樣就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看吧,現在才開始真的困難起來。

  介入科醫生開始介紹起來。不要說杏林園,就算是在全國,介入科也是稀有科室,三線城市,一般只有一家醫院有介入科,有三五個醫生從事介入手術。

  二線城市,或許會有兩家醫院有介入科,但絕對不會多。

  要不然每年海量的肝癌病人涌入魔都肝膽醫院,接受十五分鐘一臺的介入治療。

  真正超選治療肝癌,十五分鐘根本不夠的,造個影的時間還差不多。

  但患者多,醫生少,也只能蘿卜多了不洗泥的去這么做了。

  在杏林園里,平時根本沒機會說話的介入科醫生終于有了一展所學的機會,便開始滔滔不絕的說到。

  光是超選到2級血管還不夠,為了盡量避免負損傷,最好能到4級血管。所以每一臺骨盆骨折栓塞止血手術,才會做那么長的時間。

  這個介入科醫生盯著手機按鍵,一個字一個字的把要說的話敲上去,心里分外高興。

  終于有一天,能讓大家知道介入手術的好處了,雖然直播手術的不是自己,但他依舊很開心。

  更重要的是,自己能給幾千名醫生講骨盆骨折栓塞治療,這種欣快的感覺讓他飄飄欲仙。

  因為一直盯著手機屏幕看,眼睛有些花。

  在彈幕后面的數字影像上……怎么超選旋髂深動脈的四級分支已經結束,開始造影了?

  不,一定是自己眼花了,介入科醫生搖了搖頭,使勁眨了眨眼。仔細看去,就在自己打字的功夫,旋髂深動脈一支分支的超選已經完成,找到了出血點,術者正在栓塞。

  天!要不要這么快?三秒真男人是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