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74 孤立無援(下)

  “砰”急診手術室大門被猛地推開,楚家姐妹其中某一朵花急匆匆闖進來,手里拿著一個無菌包裝的袋子。

  “潘主任,凝膠海綿!”

  果然,老潘主任要的耗材在十分鐘之內就送到了。這也幸虧市一院在市中心,好多醫療器械公司的總部都在附近。要是在郊區,就算開直升機也不會這么快趕到。

  2u新鮮冰凍紅細胞的袋子很快癟下去,一直注意觀察著輸液情況的謝伊人毫不猶豫,馬上抄起鉛衣,穿在身上。

  鉛衣很沉,她拿起來都有些吃力,但動作很堅決。

  “放那吧。”一個懶洋洋的聲音說到:“這種事,是男人該做的。”

  謝伊人一怔,見一直站在身邊的蘇云隨手拿起一件鉛衣穿在身上,又圍了個鉛裙,走到操作臺前,按下對講按鈕。

  “鄭仁,暫停操作,沒血了。”

  說完,他撩了一下額頭的黑發。

  “你會嗎?”謝伊人問到。

  “我,世界上最強的男人,沒什么是不會的。”蘇云道。

  即便當著眾多主任,他隨口說出各種中二的話,完全沒有一絲羞恥感。

  這也算是奇葩了。

  鄭仁在里面打了一個手勢,蘇云打開厚厚的鉛門,走了進去。

  鉛門關閉,手術繼續。

  杏林園直播間里,直播畫面中導絲經過短暫停頓后,開始超選。

  所謂超選是從粗大的上級血管經過分叉,進入細一些的下一級血管。

  像是河流一樣,從主干進入支流。有經驗的老船主都知道,這種時候面對湍急的河水、主干的慣性,要順利進入支流是很難的,需要豐富的經驗。

  手術也是如此。

  左側髂內動脈里的導絲毫不猶豫,一蹴而就,直接超選進入左側子宮動脈。

  看起來完全沒有難度啊,很順利么。

  操作簡直太狂野了!

  呃……血管科醫生已經被驚呆了,這操作,簡直出神入化。

  即便是專業醫生,也有隔行如隔山的情況。

  面對髂內動脈超選進入子宮動脈的順暢,杏林園的彈幕馬上分為兩派,不懂的認為毫無難度。懂的,則毫不猶豫奉獻上了自己的膝蓋。

  導絲超選到位,微導管開始進入。

  速度很快,卻在每一處轉角困難點都順利通過,并不暴力,操作很柔滑順暢。

  凝膠海綿注入,封閉,一側子宮動脈栓塞完畢。

  已經有一次成功,另外一次還會遠嗎?

  兩分鐘后,右側子宮動脈也被栓塞。

  等待一分鐘后,鄭仁重新造影,子宮內那團要命的“煙霧”沒有再出現。

  把導絲、導管撤出,按壓止血,手術結束。

  蘇云只換了一袋新鮮冰凍紅細胞,就沒事兒做了。本以為手術還要至少持續十五分鐘左右,可是沒想到幾分鐘就完事兒了。

  他盯著鄭仁,看了幾秒鐘后,撩了一下額頭的黑發,笑了笑。

  傾國傾城。

  “鄭總,急診缺人嗎?”

  “啥?”鄭仁沒想到蘇云會問自己這個問題,有些恍惚,按壓止血中下意識的說到。

  “聽說最近手術都是你自己做的,真是可憐的單身狗啊,連手術都自己一個人做。”蘇云長得好看,嘴也真是欠,明明是好話,在他嘴里說出來馬上就變了味道,“需要一個很能干的、比你漂亮一萬倍的助手嗎?”

  “……”要不是正在按壓止血,鄭仁有一巴掌乎死他的沖動。

  操作間里,諸多主任們都看傻了眼。

  麻醉科王主任恍惚看了一眼掛著的表,手術時間……似乎比鄭仁說的要長,用了6分多,但這是毛病嗎?

  應該不算。

  老潘主任嘴角含笑,雙手抱在胸前,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見鄭仁順利完成手術,他心里的得意似乎要比自己完成手術還要更多一些。

  ICU主任陷入暴擊后混亂狀態,本來他是堅定的切除子宮的人。能不能生育,哪有活著重要,這種選擇題上猶豫的人,在他看來都是傻逼。

  所以,他對老潘主任和鄭仁抱有極大的成見。

  但是……萬萬沒想到,鄭仁竟然幾分鐘內做完了子宮動脈栓塞術。

  這特么的!

  雖然很高興,但他進入恍惚、混亂的狀態。

  這一切違反了他對醫療系統的認知,普外科的醫生,什么時候這么牛了?連介入栓塞都會?

  “砰”手術室操作間的門再次被用力打開。

  可憐的門,一遇到急診搶救的情況,承受一次次無視暴擊的就是它。

  “患者家屬同意切除子宮,麻師開始麻醉,護士清點器械,準備手術!”產科蘇主任臉色很不好看,急匆匆的,很顯然和患者家屬溝通的并不順利,只是勉強讓家屬做了一道生或是死的選擇題。

  說完,蘇主任見手術室操作間里好像沒人聽到自己的話,根本沒有動起來,她被壓抑的情緒爆發出來。

  “都他媽愣著干什么呢!”

  科室主任本身自帶威懾光環,尤其是在急診搶救的時候,更是如此。

  此刻,沒有上下級關系,沒有爾虞我詐,所有人必須全力以赴投入搶救,盡每一分力,把患者從死亡線上拉回來。

  破口而出的臟話,也不是沒有素質。

  “蘇主任,手術結束,子宮動脈已經被閉掉,出血……大出血止住了。”老潘主任的惡趣味爆發,特別享受這一刻,他說到這里,頓了頓,好好欣賞了一下蘇主任焦急的表情,這才繼續說道:“回去下體填塞壓迫止血,一兩天后做引產就可以了。”

  “……”蘇主任眼睛驀然睜大,瞳孔仿佛對光反射消失了一般。

  “你說什么?”她不肯相信,聲音有些尖銳,像是一片碎掉的玻璃,刺痛每一個人。

  “手術做完了,子宮和患者都保住了。”老潘主任不慌不忙說到:“至于以后會不會有DIC,會不會引產不順利,那就是你們的事兒了。”

  說完,他臉上滿滿的得意,“急診搶救,不來找我們急診科,怎么行?”

  “呃……”蘇主任這才注意到操作臺上正在循環播放的影像資料。

  從第一次造影巨大的煙霧,再到一氣呵成的栓塞,然后第二次造影煙霧消失,這意味著什么,蘇主任自然清楚。

  成功了?

  之前的急躁一瞬間灰飛煙滅,整個人從爆發的應激狀態里走出來,全身的力氣都抽離,癱坐在椅子上,喃喃說道,“那就好,那就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