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73 孤立無援(中)

  術前準備已經完畢,效率極高,市一院的醫生、護士們展現出應有的素質。

  沒人希望一個未育的年輕女性一輩子都當不了母親。

  產科蘇主任正在和患者家屬做交代,她壓根不相信鄭仁的說法。給老潘主任面子,只是一個說辭,因為準備手術、備血都需要時間。但最長的時間,還是消耗在患者家屬身上。

  怎么能說服患者家屬,告訴他們這個噩耗而不引起糾紛,這就是一門技術活了。

  所以,蘇主任決定姑且試一試。

  在不耽誤自己手術的前提下,試一試又有什么錯?

  其他各科室主任們站在操作間里,隔著厚厚的反輻射鉛化玻璃看著手術室里鄭仁一個人孤單的操作。

  “聽說前幾天就是他一夜做了49臺闌尾切除?”麻醉科王主任問到。

  “嗯,小伙子水平很高,也能干,踏實。”老潘主任給了鄭仁一個肯定的答復。

  水平高,能干,肯干,這幾乎是對一個醫生最大的褒獎了。

  蘇云站在后面,背靠墻壁,頭上一縷黑發垂下,漂亮的不像話。他沉默注視著手術室里鄭仁的動作,嗯,打開穿刺套件包,動作很熟練。局麻,也很快。

  Seldinger技術做股動脈穿刺,內置血管鞘,也非常熟練,完全不像是生手,這臺手術似乎越來越有意思了。

  蘇云的眼睛亮了。

  如果在醫院食堂或是走在路上,肯定回頭無數,大膽上來搭訕的姑娘也會有很多。可是在手術室外的操作間里,沒人注意,所有人都在聚精會神的看著鄭仁每一步操作,不管能不能看懂。

  杏林園直播間,再一次開始直播。

  幾百名醫生在一分鐘內呼嘯而至,帶著興奮,一上來還沒看病例就開始開車,像是到了手術室觀摩手術一樣,不管能不能看懂,先和手術室年輕漂亮的器械護士搭搭訕,改善一下緊張尷尬的氣氛。

  術者又開始手術了,真是敬業。

  我把取蟲的手術又看了十遍,看的前列腺液都沸騰了。

  適度高溫,可以滅活蝌蚪活性,你是不想戴套了么?話說千萬別相信這個,環也不保險。

  同意,前幾天我們醫院接生了一個男孩,出生的時候手里攥著環。

  這孩子命真大,求撫摸,求好運,求歐皇。

  在場的基本都是外科醫生,不管水平怎么樣,手速那是堪比電競職業選手的存在,開起車來,彈幕亂飛,氣氛……算是融洽吧。

  但很快,彈幕就消失了。

  他們注意到直播間術者在做局部浸潤麻醉,而且還不是皮下大面積的局部浸潤麻醉。

  注射器針頭只扎進去一絲絲,注射麻藥后,沒有在皮下大面積留藥,而是直接拔出來。

  看不懂,大神這是做什么?

  看位置,是腹股溝,難道要做股動脈剝脫?

  股動脈剝脫后,能做什么?心臟搭橋也用不上動脈吧。難道是切開取栓?恭喜血管外科的同仁,你們有新的手術可以觀摩學習了。

  幾條彈幕飛過后,他們愕然看見穿刺針、血管鞘出現在術野里。

  然后導絲飛快的插了進去。

  導絲進入一定長度之后,直播畫面向上抬,出現一個屏幕,屏幕亮起來,出現導絲在血管里游走的畫面。

  竟然是介入手術?難道主播換人了?

  雖然我也感覺很像,但理智告訴我,私立醫院是不會做單純的腹股溝疝修補的,一臺幾百塊錢,他們有什么利潤嗎?

  私立醫院也不會一晚上做49臺闌尾切除術吧。

  在眾人討論術者來歷中,導絲已經順著股動脈進入雙側髂內動脈,進行造影。

  造影劑注入,隨后就看在子宮的位置,一團黑乎乎的煙霧升起。

  雖然不懂介入手術,但在場的外科醫生們都知道,那里的煙霧意味著造影劑外泄。

  看煙霧的范圍,造影劑外泄的量還很大。換句話說,患者的出血很多。

  我是血管科醫生,術者用的導絲好像不是常規cobra導絲,看著好別扭,真軟啊。

  可是從股動脈進入雙側髂內,術者好像一次性完成,根本沒有反復嘗試。要是用cobra導絲,我……似乎也不能保證一次成功。

  這都是哪來的妖孽?用著不趁手的器材,卻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手術室外的操作間里,有兩個40寸的液晶屏幕,把術中影像傳輸出來。

  在場都是主任級別的專家,雖然不會做介入手術,但讓他們品頭論足,挑毛揀刺,還是可以的。

  做手術,不是所有人都會。但是噴人,誰不會啊。

  尤其是ICU主任,根本沒有存著鄭仁能順利完成手術的想法。他在等蘇主任和患者家屬做完溝通,然后讓這場鬧劇結束,開始開刀手術。

  可是……這手術做的,沒什么毛病啊……

  動脈穿刺,一針見血。

  光是這一點,就不是所有人能完成的。畢竟失血性休克的病人,血容量很低,血管都癟了。但聯想起前幾天亞硝酸鹽中毒事件,ICU主任覺得這事兒也能理解。

  隨后導絲進入,鄭仁在里面點開影像系統,圖像傳出,ICU主任看到導絲恰好位于髂內動脈分支處。

  不說別的,光是這份手感,就足以讓人嘖嘖稱奇了。

  造影,顯示子宮內大量出血,比之前預計的還要多。

  ICU主任有些焦躁,如果出血量大的話,等蘇主任做完溝通,家屬同意切除子宮……怕是患者也救不回來了。

  杏林園直播間里,面對那么一大團出血,醫生們也開始緊張起來。

  雖然他們連患者在哪,是誰都不知道。但出于本能,都開始進入搶救模式。

  我去,這個大的出血點!是哪個大動脈破裂了吧。

  還能是什么,肯定是胎盤早剝,撕裂了子宮動脈。

  血壓在持續下降,患者隨時都會因為失血性休克出現心臟驟停!

  大神這是在急診搶救,而不是……我勒個去,這種他也敢直播?難道他這么有信心?

  監護儀上的數據對比告訴杏林園和操作間里的所有人,患者出血量極大,已經瀕臨猝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