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51 自動出院

  手指粗細的金鏈子在夜色中泛著壕氣,分外刺眼。

  “鄭……鄭……鄭醫生,我錯了。”黑塔一般的漢子如今沒了兇悍模樣,楚楚可憐的不知等了多久。

  鄭仁看也不看他,問小六:“六哥,這是你的車?”

  門口停了一臺奧迪Q7,這種車型鄭仁認識,不像是步離坐的那臺車,高端大氣上檔次到超出鄭仁這種底層人民的認知范圍。

  “太客氣了,叫我小六子就行。”小六咧嘴一笑,指著黑塔說到:“鄭醫生,你準備怎么處置他?”

  “處置?”鄭仁奇怪。

  這種社會強調,鄭仁沒接觸過,也不準備接觸。

  “三爺安排我保護您,下午見有搶救,警察也到了,兄弟們就放松了一會。沒想到竟然讓他鉆了空子!”小六越說越是氣憤,臉上的刀疤像是活過來一般,散發著陣陣兇煞之氣。

  囂張的黑塔在小六面前變成了小豬佩奇,只是低著頭,連句辯解的話都不敢說。

  “哦。”鄭仁道:“你吃飯了么?”

  “沒呢。”小六怔了一下,見鄭仁不看、也不想提及黑塔,便快走幾步,打開副駕車門。

  “太客氣了。”鄭仁笑道。

  待鄭仁上車,小六來到黑塔面前,二話不說,上去就踹了他一腳。黑塔像是被從中折斷一般,一下子倒在地上。

  “算你運氣好,鄭醫生不和你計較。”小六一只腳踩在黑塔頭上,擰了一下,臉上的皮肉和地面摩擦的聲音讓鄭仁聯想到碾挫傷,“明天把你們公司拆遷的合同轉交了吧,另外以后別在海城混了。”

  說完,轉身離開。

  干干脆脆。

  小六上車,發動,在茫茫夜色中離開精致典雅的小院。

  “鄭醫生,我是個粗人,有些事兒,您別太反感。”說著,小六咧嘴一笑,“這幫都是看不出眉眼高低的家伙,喏,外面都這樣了,還爭強好勝,估計也蹦跶不了幾年。”

  小巷口,掛著一個紅色標語,打黑務盡!

  鄭仁笑了笑,點頭。

  “鄭醫生,您家在哪住?”小六問到。

  鄭仁告訴他一個地址,想了想,道:“路口有家串店,你要沒吃咱倆一起吃口?”

  小六有些詫異,“您不是剛吃過嗎?”

  “青菜蝸牛,鵝肝魚卵,肉也半生不熟的,沒吃飽。”鄭仁實話實說。

  “哈哈哈”小六大笑,“鄭醫生爽快,我也吃不慣西餐,覺得路邊攤都比法式大餐強。”

  一句話,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鄭仁和小六在路邊攤吃了幾十個串,這才有了飽腹感。和小六互留了電話、微信,回家休息。

