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88 可惜不能來一發正能量

  “燃燒我的卡路里!”鄭仁換好衣服,還沒走進手術室,就聽到一個中二的聲音在高喊。

  這肯定是楚嫣之,現在她也只能燃燒卡路里了,畢竟一夜沒睡。

  走進手術室,謝伊人已經穿好衣服,站在器械臺前清點器械數。

  鄭仁去洗手,回來消毒的時候問到:“他們喝了多少?”

  “一人十一箱,最后把小龍蝦店的大綠棒子都喝光了。”楚嫣之夸張的張開手臂,想要形容一下箱子的高度,但最后還是失敗了。

  “真是找死。”鄭仁一邊消毒,一邊狠狠的罵了一句。

  “蘇云的事兒。”楚嫣之是那種為數不多對蘇云的魅力沒有感知的人,她馬上把鍋甩給蘇云,“我勸了好多次,都是他非要喝。”

  “唉。”鄭仁嘆了口氣。

  希望蘇云能吸取教訓吧,別以為女生就不能喝,再這么下去,早晚有一天他得被常悅喝的大小便失禁。

  消毒,鋪置無菌單,穿手術衣,再鋪一層無菌單,鄭仁站在無影燈下,準備手術。

  他手里的手術刀有些亮。

  切口沒有按照標準的闌尾切口取,也沒有像闌尾之夜那樣,弄一個小切口。

  鄭仁在右側腹直肌旁取了一個將近10cm的切口。

  因為患者很瘦,所以切開后,簡單分離皮下組織、肌肉,就到了腹膜層。

  鄭仁皺眉,肉眼可見,患者的腹膜已經變成黑色。也就是說,感染的時間已經很長了,至少超過三天。

  這人的生命力還真是旺盛,能把闌尾炎挺到穿孔,又挺到急性腹膜炎。要知道,闌尾穿孔的劇烈疼痛可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忍受的。

  鄭仁伸手,戴套的吸引器拍到他的手上。

  杏林園直播間里,直播進行中。

  因為是凌晨,所以人數比較少,只有幾百人。

  是的,人數比較少。一般情況,現在這個無名號開直播,至少都有上千人在場觀摩。

  腹膜竟然是黑色的,這感染還有得治么?

  大神也會掏糞啊,還以為大神是肝膽胰外科的呢。

  少年郎,你剛來的是不?大神一夜做了49臺闌尾炎的神跡膜拜了沒?

  毫無疑問,打開腹膜后的第一個瞬間要把吸引器插進去,吸出腹腔里的膿液、消化液、食物殘渣,以免流出,造成二次污染。

  好奇怪,為什么沒看到食物殘渣?

  是哦,前幾天我做了一例胃穿孔,還有成塊的肉呢。

  大神簡直太歐了,擺明了要掏糞,打開一看卻干干凈凈。

  吸引器里吸出了膿液和滲出液,卻沒有食物殘渣和糞便。

  鄭仁心里不太好受,雖然手術的難度降低了,但這意味著躺在手術臺上的這個人已經三到五天沒有吃飯。

  難怪他骨架很大,可是卻瘦骨嶙峋。

  吸干凈腹腔里的膿液和滲出液后,鄭仁做腹膜保護,謹慎的打開腹腔。

  一大根黑乎乎的闌尾出現在手術術野里。

  闌尾根部有一個穿孔,穿孔周圍已經壞疽碳化。

  鄭仁小心的剝離闌尾周圍組織,動作要比從前做的任何手術都要慢一倍以上。

  已經碳化的組織特別脆,加上和周圍組織黏連了好多天,一個不小心,剝離碳化的壞疽組織的時候就會對周圍組織造成不可逆的損傷。

  雖然周圍組織看起來一片蒼白,凄慘無比,但好歹沒有壞疽,還有康復的可能不是。

  看的好緊張……這里是闌尾動脈吧,壞疽后的闌尾動脈不會噴出血來吧。

  你是不是醫生,壞疽后闌尾動脈會收縮,局部封閉。只要結扎穩妥,是不會出血的。難點在于怎么結扎結實,闌尾動脈上面沒有壞疽的位置水腫可真重啊。一個不謹慎,等水腫消除,結扎的線結就會脫落。

  縫兩針倒是也可以,但力度不好掌握,稍微不注意就會出現撕裂。

  很快,直播間里的醫生們開始專注的討論起病情來。相互之間探討,的確可以突破個人的局限性。鄭仁還沒有做到結扎闌尾動脈的位置,他們就已經討論出手術的難點在哪里了。

  雖然這只是最基礎的知識,可是壞疽到如此程度的闌尾大家都很少見。

  隨著社會文明的進步,醫療衛生條件每一年都有長足的改善。醫院遍布全國各地,就算是沒有三甲醫院,社區醫院、赤腳醫生總是有的。

  即便是最偏遠的鄉村,也有赤腳醫生可以做炕頭闌尾炎。

  強忍著闌尾炎帶來的劇烈疼痛,一直撐到穿孔,又一直熬到感染中毒性休克……

  無論是正在做手術的鄭仁,還是在直播間里的諸多醫生,全都沒有遇到過。

  這倒是是個什么樣的人!

  鄭仁細致的用一把細小的鑷子逐步分離壞疽組織和正常組織之間的黏連,每一步都很小心。

  “擦汗。”鄭仁道。

  楚嫣之很乖巧的拿著一塊紗布來到鄭仁身邊。

  鄭仁側頭,離開手術術野,楚嫣之擦拭他頭上已經滲出無菌帽的汗水。

  “要助手嗎?我在華西做過手術的。”楚嫣然忽然說到。

  “不用。”鄭仁直接回絕。

  呸!找不到女朋友的單身狗。

  這么直,到哪去找女朋友?

  楚嫣然的提議根本沒過鄭仁的腦子,他現在緊張的點在于動作輕柔,要不然會引發大面積的組織撕裂,會對術后恢復造成很大影響。而不是術野不夠,看不到里面情況。

  現在的情況下,楚嫣然就算是上臺,能幫忙的地兒也不多。

  只是他說話的態度太直接了,唉,可憐的單身狗呀。

  縫扎了!開始縫扎了!

  別逼逼,你的彈幕擋到我的視野了。

  用大圓針?我猜的果然沒錯,大圓針,深縫,才能避免撕裂。

  別扯淡了,換你上去,現在術野里都是撕裂組織的滲血,你能處理到患者搶救。

  對,然后切開膈肌,直接進行直視下心臟按壓。

  鄭仁手里持針器靈巧一動,深深的扎進闌尾動脈下的機體組織里。

  憑借手感,鄭仁不斷進針,一直到水腫部位以下,這才手腕輕輕一抖,大圓針從另外一面穿了出來。

  把持針器遞給謝伊人,鄭仁雙了一個非常繁瑣的外科結。

  心都要蹦出來了。

  一不小心就會撕裂,大神小心啊。

  我一點都不擔心,大神還能犯這種錯誤?

  666力度剛剛好,他的手感是怎么練出來的?

  可惡,杏林園不能打賞,要不然一發正能量發射給大神。

  結扎完闌尾動脈后,鄭仁歇了十幾秒,然后再次開始剝離和腹膜、大網膜、附近腸管黏連在一起的壞疽闌尾。

  十一箱大綠棒子的梗,是一個……不是朋友,是認識的姐妹兒說的。她說中戲畢業的時候,和班上最能喝的男生從早到晚的喝,喝了十一箱,把男生喝的尿褲子。就當是個梗,我也不知道真假。反正吃飯那天,看她隨意喝了一瓶威士忌,跟喝水一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