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93 忙碌

  術野暴露,肝臟左側邊緣可見一處長約5cm創口,第1肝門雖然被乳膠管控制,但還是不斷有少量鮮血滲出。

  鄭仁迅速清理肝臟損壞創口處,因為受傷時間很短,所以還沒有出現壞死組織。

  探查肝臟破裂口內部,深徑大概有4cm,幾處血管還在有暗紅色血液流出。

  鄭仁伸手,紋式鉗拍在手里。

  鉗夾、結扎活動性出血血管,并且給破損膽管結扎。

  處理完出血點后,鄭仁終于松了口氣,松開第1肝門的乳膠管后沒有繼續出血的跡象。

  “血壓。”鄭仁問到。

  楚嫣然回答。

  很明顯,隨著出血的脾臟被切除,肝臟出血點止住,患者的生命體征開始向好的方向轉變。

  16u冰凍紅細胞以及1000ml新鮮冰凍血漿輸進去后,應該能好一些。

  鄭仁一邊估量肝臟創口的范圍,一邊道:“去給蘇云打電話,問他有沒有把握處理好失血性休克患者術后的問題。要是有,讓他跟著一起去ICU。”

  楚嫣之略一猶豫,馬上跑出術間,把那個喝的不省人事的酒鬼叫醒。

  鄭仁剪了一塊大網膜,堵塞在肝臟創口里,然后對肝臟創口用絲線進行間斷褥式縫合,縫合的邊距很標準,卡尺量過一樣,1cm一道縫合線。

  這縫合,真標準!1cm一針,跟用卡尺量出來的一樣。

  很贊啊,術者也很謹慎,留了大網膜在肝臟創口了,避免血壓升高后有小血管重新開通導致出血。

  能把手藝練成這樣的人,怎么可能不謹慎。少年郎,告訴你個經驗,做手術一定要猥瑣發育,千萬別浪。

  這才幾分鐘?有十五分鐘嗎?

  我算了下,應該十三分半,手術大體完成,脾切除加肝臟破裂縫合。雖然都不是什么大手術,但這速度,真是贊啊。

  生死時速,不快是要死人的。沒看術者都沒選擇小切口,直接一刀下去,25cm切口,這口子可真敞亮。

  縫合完畢,謝伊人那面已經準備好了溫鹽水。

  沖洗腹腔,吸引器把殘留的鮮血、溫鹽水混合物吸走。

  鄭仁再次檢查腹腔,并回頭把脾切除后的脾窩檢查一遍。在脾窩和肝臟創口附近各留置了一根引流管,便開始關腹。

  “蘇云已經醒了,他會馬上去那面看著。”楚嫣之回來向鄭仁報告。

  “完全清醒了?”

  “聽聲音是這樣。”楚嫣之一邊搓著被新鮮冰凍紅細胞冰的涼涼的小手,一邊回想昨晚的壯舉,眉眼之間滿滿笑意。

  “嗯,ICU那面設備更全,護理人員更有經驗。”鄭仁也認可這種說法。

  他估計,這個傷者術后問題應該不大。但凡事都怕萬一,還是在ICU觀察一兩天更加穩妥。

  至于今天會有多少傷者進入ICU,暫時不用考慮這些。

  火燒眉毛,且顧眼下。

  “通知ICU,備呼吸機,20分鐘后患者送到。”鄭仁安排。

  縫合、關腹,患者插管直接推送到ICU。

  楚嫣然坐在平車上,兩條腿盡量蜷縮,減少自己的面積。

  她的姿勢很別扭,還要一路捏著皮球、注意生命體征,護送患者。

  鄭仁這面剛下臺,把患者送到ICU,便忙不迭的跑回急診科。

  自己手術時間雖然短,但是前后也將近1個小時。

  這么長的時間,足夠把后繼傷員都運送過來的了。

  來到急診科,老潘主任正在指揮搶救。老主任鎮定自若,和相關科室的人員判定患者傷勢輕重,應該送到哪個科室去繼續就診。

  鄭仁掃了一眼,見傷者雖然很多,但大多都是骨折,頭外傷之類的,都不算太重,這才放下心。

  詢問了一下,在手術期間,還送來兩個內臟破裂出血的患者。一個重的送到普外二科,孫主任上臺搶救去了。另外一個稍輕的送到普外一科,由帶組的副主任去搶救。

  老潘主任坐鎮,給人一種特別安穩的感覺,不管多忙多亂,他都能找到其中的重點。

  因為患者家屬大多還沒趕到醫院,所以醫務處的相關人員也很忙碌。記載每一個需要手術患者的情況,并且完善相關的法律程序。

  因為越來越多的醫鬧,所以醫院對此類事情相當謹慎,法律流程也比較完善。即便是這種大型急診搶救,也要爭取做到完美。

  這都是一年幾百上千的糾紛鍛煉出來的經驗。

  鄭仁曾經聽一個老大夫講,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時候,社會治安比較差,但對醫生還是很尊重的。一般外傷來了,記錄無名氏,想也不想的就可以上臺,節省了很多搶救時間。

  而現在,如果再有醫生敢這么做的話……鄭仁可以肯定,只要他碰到一個心思歹毒的家屬,這輩子的前程也就毀了。

  見鄭仁下來,老潘主任嚴肅說到:“手術怎么樣?”

  “肝破裂,脾破裂,手術很順利,患者已經送到ICU。”鄭仁向老主任做了簡單的匯報。

  “嗯。”老潘主任點了點頭:“今天患者非常多,但只有最開始有幾名內臟破裂的患者,都是來自奔騰立交橋。其余的以骨傷患者為主,還有一些是腦外傷,要在急診科留觀。”

  鄭仁應了一聲。

  “要注意遲發性顱內出血的可能,不能放松警惕。”老潘主任囑咐。

  鄭仁繼續點頭。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輕傷者被送來醫院。因為120急救車實在忙不過來,一般的患者也在冰天雪地里等不了,所以都是自行來醫院的。

  這部分患者大多都是因為剛下雪,路面瞬間結冰的時候控制不住車速,撞擊、追尾所導致的外傷,大都不是很重。

  還有一些患者是正在遛彎的老年人,道路瞬間結冰,滑到后造成克雷氏骨折、粗隆間骨折之類的外傷。

  骨外科算是忙飛了,鄭仁粗略統計一下,市一院四個骨外科,每個科室送去了十個左右的外傷。

  這還不包括急診科能處理的最常見的克雷氏骨折。

  Colles骨折多為間接暴力所引起,常見于跌倒,尤其是在象今天這種地面光滑,滑倒手掌著地的情況。

  肘部伸展,前臂旋前,腕關節背伸,手掌著地致傷。應力作用于橈骨遠端,使得這一脆弱部分發生骨折。

  治療起來也比較簡單,復位、固定、打夾板,吃活血化瘀的藥物也就可以了。

  如果患者想要留觀……要是一般情況,是會留觀的。但今天這種情況下,醫生費盡口舌,把傷者都勸回家。

  整個急診已經人滿為患了,哪里還有留觀的位置。

  鄭仁不是骨科出身,手法復位只在實習期做過一兩次,早就就飯吃了,所以也沒什么好幫忙的。

  他來回巡視病人,坐診,分流患者,一直忙碌到了下午。

  14點25分,急診科接到ICU的電話,說是有失血性休克的患者需要全院會診。

  外面路面光滑如鏡,能不出門的人便不出門,已經沒有不斷的新患蜂擁而至。老潘主任見情況已經穩定,囑咐值班醫生有事兒打電話,便帶著鄭仁去了ICU。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