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68 大爺,你腳麻嗎?

  “你想要眾籌?”鄭仁問到。

  “科室籌建,老潘主任在院里要了政策,某些情況可以減免對患者的收費。”常悅表情木然,壓根就沒有要討好鄭仁這個頂頭上司的想法,說到:“去普外科,做手術要用補片。一塊補片10002000,是他家全年的收入。”

  這個情況鄭仁是了解的。

  “如果非要去普外科的話,我估計那姑娘會馬上嫁人,換一筆彩禮,或者3000,或者5000,來給患者治病。至于嫁的人是傻子還是……”

  “打住!”鄭仁連忙止住常悅的話。

  他知道常悅是希望自己做常規術式,畢竟從自己到醫院開始,做疝氣修補術,都是用補片的,和幾十年、十幾年前完全不同。

  疝氣補片能夠盡可能的降低術后并發癥,而且價錢……似乎也不貴。

  現在普外科的小醫生們估計沒一個人會做單純的疝氣修補。包括鄭仁……當然是從前的那個鄭仁。

  這里的會,是指手術最少要做到80分以上。

  “我去和老潘主任請示一下。”鄭仁說完,直奔老潘主任的辦公室走去。

  幾分鐘后,鄭仁出來,笑呵呵的說到:“行了,收入院吧。”

  “你估計會花多少錢?”常悅面無表情的問到。

  “化驗檢查只做必需的,可有可無的都排除,心電圖,手術費減免,估計300500就夠了。”鄭仁道。

  常悅點頭,不再和鄭仁說什么,轉身回到那家人身旁。一旦面對患者,常悅全身氣質頓時為之一變,積極、陽光、開朗、充滿了可以讓人信任的親切感。

  鄭仁搖了搖頭,這姑娘,這脾氣,難怪當時給婦科解決了天大的問題,最后還是她背鍋。

  不過鄭仁倒是蠻喜歡這種人的。

  一般性任務:醫者父母心。

  任務內容:根據病人實際情況,采用恰當方式,完成腹股溝疝修補術。

  任務獎勵:50點技能點,經驗值1000點。

  任務時間:2天。

  醫者父母心?鄭仁對這個任務的名字玩味了半天。

  不過還好,任務時間竟然是突破天際的2天。禁食水時間排除的話,手術也很簡單,自己去系統手術室集訓一百臺左右肯定能達到90以上的完成度。

  不過醫者父母心,有點意思,沒想到系統還管這事兒。

  所有瑣碎事情交給常悅去管,鄭仁回到急診病房。

  一進辦公室,就聞到飯菜的香味。

  鄭仁幾乎忘記吃飯了,如果不是幾個姑娘給他打包了飯菜的話,估計這頓飯又省了。

  簡單吃了口,把殘羹冷炙扔進衛生間旁的打黑塑料袋的垃圾桶里,鄭仁回辦公室看書。

  常悅忙碌著,又是做術前準備,又是寫病歷、做溝通、術前交代。不過看她樂在其中的樣子,鄭仁也懶得伸手。

  “患者一早就沒吃飯喝水,還有十分鐘準備完畢,可以上手術了。”常悅“通知”鄭仁。

  “嗯,群里通知她們,準備手術吧。”鄭仁合上書,也不愿和板著臉與自己說話的常悅做更多溝通,直接去了手術室。

  依舊是更衣間的吸煙室,依舊點燃一根紫云,依舊抽了一口后來到系統空間里。

  鄭仁手里還有49400點經驗值,他留下25000點經驗值,其余兌換手術時間,開始集訓疝氣修補術。

  以他現在大師中級水平,就算是不做集訓,完成這臺手術也沒有任何問題。但鄭仁不想冒險,畢竟從來到醫院開始算起,從來沒做過、甚至是見人做過單純的疝氣修補術。

  為了謹慎起見,鄭仁還是兌換了407分鐘的手術集訓。

  系統手術室升起,實驗體出現,鄭仁開始手術。

  三五分鐘一臺手術,鄭仁足足訓練了121臺疝氣修補術。出來后,他有一種感覺,自己對胃腸道的手術認知又有了一定的進步。

  即便只是疝氣手術,依舊對技能點的增長有幫助。

  看了一眼技能樹,普外科技能已經變成2044點,鄭仁便出了系統空間,換了一身無菌隔離服,準備手術。

  來到手術室,就聽到楚家姐妹不知道是哪一個正在問患者:“大爺,腳麻嗎?”

  “……”患者沉默。

  奇怪,難道出現麻醉意外了?這時候患者不是都應該做回答的嗎?

  一瞬間,鄭仁覺得后背汗毛都豎起來了。

  自己只能保證手術成功,一旦出現麻醉意外,即便只是硬膜外麻醉……患者雙下肢癱瘓……那可是大事,是醫療事故!

  快步走進,鄭仁看到楚家某位姑娘在患者腳部,用鈍器碰了碰患者的大腿,問到:“大爺,腳麻嗎?”

  “……”依舊沉默。

  鄭仁飛快搜索系統面板,見上面標注著連續硬膜外麻醉成功的字樣,并沒有麻醉失敗的提示,這才放心。

  可是麻醉成功,患者為什么不說話呢?

  楚家另外一位姑娘站在患者頭部附近,言語溫和,沒有因為患者不說話就不耐煩的問到:“大爺,我問你,腳麻嗎?”

  躺在床上的中年男人臉上閃過一絲……羞愧?

  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緒?鄭仁愣了。

  “媽媽。”

  手術室里,鴉雀無聲。

  “砰……”謝伊人不小心把打開的鹽水碰到,灑了一地。

  鄭仁來到中年男人頭部另外一側,笑著說道:“別緊張,她們是問你,你的腳,是不是麻了,感覺不到疼了。不是讓你叫媽媽。”

  本來楚家姐妹花根本不懂為什么這個患者要叫自己媽媽,當她們聽鄭仁給出這個解釋,這才煥然大悟。

  手術室里變得歡樂起來。

  偉大的祖國啊,你是多么偉,而且大,有多少方言啊。

  “安靜,現在講諧音梗是要扣工資的。”鄭仁也很無奈呀,強行讓手術室的笑聲中斷,準備開始手術。

  麻醉的非常完美,楚家姐妹的水平至少已經是中級以上水準了,要不然帶規培生的麻醉科老師根本不出現,躲在最里面的屋子里,等著熬過最后的合同期好去南方工作。

  鄭仁刷手,開始鋪單子。

  手術正式開始,這應該是鄭仁自從有了系統傍身之后,做的最簡單的一臺手術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