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80 還是讓他來吧

  急診檢驗結果以最快的速度回報,沒有術前禁忌。

  常悅開始準備做術前交代,這時候蘇云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招手把她叫出來。

  “什么事?”蘇云的魅力在常悅面前幾乎為零,常悅對他打擾了自己的工作表現出極大的不耐煩,說話的語氣帶著點厭煩。

  蘇云怔了一下,隨即嘴角露出一絲發自內心的笑容。

  一瞬間,春暖花開。

  “普外科做手術,你不要做術前交代。”蘇云道。

  “嗯?為什么?”

  “你交代的重點在哪?”

  “腔鏡呀。”常悅愈發不耐煩。

  “做不下來呢?轉開腹,術前交代有問題,小心再背鍋。”蘇云顯然也知道常悅在產科背鍋的事兒。

  常悅怔了一下,馬上意識到蘇云話要說什么。

  “那……”她眼角往屋里面瞟了下。

  “鄭總,普外做手術,讓他們自己交代吧。”蘇云和鄭仁說話的時候,總是透著一股子的玩世不恭。

  鄭仁也知道里面的門道,不過之前沒想到這里。蘇云一說,他馬上了解。

  蘇云不是多事,而是有這個必要。于是他便和孫主任招呼了下。

  孫主任苦笑,怎么急診這幫爹不疼娘不愛的家伙都鬼精鬼精的?

  “鄭總,以前我帶你手術的時候,可沒藏私。”孫主任小聲道。

  鄭仁不解,疑惑看著孫主任。

  沒事說從前帶自己手術干嘛?不是一個科室,給孫主任配臺的時候也有,都是極特殊的情況,幾年下來,絕對不超過五例手術。

  “今兒我要是做不下來,你一定要幫我一下。”孫主任不知道為什么,仿佛又不好的預感,眼睛里帶著拉兄弟一把的無奈。

  本來以孫主任的水平,這話是和鄭仁說不到的。

  可是最近鄭仁做了那么多高難度的手術,包括岑猛姨夫的寄生蟲梗阻性的手術,都不斷刷新孫主任的認知。

  年輕人要強勢崛起,是阻攔不住的。

  孫主任性情比較溫和,不像普外一科劉主任那么強硬,所以到了關鍵時刻能拉的下臉央求一個晚輩。

  “您看您說的,太客氣了。”鄭仁連忙略微彎腰,一臉客套的笑容,做足了晚輩的姿態,“您做不下來的,我也不行啊。不過如果有需要,您盡管說。”

  孫主任的臉上這才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和鄭仁打交道,可要比老潘主任容易多了。可能是他剛剛強勢崛起,心態什么的還停留在小醫生的時候。

  有患者家屬和院領導在,兩人也沒辦法多聊。

  很快,孫主任帶來的下級醫生做好術前簽字,一行人便去了手術室。

  鄭仁沒有看熱鬧的打算,留下來看書。蘇云也沒有跟上去,他仿佛除了手機之外,對其他任何事物都不感興趣,包括鶯鶯燕燕的小護士們。

  麻醉完成,孫主任站在臺前,開始做氣腹。

  氣腹針刺入腹腔,充入15 mmHg氣腹。

  孫主任沒有選擇常規腔鏡下膽囊切除術三孔的位置,而是在腹腔鏡明視下左右腹直肌外側再作兩個套筒針穿刺。

  他應該也知道腔鏡做不下來,所以選擇了這樣一個古怪的術式。

  用解剖器稍分離,見腹腔內粘連嚴重,尤其是上腹部,根本沒有絲毫縫隙。

  豐富臨床經驗讓他避免了無法挽回的失誤。

  孫主任馬上決定放棄腔鏡手術,改成開刀手術。

  平穩了一下情緒,孫主任親自下臺,把腔鏡屏幕上的情況照下來,這才走出手術室和林遠山做交代。

  他拿出手機,把拍攝的腔鏡內視畫面給林遠山看,指出為什么不能做腹腔鏡手術。

  戲精上身,無限的遺憾、惋惜與專業的講解,得到林遠山的同意。孫主任一塊石頭才落了地,轉身回到手術室,重新刷手、換衣服,更換器械,重新開臺。

  論腹腔鏡手術,孫主任的水平只能說是一般。

  他是四十五歲才開始學習腔鏡手術的。那時候他開刀手術技術已經成型,達到很高的水準。

  簡單的腔鏡手術,倒也不難,畢竟解剖學基礎在那,沒什么難的。

  可是要真是難度極高的手術,他還是傾向于開刀,畢竟這一塊對他來講更為熟練。

  取右肋緣下弧行切口,長約20cm,逐層進腹,探查腹腔。

  腹膜打開的瞬間,孫主任就傻眼了。

  情況比自己預計的更加復雜!

  一大團內臟粘的一塌糊涂出現在他的眼前。他勉強能看出來是大網膜與橫結腸,至于膽囊在哪……壓根不知道。

  硬著頭皮鈍性分離吧。

  可是面對粘成一坨的內臟,有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就像是一團亂糟糟的麻線纏成團,線頭在那里根本不知道。如果真的是麻線,到可以快刀斬亂麻。可惜,這都是人體內臟,水腫如此嚴重的腸管一旦破裂,再想要縫起來可就難了。

  小心謹慎,一點點分離。孫主任不敢有一絲大意,這和患者家屬的身份地位有關系,但是并不大。就算是一名普通高齡患者,他此刻的狀態也是一樣的。

  五分鐘過去了,毫無頭緒。

  十分鐘過去了,依舊毫無頭緒。巡回護士已經給孫主任擦過兩次汗,一次性無菌帽早就被汗水打濕。

  二十分鐘過去,孫主任后背的隔離服出現墨綠色的一片。那是大量出汗,把綠色隔離服打濕的結果。

  一個不小心,分離黏連的時候撕破一根微小動脈,鮮血噴出。處理這根動脈就用了五分鐘,最后險之又險的把小動脈結扎上了。

  孫主任覺得自己的眼睛有點花,無影燈的燈光很是刺眼。

  他嘆了口氣,和手術室來支援的巡回護士說,“給鄭總打電話,讓他上臺吧。”

  雖然術前和鄭仁交流過,但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孫主任絕對不會讓鄭仁上臺的。

  這意味著自己親口承認,水平不如鄭仁。

  可是,面對鈍性分離了二十分鐘還是沒有頭緒的黏連組織,孫主任還是選擇了放棄。

  醫療安全和面子之間,哪個重要,不言而喻。

  關鍵是自己要面子,最后可能會丟更大的人。

  至于鄭仁……看他做闌尾手術的時候鈍性分離的手法純熟,或許會有辦法也說不定。當然,更主要的原因是鄭仁巔峰水準做完一臺胰十二指腸聯合切除術。

  急診病房辦公室,鄭仁一頁一頁看著《肝膽胰手術學》,專注認真。

  蘇云面無表情,雙手手指上下飛舞,手速巨快,不知道是在和妹子聊天還是在吃雞。

  科室的電話響起,隨后幾個護士妹子蜂擁而至。

  “鄭總,手術室讓你去。”

  雖然是對鄭仁說話,但她們的目光閃爍,看著蘇云。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