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57 海城的大牛

  我已經無話可說,不知道大神收弟子不。

  求大神在哪家醫院,我已經遏制不住去進修的念頭了。

  五十米的手術刀饑渴難耐,這就去上臺,諸位等我好消息。

  杏林園里,刷666的彈幕鋪滿了直播間。

  接下來就沒什么新意了,類似于開皮手術的縫合一樣,兩三分鐘解決戰斗。

  只有少數幾個人苦惱的透過彈幕盯著術者的操作,他們是這間直播間的老人,見識過用生物凝膠粘脂肪層的手段,生怕錯過點什么。

  但接下來很平淡,完全按照教科書上寫的那樣,一板一眼,沒有絲毫走樣。

  如果硬要說有什么不同的話,那就是直播間的術者操作的很穩,每一步都很清晰,意圖明確。

  一臺看上去難度系數9.5的手術,竟然毫無波瀾的被完成,很多人都沒看懂真正的要點在哪里。

  即便他們是主治醫師、副主任醫師,或多或少做過幾十臺、上百臺手術,但真正的要點,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才看的明白。

  “他連個助手都沒有,誰給扶的鏡子?”劉主任兩只眼睛緊緊的閉著,生怕看到一絲鄭仁手術的畫面。嘴里喃喃自語著,無論如何都想不懂。

  所謂扶鏡子,是助手要幫助術者固定內窺鏡的視野、范圍。和普通切開手術里拉鉤的助手作用一樣,只不過更為重要。

  沒人拉鉤,至少還有自動拉鉤等器械。

  可是內窺鏡沒有固定,甚至沒有跟上術者的操作,都會影響手術進程。

  劉主任想不懂,連個助手都沒有的鄭仁,竟然能只用十多分鐘的時間就完成一臺LC手術。

  岑猛聽到劉主任的喃喃自語,也怔了一下。他拿出手機,發了一條微信。

  很快,微信回復。

看著那條信息,岑猛苦笑。沒有助手,扶鏡子的竟然是器械護士謝伊人  就這么做完一臺LC手術?

  是的,就這么做完了。

  鄭仁縫皮,雖然只有三個不到1cm的切口,但他還是習慣性的用可吸收線做皮下連續縫合。

  “鄭總,你是不是有強迫癥呀。”謝伊人開始收拾手術用具,見鄭仁連續縫合,心里覺得好笑。

  這種切口,只需要角針、七號線或是四號線來一針灸搞定,可是鄭仁寧肯多花點力氣也要連續縫合。

  “呵呵,總是想著要更完美。”鄭仁笑道。

  視野右上方手術完成度隨著最后一個創口連續縫合完畢,變成100。

  鄭仁很滿意。

  系統手術室里進行的手術集訓效果非常好。

  這臺手術的難度,鄭仁是知道的。但是架不住他做的多呀,在系統手術室里,他做過這類難度極高的手術不下百臺。

  唯手熟爾,僅此而已。

  手術結束,全麻清醒,抬送患者,切下來的膽囊送去做病理。

  在門口焦急等待的患者家屬坐在硬塑椅子上,心情焦躁不安。

  他的一個同學在帝都某家三甲醫院帶組,只是最近聯系的有點少,有事兒才找他會不會太勢力?猶豫了幾秒鐘他就拿起手機,打開微信,開始咨詢。

  很快,那面給出答復像這種膽囊炎的手術,是很難做的。尤其是B超有提示,膽囊壁水腫嚴重,提示受到了多日炎癥刺激。

  患者的兒子心情馬上陰沉下去。

  “沒辦法,急性中毒性肝損傷最常見的并發癥。用抗生素也不能完全避免,我遇到一個喝農藥的患者,肝損傷很重,一直用抗生素,最后用出霉菌來了,還是繼發了膽囊炎。”同學在微信里嘮叨著。

