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77 尖酸刻薄的娘炮

  鄭仁想了想,這事兒很好理解。

  自己撐起急診手術室,也沒見妹子們烏央烏央的來。但蘇云就不一樣了,只要他來,可以預料到急診病房的護士力量將會得到全方位的提升。

  這就是帥逼和丑逼的區別。

  “付院長不是你家親戚么?你來急診干什么?”鄭仁問。

  蘇云瞇起眼睛,上下掃了幾眼,鄙夷說到:“看來我真的要重新評估一下調到急診科的必要性了。”

  鄭仁收拾東西,壓根懶得搭理這個不裝逼就會死的家伙。

  “付院長是我長輩,和我調來急診,這兩件事有必然的聯系嗎?你的腦子邏輯混亂,怎么做手術的時候看不出來?”蘇云的語氣刻薄至極。

  唉,鄭仁嘆了口氣。

  蘇云二起來像是楚嫣之,說話尖酸刻薄,像是常悅。長得好看像是幾個姑娘的集合體,真特么是個尖酸刻薄的娘炮啊。

  “以后,還請多多指教。”蘇云笑呵呵的說到,根本不在意鄭仁的想法。

指教呵呵  蘇云結束了尬聊,手里拿著手機,面帶微笑,不知道在玩游戲還是和哪個姑娘聊的開心。

  “蘇鄭總,這是今天剛買的水果,你們嘗嘗。”一個小護士在十幾分鐘后跑進來,眼睛看向鄭仁的方向,眼角不住的瞄蘇云。

  一籃子洗好的水果說是給“你們”吃,最后放到蘇云面前。

  小護士滿臉通紅,轉身就跑。

  “謝謝。”蘇云抬起頭,撩了一下額頭上垂下來的黑發。

  撩發的動作像是撩到了姑娘的心弦上,鄭仁感覺那小護士差點沒當場嚶嚶嚶起來,化身嚶嚶怪。

  真是自從組建了急診病房,鄭仁身為住院總,一天24小時在醫院。從來沒有哪個護士主動給鄭仁送吃的,更不要說一籃子洗好的水果。

  每一個水果都透著晶瑩勁兒,上面沾著一點點水滴,看著就充滿了愛心。

  鄭仁甚至能想象到護士或者護士們洗水果的時候,那種愉悅、興奮的心情。

  自己怎么沒有這種待遇?

  單身狗很是苦惱,于是站起身,走出辦公室,往外走去。

  “你去哪?”蘇云像是鬼魅一樣跟在鄭仁身后。

  “急診科,看一圈留觀病人。”鄭仁苦悶,隨口敷衍。

  “你都是這么打發無聊的時間么?”蘇云笑呵呵的跟在鄭仁身邊,毫不在意帶給鄭仁多少暴擊傷害。

  “作為一名住院總,巡視病房并不是打發無聊時間。”鄭仁面無表情,做著無謂的還擊。

  迎面一個小護士本來正在低著頭一邊走一邊看手機,感覺到前面有人,一抬頭,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呀!”小護士差點沒蹦起來,“蘇醫生,你怎么來急診科?有認識人生病了嗎?是哪個?我帶你去啊。”

  蘇云微笑,道:“我調到急診科來了,這不是跟著鄭總巡視病房嗎。”

  聽到蘇云這么說,小護士激動的臉上布滿了紅暈,手機差點沒掉地上。

  鄭仁快步走了過去,丑逼單身狗真心承受不了這種暴擊。

  而那個暴擊跟在鄭仁身邊,一路招搖,態度和煦,每一個和他打招呼的人他都報以微笑。

  一個來急診看病的女孩捂著肚子,不顧身體不適上來搭訕,想要蘇云的微信,被他婉言拒絕。

  看到患者都來搭訕,鄭仁更是無奈。

  路過老潘主任辦公室的時候,鄭仁隱約聽到里面吵架的聲音。

  剛要進去,蘇云忽然說道:“icu錢主任正在和潘主任鬧,你確定這時候進去?”

  “嗯?為什么鬧?”鄭仁隨口一問,馬上就后悔了。

  這貨肯定又要鄙視自己。

  “你的智商要是有手術一半強,就不會問這個問題。”蘇云嗤笑。

  鄭仁無語。

  還不是因為蘇云走了,icu的護士們人心不穩,一個個都想要調離?

  本來icu的工作又苦又累,三十歲之前,護士們幾乎都會腰間盤凸出。

  有蘇云在,icu的護理隊伍前所未有的好帶,只有想要調入的,沒有人主動申請調出的。不管有多忙多累,多苦多難。

  但是蘇云一離開,icu風云驟變。

  難怪錢主任要跑到急診科,老潘主任的威嚴也架不住錢主任想要拼命啊。

  嘖嘖,真是厲害啊。

  鄭仁感慨。

  巡視了一圈病房,鄭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歡迎。

  都么是歡迎身后的那個帥逼的,鄭仁心里有數。

  患者病情都很平穩,好多都是因為各種事故,想要賴在急診留觀室,要足了賠償,病情會立即好轉。

  離開留觀病房,鄭仁感覺蘇云像是一只討厭的蒼蠅,圍在自己身邊,攆還攆不走。

  路過急診室的時候,鄭仁瞄了一眼,忽然停住腳步。

  里面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患,正在和值班的醫生說著病情。

  鄭仁仔細看了一下系統面板,有些猶豫。

  “怎么了?”蘇云也覺得奇怪,往里面看了一眼,看見一個漂亮的背影,便笑了。

  “你不至于饑渴成這樣吧。”蘇云道。

  “”鄭仁瞥了一眼蘇云,眼睛一下子亮了。

  “你想干什么?”蘇云警惕。

  “你知道她是什么病嗎?”鄭仁問到。

  “你去問問不就知道了。”蘇云不屑。

  “你看她的手指,紅腫的是不是有些怪異。”鄭仁道。

  蘇云往里面看去,年輕女患的手放在她和值班醫生之間,右手中指上有一塊紅腫,不像是外傷,也不像是燒傷,也不像是尋常的毛囊炎。

  “嗯?你怎么診斷?”蘇云好奇。

  “子宮內膜異位癥。”鄭仁肯定的說到。

  “”這回輪到蘇云瞠目結舌了。

  子宮內膜異位癥是指有活性的內膜細胞,種植在子宮內膜以外的位置而形成的一種女性常見婦科疾病。

  內膜細胞本該生長在子宮腔內,但是由于某些原因,比如說通過輸卵管傳輸等等出現異位生長。

那是個年輕女患中指子宮內膜異位癥  蘇云驚愕了至少有十秒鐘,這才搖了搖頭,額頭前的黑發一擺一擺的,很好看。

  “從來沒聽說過,但邏輯上是講得通的,概率太低。”蘇云實話實說。

  “不信你去問診,治療也很簡單,讓她去手外科把增生部分切除就好了。至于怎么得的病,就和咱們沒有關系了。”鄭仁把困難扔給蘇云。

  畢竟,這事兒涉及到隱私問題。

  鄭仁之前為難的地方在于他對自己簡直太有逼數了。如果自己去和女患者講,什么是子宮內膜異位癥,為什么手指上會得,怕不得被女患者告到醫務處,說自己那啥騷擾她。

  但是蘇云就完全沒有這個顧慮。

  這是一個能把男人掰彎的男人,更別說女人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