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92 只是比較快,而已

  鄭仁沒有猶豫,手術刀反射一絲寒芒,徑直切下去。

  他沒有選擇常規切口,而是選擇了左側腹直肌旁大切口,上端還向右一偏,整個切口長約25cm。

  這和他一向的手術風格決然不同,謝伊人怔了一下,隨后把自動拉鉤放在手邊,緊盯著鄭仁的動作。

  楚嫣然坐在呼吸機旁,緊盯著呼吸機數值和監護儀上的數值,右手拿著一管筆,在指間不斷游走。

  楚嫣之則站在鄭仁對面,問:“鄭總,我刷手給你當助手?”

  “不用,等你刷完手,手術就做完了。”鄭仁冷漠,回答。眼皮不抬,看也沒看楚嫣之一眼,伸手要了中彎鉗子,又伸手要了戴套的吸引器,馬上打開腹腔把吸引器插了進去。

  暗紅色的鮮血飛速被吸出,幾秒鐘后,鄭仁沉聲道:“楚嫣之,去催血。”

  楚嫣之應聲跑出去,快的跟兔子一樣。

  杏林園,直播間里,人數并不多。

  正是剛上班的時間,查房、匯報病情、手術,上午總是最忙的。

  只有“寥寥”一千多人在線。

  出血好兇,至少診斷一個脾破裂。

  血壓已經60了……

  最討厭做什么急診手術,尤其是這種搶救,每次下來全身酸疼,得緩兩天。

  看著洶涌的暗紅色鮮血在吸引器透明管道里吸出,直播間的醫生們自然而然的感同身受。

  那種搶救時刻的緊張、窒息感已經不知不覺中進入每一個人的情緒中。

  彈幕并不多,大多都是話嘮一樣的人。

  這種醫生越是緊張,就越是愿意說話,通過說話來緩解壓力。

  抽吸了十秒鐘左右,暗紅色鮮血的量有所減少,鄭仁也不等完全把血抽干凈,直接打開腹膜,左手伸進去。

  謝伊人隨即把污染盆放到鄭仁手邊。

  幾大塊血凝塊被鄭仁掏出來,扔進污染盆里。

  “乳膠管。”鄭仁很少見的和謝伊人說到。

  謝伊人應了一聲,隨后把準備好的乳膠管遞給鄭仁,再順手把污染盆拿走。

  配合默契,幾乎完美。

  鄭仁把手伸進去,不知在摸什么。

  哇哦,這是要阻斷肝門?難道肝臟有破裂?

  看樣子像,術者也急了,想要抓緊時間止血。可是我覺得還是先暴露術野比較好,這么做風險太大。

  坐等樓上被打臉,這是我這段日子來的經驗。

  直播間里,剛剛交流了幾句,就看鄭仁把乳膠管下了進去。

  如果術野好的話,這時候應該能看見乳膠管通過網膜孔穿過肝十二指腸韌帶控制第1肝門。但此時鄭仁根本沒有視野,一切都在盲操。

  隨后,鄭仁飛快的做腹膜保護,然后用大拉鉤拉開腹腔。

  肉眼直視下,可見脾臟有一個4cm的創口,邊緣不規則,呈鋸齒型,鮮血像是漫過堤壩的河水一樣從中流出。

  因為患者的血壓已經很低了,所以流速并不是如何快。

  但無論是手術室里的人還是直播間里的醫生都知道,再任由這么出血,十分鐘左右,患者就會死亡。

  鄭仁沉聲道:“闌尾拉鉤。”

  他用闌尾拉鉤拉住靠近謝伊人一側的切口邊緣,擺好位置后交給謝伊人,幫助自己把視野擴大到極限。

  隨后又伸手,一柄分離鉗子拍到手中。

  以先分離鉗夾結扎切斷脾胃韌帶,非常迅速的處理胃短血管,避免損傷胃壁。

  速度真特么快……

  術者對解剖結構的了解真是到了很高的水平,我怎么感覺他連看都沒看就知道胃短動脈在哪呢。

  做多了你也知道,年輕人,多做手術多思考才是成長的關鍵。

  幾個彈幕飛過后,術野里已經游離、顯露脾動脈,鄭仁用3#絲線套扎后見脾明顯縮小。

  隨后將脾托出脾窩,處理脾膈韌帶,脾結腸韌帶,分道分離鉗夾結扎切斷脾蒂,近斷雙道結扎。

  而這一切只用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

  真快呀,我似乎知道術者為什么先阻斷第1肝門了。

  人家是有把握,先阻斷肝門,盡量減少出血。第1肝門最長能阻斷10分鐘吧。

  15分鐘,不過我們這里一般都是10分鐘就松開一下,以免出現肝臟缺血性壞死。

  直播間的醫生看出門道來,對于5分鐘切掉一個脾,雖然有驚訝,但這并不是什么高難度手術,只是體現了術者對解剖結構的了解很深罷了。

  嗯,真的是罷了。

  手術到現在除了盲操阻斷第1肝門供血之外,都是最簡單、最平實的操作。可是能做的這么快的,又能有幾個人呢?

  這個道理大家都懂,所以只有零零散散幾條彈幕飛過。眾人都在拭目以待,想要看術者對肝臟的處理。

  處理肝臟,可要比切脾難十倍以上。

  2#絲線簡單縫扎膈面及脾蒂處粗糙面止血后,鄭仁開始沿口,把手術切口向預留的右側拐角處延伸。

  患者皮下組織已經沒有血流出了,這是失血性休克的表現。因為血容量不足,外周小血管幾乎全部閉掉,有限的血容量先保障機體大血管的供血。

  但鄭仁沒有因為不出血而放松警惕,他快速鈍性分離,盡量避免造成過多損傷。

  打開腹膜,用大塊無菌紗墊做了保護,重新擺了一下闌尾拉鉤的位置,讓謝伊人幫自己拉開。

  此刻,楚嫣之和巡回護士飛快的跑回來。

  “輸血!”鄭仁一邊探查,一邊命令。

  此時,不需要虛假客套,一切都以搶救為主。

  巡回護士和楚嫣之從懷里各取出一袋新鮮冰凍紅細胞,掛在輸液架上。

  因為新鮮冰凍紅細胞是冷的,所以輸入的時候盡量要讓溫度提高一點,所以她們兩個在跑回來的路上,用體溫把鮮血的溫度提升。

  核對紅細胞上的血型、代碼后,巡回護士把新鮮冰凍紅細胞放入加壓輸血器里,然后又拿起一袋紅細胞放到懷里。

  “給我一袋。”正在專心致志看著呼吸機、監護儀數值的朱嫣然說到。

  幾個人把血袋分了下,不斷的換位置,抓緊時間讓冰凍紅細胞溫度高一點。

  加壓輸血器里的紅細胞袋子很快癟下去,隨后又換上另外一袋。

  這種時刻,看見暗紅色的紅細胞成溜的順著深靜脈穿刺進入患者血管里,讓人焦躁的內心安穩了一點。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