  看著是勸說,但卻給患者兒子的心頭加上了一塊又一塊的大石頭。

  “早跟我說就好了,開車來我這兒,最起碼手術成功率能高三成。這種手術,需要耐心剝離黏連組織,至少要3個小時下臺,還不算麻醉時間、麻醉清醒時間。都加上的話,得四五個小時,你別著急哈。”

  又捅了一刀。

  “而且我估計腹腔鏡能做下來的可能性不大,大概率醫生一會要找你重新簽字,轉開腹手術。”

  那面,同學又回復了一條信息。

  學醫療、搞醫療的人一般情商都不高,說話很直接,和患者兒子的同學類似。

  剛說到這里,手術室的門就打開了,鄭仁推著手術車出現在門口。

  患者兒子連忙把手機放起來,心里一陣忐忑,飛也似的奔了過去。

  “鄭總,是要簽字嗎?是手術不順利要轉開腹嗎?”患者兒子焦急的詢問,連鄭仁身后的平車都沒注意到。

  “手術很順利啊。”鄭仁道:“想看看切下來的膽囊嗎?”

  “”很順利?患者的兒子有些迷茫了。

  進手術室有多久?似乎連一個小時都不到,還要有麻醉時間,麻醉清醒時間。這些事情同學都跟他說了,可是說好的四五個小時呢?

  鄭仁見患者兒子有些蒙圈,傻傻站在那里,也不說話,也不上來搬送患者。

  “你怎么了?來搭把手呀。”鄭仁道。

  “呃”患者兒子這才略微清醒一下,不放心的問到:“是不是粘連很重?”

  “嗯,粘連很重。”

  “那怎么做的這么快?”越問患者的兒子心里越是沒有底,難不成手術打開一看不好做,直接就關腹了?像是這類傳言,流傳甚廣,很多人都有耳聞。

  “難度高和時間慢,有關系嗎?”鄭仁推著手術車,道:“去叫電梯。”

  患者兒子慌慌張張的去叫了電梯,然后回來在前面拉車,掌握方向。

  他心里有些不懂,難道不是手術難度高,就應該做的慢才對嘛?怎么鄭醫生說的和自己理解的不一樣呢?

  手術做的太快了,得到信兒正在趕來的親朋好友們還在半路,患者已經送回病房。

  回去之后,鄭仁見心電監護上患者生命體征很平穩,于是便回醫生辦公室下醫囑。

  來了其他家屬,患者兒子這才離開,去手術室,他要看看膽囊到底切成什么樣。

  說明來意,手術室護士用盛放病理的污染盆把膽囊拿出來。

  一個細長的膽囊組織放在里面,表面光滑,膿苔被分離的干干凈凈,放在一邊。

  患者兒子見上面沒有血跡,這才放心。對普通人來講,出不出血是大事。沒出血,就意味著手術成功了。照了張照片,以作留念。

  剛要回病房,微信響起來。

  打開一看,是他的同學。

  “你可千萬別著急,海城醫療水平雖然一般,但切個膽囊還是沒問題的。”他的同學用讓人發指的口吻“安慰”著。

  “手術已經做完了,一切順利。”患者兒子回復了一條信息。

  “!!!!!”同學一連打了五個驚嘆號。

  “真的。”患者兒子順手把剛拍的照片發了過去。

  膽囊,膿苔,結締組織,一清二楚。

  一般手術的病理標本,根本不會有膿苔的。因為剝離的過程,膿苔都碎成一條一條,根本沒法送。

  可是照片里顯示的,膿苔、結締組織很完整的被剝離下來,放在膽囊旁邊。膽囊上干干凈凈,解剖層次一清二楚。

  “海城什么時候有這么牛的大夫了!”同學在微信里感嘆。

  要不是親眼目睹,他絕對不相信竟然有人會把膽囊切得如此干凈。

  患者兒子看見同學回復的信息,心里升起一股自豪感。

  市一院的鄭總,就是這么牛!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