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78 手指上的子宮內膜異位癥

  鄭仁招手,把急診科當班醫生叫出來,換蘇云去接診。

  目光交錯時,鄭仁看到生病女孩眼睛瞥到蘇云的一瞬間,驀然一亮,小宇宙爆發了似得。

  這就是個看臉的社會啊,鄭仁心里嘆了口氣,把當班醫生叫到一邊,在走廊里交流最近幾天急診收治情況。

  老潘主任的辦公室大門“咣”的一聲打開,icu錢主任怒氣沖沖的走出來。

  因為外面都是患者,多多少少都要保持一點風度,所以最后受委屈的只能是那扇大門了。

  老潘主任一臉笑容,慢慢悠悠的隨著icu錢主任的步伐走出來。只看兩人的表情就能判斷出來,剛剛的爭吵誰找了上風。

  目送icu錢主任憤怒的離開,老潘主任心情大好,見鄭仁在就把他叫到自己辦公室。

  “小鄭啊,坐。”老潘主任端起茶杯,熱氣騰騰。

  “工作方面,還需要什么支持?”老潘主任問到。

  “介入的耗材方面,我給您列了單子,希望能盡快。”鄭仁沒有坐下,而像是一名新兵和班長匯報工作一樣,認認真真的說到:“介入手術對急診的診斷、治療都有用,就像……”

  話沒說完,老潘主任便擺了擺手,打斷鄭仁的話。

  “這個你放心,我已經提了臨時采購計劃單,估計今明兩天,貨就能送到。因為是臨時采購,所以還要繼續提,你那面多和護士長溝通就行。”老潘主任就是雷厲風行,兩天的時間,已經把醫院很棘手的采購新耗材的問題給解決了。

  “其他……蘇云過來干嘛?”鄭仁問到。

  “他自己提出的申請,據說還和付院長大吵了一架。”老潘主任表情笑瞇瞇的,“他可是難得的人才。”

  如果從護士那面來講,的確是。

  “我調閱過他的檔案,也給協和的戰友打過電話,據說當時他離開協和,大家都和惋惜。”

  “那好吧。”在非原則性問題上,鄭仁并不會很堅持。

  蘇云雖然說尖酸刻薄了一些,但人多好干活這一點怎么都沒錯。

  就算他什么都不能干,把他供起來當吉祥物,都會讓急診病房邁上快車道,飛速飆車。

  離開老潘主任的辦公室,蘇云正好和年輕女患一同走出診室。

  年輕女患霞飛雙頰,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滿是春色。

  蘇云面無表情,估計該交代的都和年輕女患交代了。他像是鬼魅一樣站到鄭仁身邊,一言不發。

  看樣子是完美解決了這個病患問題,鄭仁笑了笑。

  “蘇醫生,我下次復診還到這兒找您嗎?”年輕女患無視鄭仁的存在,眼神越過空氣一般的他,直射蘇云。

  “我在樓上急診病房,不出診。”蘇云語氣有些不耐煩。

  看起來精靈古怪的女孩仿佛沒聽出來蘇云語氣里的不善,臉上洋溢著春風,做了一個可愛的鬼臉,道:“那我復診的時候,就去急診病房找您。”

  說完,她不等蘇云說話,轉身一溜小跑的離開。

  像極了幾十年前情竇初開的那種保守少女。

  不知道是因為心亂了,還是因為腳下5cm的高跟鞋的緣故,拐角處腳扭了一下。

  真是慌張啊……鄭仁目瞪口呆看著女孩離去的背影,心里感慨萬千。

  “看樣子接診的很順利。”鄭仁一邊往急診病房走,一邊和蘇云閑聊。

  “還好。”蘇云習慣性的撩了一下額頭前的黑發,“被我掰直了。”

  “啊?”鄭仁愣,掰直了?那是什么意思?

  一直沉浸在學習、手術、看護病人中的鄭仁哪里知道這么多。

  “你的診斷沒有錯誤,接診后我告訴她去手外做一個門診小手術,術后送病理活檢就可以。”蘇云僵尸臉,“她要找我吃飯,換藥。以后接診女患者的麻煩事,請別找我。”

  “哦。”鄭仁嘴里無意義的哦了一聲,心里卻很開心。能看到牙尖嘴利的蘇云吃癟,這是一件多么開心的事情啊。

  “要是你接診,肯定不會有這么多麻煩事。哪家姑娘瞎了眼,會請你吃飯。”

  蘇云的暴擊接踵而至。

  斗嘴的話,鄭仁完全落在下風,所以他忍著一萬點傷害,沉默回到急診病房。

  常悅依舊在病房溜達,鄭仁回到辦公室,打開解剖學的書開始積攢技能點。

  蘇云則坐在鄭仁后方的椅子上,安靜的擺弄手機。

  不時有小護士裝作路過,目不斜視的從辦公室門前走過。但鄭仁知道,往日里,她們哪會這么多次從辦公室這里路過?

  看了一會書,楚家姐妹里不知道哪一個外面穿著白服,里面隔離服出現在鄭仁面前。

  “鄭總,我父親的一個老朋友家里老人生病,據說腹膜炎體征很重。”楚家姑娘說到:“我讓他直接送人來急診病房?”

  “你問過了?”鄭仁頭也不抬,抓緊時間把最后幾行字看完。

  “簡單詢問了一下,估計是腹膜炎。具體哪里出了問題,就不知道了。”楚家姑娘道。

  “人先來吧,患者多大年紀?”

  “76,3年前得了腦梗,行動不便,一直由家里保姆照顧。老人家脾氣不好,生病了自己吃了幾天藥。后來發燒,保姆這才通知了林叔。”

  “什么時候到?”鄭仁看完最后幾行,把厚厚的書本合上。

  “估計有10分鐘。”

  很快,走廊里傳來平車碾壓大理石地面的聲音。

  一個身穿休閑服,五十歲左右,溫文爾雅卻又不失威嚴的人扶著平車快步走進來。

  “林叔,來了。這是我們鄭總,先看看爺爺。”楚家姐妹把平車送進搶救室,鄭仁跟著走了進去,完全沒注意到患者家屬伸出的手。

  在鄭仁眼里,只有患者的存在。患者家屬……那是什么?

  中年儒雅的男人有些尷尬。

  “他就這樣,不會做人,但醫療水平很高。”蘇云跟著鄭仁走進去,順便解釋了一句,說的好像是他很會做人一樣。

  鄭仁視野右上角系統面板里給出患者病情簡介以及診斷。

  慢性化膿性膽囊炎急性發作。

  “叫個床頭b超,測生命體征,常悅去問問病史,有沒有禁忌癥。”鄭仁一邊查體,一邊安排:“要是家屬同意手術,禁食水時間夠的話,你們倆去準備全麻,通知謝伊人,備開腹器械。”

  常悅站在鄭仁身后半步的位置上,手里拿著一個筆記本和一管筆,把鄭仁說的記錄下來。

  有鄭仁略過的地方,常悅又詢問了一下,一直到明確后這才把筆記本合上。

  “需要手術?”儒雅的中年男有些不解,問到。

  “患者犯過很多次膽囊炎,這次是急性發作,估計里面黏連水腫的厲害,保守治療的話,靜點抗生素時間會很長,多半會出現菌群失調等狀況,建議手術切除。”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