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85 踩箱喝

  蘇云的嘴真欠,鄭仁見常悅眼睛里閃過一絲悲傷,想要站出來打壓一下蘇云這廝的囂張氣焰,為常悅抱打不平。

  可是沒等他說話,常悅展顏一笑,之前那抹悲傷仿佛是錯覺一般,壓根不存在。

  楚家姐妹連忙站到常悅一邊,訓斥蘇云。

  蘇云似乎早就習以為常,眼神有些虛無,穿過楚氏姐妹的身影,瞥了不遠處兩個女孩一眼。

  那兩個女孩應該是吃完了,正在各自捧著手機在聊天。現在這種情況越來越多,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要不然為什么會有這個一句話——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坐在你的面前,你卻在玩手機。

  可當蘇云的目光望過去的時候,兩個女孩似乎感覺到了異常,放下手機環視。

  當她們看到蘇云的一瞬間,一個女孩馬上低下頭,故意當做自己什么都沒看到,用眼見余光透過劉海偷偷看蘇云。另外一個女孩膽子更大一些,臉上泛起幾絲紅暈,和蘇云對視2秒鐘。

  只是2秒鐘,她就敗下陣來。

  “蘇云,是吧。”

  “想喝酒,是吧。”

  常悅坐直,直視蘇云,認真說道。

  從來沒見常悅如此這般展現自己的氣場,把鄭仁、楚家姐妹、謝伊人都嚇了一跳。

  “怎么?”蘇云收回目光,滿滿的笑容里更多是不屑。

  但正是這種略帶痞氣的表情,更現別樣英朗俊俏。

  “服務生!”常悅不回話,一招手,把服務生喊來。

  一個小哥一溜小跑來到桌前,熱情的說到:“您有什么需要么?”

  “啤酒,有什么?”常悅問到。

  小哥業務熟練,說了一大堆名字。常悅秀眉輕蹙,顯然不滿意。

  “有老式的大綠棒子嗎?”常悅問道。

  大綠棒子,是十幾年前啤酒的統稱。自從某家大公司進入內地市場,大肆收購后,這種廉價的啤酒幾乎消失殆盡,只有某些地兒還有販賣。

  和尋常紙箱不同,大綠棒子是塑料箱子裝的。常見的紙箱啤酒一箱是十二瓶,大綠棒子則是二十四瓶一箱。

  傳說中踩箱喝,就是指的大綠棒子。想來也是,紙箱想踩也踩不住不是。

  “有,有。”小哥的熱情略減,但還是蠻有專業素養的。雖然大綠棒子的開瓶錢幾乎沒有,但也不能攆人走不是。

  “先來四箱。”常悅淡淡說到。

  蘇云神色未變,四箱啤酒而已。他判斷,常悅裝模作樣的可能性更大。

  楚家姐妹連忙阻攔,常悅笑道:“知道我為什么不喝酒嗎?”

  “啊?”楚嫣之不解。

  “因為我喝起酒來,自己都害怕。”常悅臉上的笑容輕松而愉快,“今天情圣想一醉方休,真好。”

  鄭仁幾個真心不明白常悅為什么會說真好。

  這兩個字放在這里,語境什么的一點都不搭好不。

  又勸了幾句,要拼酒的兩人都笑而不語,楚家姐妹也很無奈。只有謝伊人根本沒發覺這面發生了什么,翹首以待她的小龍蝦。

  很快,小龍蝦上來,四箱大綠棒子摞成一個小山。

  四周吃宵夜的人目光匯聚過來,見這一桌人除了鄭仁外都是俊男美女,煞是養眼。最打眼的則是被常悅要求,分開放在她和蘇云身邊的四箱啤酒。

  之前遭受“蘇云的凝視”的女孩膽子略大的那個去吧臺結賬,然后帶著點羞赧的走過來,小聲說道,“你們的單我已經買完了。”

  說完,她把一直用手攥著的、滿是緊張汗水的紙條放到蘇云面前,飛也似的跑了。

  這姑娘心率已經130次/分以上了,鄭仁用豐富的臨床經驗判斷。

  “還真是情圣啊。”常悅的笑容愈發爽朗,直接用牙起開一瓶啤酒,端起來道:“在急診科過的很開心,我先干為敬。”

