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60 艱難的決定

  “你們……”鄭仁有些不解,他還隱約記得這兩個姑娘當中,有一個人說要回來進行規培。

  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我們回來了。”兩人異口同聲說到。

  老潘主任笑呵呵道:“雖然我們沒有EICU,但她們可以先從事麻醉,你不是正缺麻醉師呢嗎?”

  那倒是,從手術室暫時借調的麻醉師干活總是不如自己專屬麻醉師上心。

  而且據說那名麻醉師準備辭職去南方工作,新的單位都找好了,要不然也不會輕松的被借調到急診科來。

  可是這兩個小丫頭能行嗎?

  鄭仁也無法反駁老潘主任的話,老人家天天在院機關打轉,就為了要來幾個人,挺不容易的。

  “晚上急診能來么?”鄭仁問的很直接。

  “沒問題。”

  “行,那你們留下電話就回去吧。”鄭仁表現的一點都不熱情,平淡如水。

  已經和鄭仁打過交道的楚氏姐妹早就對他情商低不知腹誹了多少次,有了準備。

  這個住院總,就是個大豬蹄子。

  兩人笑笑,道:“有急診,記得打電話。”

  鄭仁揮了揮手,連話都不愿意多說,躲回屋子去看肝膽胰外科手術學了。

  與其和楚氏姐妹套近乎,聊天,還不如看幾個小時的手術學,漲一兩個技能點。

  鄭仁的想法……沒有女朋友是應該的,有了才叫奇怪。

  最近好像不流行送溫暖活動了。

  待大家都離開,鄭仁看了眼兩位術后患者,都很平穩。和護士吃了口飯,就躲回屋子貓著看書。

  普外科技能樹已經有了1931點技能,他盤點了一下手頭的任務,一個長期主線任務,一個手術室初建的任務。

  1周時間,5臺急診膽囊切除術,能不能完成要看命,和自己水平沒有關系。

  至于手里存的三本技能書,930點技能點,那都是家當,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用得到,鄭仁可不舍得把它們都揮霍了。

  一夜平安。

  岑猛很苦惱。

  自從森宇教授來做手術后,諸事不順。

  非但沒有撈到去RB進修、交流學習的機會,反而惹來一堆麻煩。

  去探望劉主任,他也不愿意搭理自己,估計是把這些次失敗的鍋都甩到了自己頭上。

  這還不算是最不順的。

  今早,岑猛接到電話,是他姨夫打來的。

  岑猛家在外地,能留在市一院,全仰仗他姨夫的能量。

  電話里,岑猛的姨夫說自己做完出去吃飯、喝酒,回來之后就肚子疼,而且身上有些發黃。

  簡單說的癥狀,讓岑猛馬上意識到這應該是急性梗阻性膽管炎。

  來不及去接,岑猛撥打120急救,叫了救護車去接姨夫。

  診斷很明確,必須要急診手術。但考慮到由誰來做的時候,岑猛猶豫了。

  普外一科,劉主任住院,幾個副主任……岑猛覺得他們在劉主任的打壓下,手術水平還不如自己。而自己要是做單純的膽囊切除術,成功率還是挺高的。

  可是這是膽囊管梗阻,很有可能并發急性胰腺炎等等疾病。就算是沒有,腫脹的膽囊管讓岑猛覺得十分頭疼。

  這個手術,要是有劉主任壓陣,岑猛還能試一下。

  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他肯定不敢做。

  要么去找普外二科孫主任?

  姨夫對自己相當不錯,他家孩子是個姑娘,已經在鵬城買房子結婚了。在海城的自己,名義上是外甥,其實像是兒子。

  一個念頭忽然出現在岑猛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鄭仁……

  在那天看了鄭仁操作膽囊切除術,岑猛除了羨慕嫉妒恨之外,生出一種別樣的情緒。這小子到底是什么時候練出來的手術?

  手術只能練出來,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可是兩個人在同一科室共事了幾年,岑猛都不知道鄭仁怎么隱藏的這么深。

  這三天,鄭仁斷斷續續做了四臺膽囊手術,每一臺做的都叫一個漂亮。如果單純從欣賞的角度來看,會讓人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所以岑猛會突然冒出這樣一個念頭——讓鄭仁去做。

  這個念頭就像是魔鬼一樣,一旦出現,就無法扼殺。

  他潛意識里,已經承認了這樣一個事實,鄭仁的手術水準,但從膽囊和闌尾的切除術來講,絕對要比劉主任、孫主任強。

  至于自己……更沒辦法比。

  要是普通患者,岑猛肯定不會讓去急診科的,他會去找普外二科的孫主任看臺,自己完成手術。

  但是面對把自己當成親兒子的姨夫,岑猛猶豫了。

  遲疑、彷徨了幾分鐘,岑猛終于痛下決心。

  他拿起電話,狠狠的按下發射鍵。

  “猛子,我們很快就要到了。”電話里傳來岑猛二姨帶著哭腔的聲音。

  “二姨,別急,你聽我說。”岑猛左手拿著電話,右手握拳,指甲深深摳了進去。

  “你們直接去急診科,找一個叫鄭仁的醫生。”說出這句讓他羞恥感爆棚的話后,岑猛終于放下所有的想法,“去了急診,要馬上做手術,二姨,千萬別提我。”

  “……”電話那面沉默下去。

  岑猛的心像是被刀子狠狠扎了一下似得,很疼。

  “猛子,你姨夫對你不錯。”幾秒鐘后,岑猛的二姨說到。

  “二姨,正因為是這樣,我才讓你去急診科。”岑猛直接說道。羞恥的事情一旦開了頭,剩下的再怎樣也就不難了。

  “急診科的鄭仁醫生,是我們醫院肝膽方面手術做的最好的醫生。”岑猛焦急的解釋:“不過我倆有過節,你千萬別提我就行。找時間我去看姨夫。”

  “那……那好吧。”

  說完后,岑猛掛斷電話,做了幾個深呼吸,還是沒辦法把胸中那口憤懣之氣鏟平。

  作為一名外科醫生,竟然和自己最近親的人說自己不行,這種感受簡直太差了。

  出身農村的岑猛一直把握人生的每一次機會,不惜放下身段,放棄尊嚴。可是結果還是這樣嗎?

  他有些彷徨了。

  救護車直接開到市一院急診科,急診科醫生見患者病情危急,馬上打電話讓鄭仁來。

  三天內做了四臺膽囊切除術,鄭仁手頭急診科初建的任務已經要做完了。而且后三臺手術累計在主線任務里,帶給鄭仁120的完成度。

  加上這幾天陸陸續續做了七八臺闌尾炎手術,現在他的主線任務已經完成了兩次,獲得20個技能點和2000點經驗值。

  術后患者恢復的都非常好,最早的一例急性闌尾炎患者已經辦理了自動出院,回家靜養。

  做了幾臺手術,加上最近幾天一直在看書,他的普外科技能已經達到1945點,眼看著就要突破2000點大關。

  接到電話的時候,鄭仁在看書。他聽到有梗黃的病人被120車送到急診,馬上帶著常悅下樓。

  急性闌尾炎、急性膽囊炎很難要命,但是梗阻性黃疸的病人隨時會死,容不得半點輕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