  說完,對瓶直接吹了一個。

  看著一瓶啤酒喝進去,鄭仁打了一個寒顫。

  他喜歡喝酒,但對酒精過敏,所以平時幾乎滴酒不沾。因為喜歡喝酒,所以鄭仁最是欽佩能喝,卻又喝不多的那種人。

  像是這種人,在每一個地方都會或多或少有傳說存在。

  看常悅這架勢,要不是準備用氣勢壓住蘇云,然后三瓶把自己撂倒,那就是真的能喝。

  蘇云微笑,邪魅。

  收好那女孩給自己的紙條,手指一彈,變魔術一樣把瓶蓋起開,也跟著常悅吹了一瓶。

  光是看動作,要比常悅漂亮一萬倍。

  此時,小龍蝦已經不重要了,鄭仁和楚家姐妹花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一瓶又一瓶的吹著啤酒,連個杯子都不用。

  謝伊人對此表示無視,面前的小龍蝦才是她的最愛。

  低頭扒小龍蝦,偶爾喝一口飲料,看蘇云和常悅拼酒,又低下頭專心致志吃小龍蝦。

  她是一個純粹的人,純粹的吃貨。

  一個小時過去了,蘇云和常悅身邊各自兩箱大綠棒子已經被喝光。兩人一點酒意都沒有,更是沒上一次廁所,又要了四箱,繼續著。

  鄭仁一直都很好奇,那么多酒,到底是怎么喝進去的,這不符合物質不滅的定律呀。

  看史書傳記,明朝有一位首輔,據說是海量。皇帝也很好奇,請他喝酒,旁邊放了一個大甕,首輔每喝一碗酒,就往大甕里倒一碗。

  最后甕滿了,首輔還沒有醉意,連肚子都不鼓。

  天下奇人真多,這是鄭仁很早就知道的。可一旦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還是有一種不真實感。

  第三箱喝下去,蘇云開始出汗,看樣子他排泄酒精是通過出汗。而常悅只是打了幾個酒嗝,混若無事。

  第四箱大綠棒子送來的時候,老板也跟了出來,客客氣氣的贈了一大份自己親自下廚做的小龍蝦。

  蘇云、常悅對小龍蝦沒有興趣,只有謝伊人表示很開心。

  正喝著,鄭仁手機響了。

  “鄭總,急診有一個患者診斷不明確,正在鬧事,你下來看一眼?”急診科值班醫生的電話。

  醫生,是個苦逼的職業。而住院總,就特么是苦逼中的苦逼。

  鄭仁說明情況,常悅和蘇云根本不在意他,揮揮手,像是攆蒼蠅一樣把鄭仁攆走。

  最后留下楚嫣之看著兩個酒鬼,生怕他們喝多了回不去家。楚嫣然、謝伊人和鄭仁開車回醫院,如果需要手術的話,三人也就夠了。

  臨走的時候,鄭仁回頭看,蘇云和常悅身邊堆放著空箱子已經一人高了。而兩人正在踩著箱,一瓶又一瓶的吹著。

  真是踩箱喝啊,鄭仁見了世面。

  趕回急診科,謝伊人和楚嫣然直接去了手術室。

  如果需要手術,一個電話,兩人就可以開始做術前準備。

  鄭仁來到急診科,見兩個女孩站在大廳里,一個橫眉立目,一個哭的淚眼婆娑。

  急診科天天這樣,鄭仁早就見怪不怪了。

  看樣子,應該不是診斷不明確,而是有人鬧事。鄭仁也理解,急診科一天要看幾百個病人,內外婦兒,每個大系統只有一人值班,他們要是去處理糾紛,患者一積壓,矛盾更多。

  所以,這種事兒一般都是扔給上級醫生。

  鄭仁看了一眼兩個女孩,見系統病例界面并沒出現,不像是有病的樣啊,那是專門的醫鬧?看她們的模樣,也不像。

  快步去換了衣服,鄭仁來到兩人面前,和藹的說到:“我是急診科的住院總,有什么事兒和我反應吧。”

  “你就是上級醫生?我要投訴你們醫院!”表情嚴厲的女孩吼道。

  “請你小點聲,這是醫院。”鄭仁很平和,“到底是什么事情?”

  “心電室的醫生,侮辱了我妹妹!”

  一句話,像是一道炸雷般在鄭仁耳邊響起。

  媽蛋的,是哪個急色鬼?!

新的一周了,求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