  回到家,沒見到小趙的身影,鄭仁簡單洗漱、刷牙,脫衣服躺床上就沉沉睡去。

  因為知道肯定沒事,所以這一覺睡的很香。

  一夜無夢,鄭仁睜開眼睛,已經清晨六點多了。

  沖了一個涼水澡,鄭仁元氣滿滿。

  在樓下早餐店吃早飯,坐公車到了醫院。

  一進急診大樓,在大廳里就能聽到亂糟糟的聲音。昨天收治的患者太多了,連患者帶家屬,幾百號人擠在總體面積不到一千平的急診科里,要是不這樣喧鬧,那才怪。

  但聽到這些聲音,鄭仁覺得心里特別安穩。

  只有活著,才有資格吵鬧,才會抱怨條件不好。

  走進急診科走廊,患者和家屬們紛紛與鄭仁打招呼。見昨天還像是阿凡達一樣的患者,今天已經看不見藍色沉積了,鄭仁更是欣慰。

  帶著笑容,一路和患者招呼著,來到值班室更換衣服。

  急診科有條不紊的運轉著,一早陪老潘主任查了一圈病房,老潘主任就去院里活動急診中心人員、設備去了。

  病情得到救治,患者表面恢復后,又開始不斷有人來找鄭仁,要求出院。

  鄭仁每次都耐心的解釋,像這種急性中毒,肝臟功能受到很大損傷。用美蘭救治的過程中,可能肝臟還會有滲出,會刺激胃腸道、膽管、胰腺等相應的消化道臟器。

  最后結論是——還需要住院或是在急診留觀1周的時間,等病情平穩,沒有并發癥后再出院。

  這種時候,已經沒有生命危險的患者心里需求,已經從治病換成在良好條件下治病。

  不經意的心理要求,帶給鄭仁無數的麻煩。

  電話打到鄭仁、老潘主任甚至各科主任、院長那里,詢問病情,要求更換病房。

  這種大規模的食物中毒事件中,想要一個單獨居住的高間難度很大。

  所以,難以忍受急診科走廊喧囂的人們在堅持兩天,自我確定沒任何問題后,開始紛紛采取強硬解決手段——自動出院。

  任憑鄭仁怎么勸說,病人以及家屬都有一千個理由。

  鄭仁也很無奈,醫院的條件有限,有些老年人……幾乎所有的人都休息不好,甚至心臟不好的病人已經出現心律不齊等癥狀。

  打開模板,鄭仁制作了一個醫患溝通,要出院可以,但是必須簽字,屬于病人家屬強烈要求出院,歸屬于自動出院。醫生已經講清楚可能出現的并發癥,出現一切后果自行負責等等條目。

  這份自動出院的溝通簽字書,讓一些患者、家屬打消了離開醫院的念頭。反正也就1周時間,怎么不能忍。

  但更多人還是拒絕了鄭仁的挽留,簽字出院。

  隨著出院患者離開,走廊漸漸空了下去。

  一天沒有重患就診,鄭仁順手縫了兩個小外傷,連謝伊人都沒用上。

  清閑一點,似乎也不錯,鄭仁坐在辦公室里看著外面漸漸發黃的樹葉發呆。

  還像是前天、昨天那么忙碌,可是要折壽的。

  亞硝酸亞中毒的病人因為診治及時,全部脫離危險,沒有出現重大亡人事件,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鄭仁聽護士們八卦,說是全市最大的一家連鎖鹵肉店的大廚,錯把亞硝酸鹽當成食用鹽,這才鬧出這么大的事端來。

  至于鹵肉店為什么有亞硝酸鹽,鄭仁覺得是因為亞硝酸鹽是一種肉制品護色劑,可以讓有些不新鮮的肉看起來更新鮮一些。

  至于老板被逮捕,判多重,鄭仁就不再關心了。

  考慮到自己要開展肝膽胰外科的急診手術,因為手術訓練時間不夠,只做了“古老的”,開刀膽囊切除術。

  開刀比較熟練,腔鏡則還沒練習過。

  這一點鄭仁是有自己的打算呃,要做手術,避免意外發生,首先要明確局部解剖結構。在學校學習,大體老師這塊,是遠遠不夠的。

  現在自己對膽囊區的局部解剖結構已經爛熟,只等有機會去購買手術集訓時間,學習腔鏡手術。

  20多天的手術訓練時間,根本不夠呀。

  現在肝膽胰外科基本不做切開術式了,一水的腹腔鏡。甚至連一些簡單的胰腺癌、膽囊癌都有人嘗試用腹腔鏡去做。

  鄭仁對此并不認可,腫瘤組織取出是一個大問題。一旦沾染到周圍組織,患者可要面對種植轉移的風險。

  但無論怎么說,腫瘤患者急診還是很少見的,他要考慮的是怎么去把急診膽囊切除術做好。

  看著預存的930點技能和75000點經驗值,鄭仁真有一種沖動要把它們都點在肝膽胰技能樹上。

  如果系統沒有威脅抹殺的話,鄭仁或許早就把技能點全都點上去了。

  但抹殺的危險就像是一柄達摩克里斯之劍,懸在鄭仁頭頂,讓他無時無刻都要做好準備,去面對某種不可預知的風險。

  閑下來的時候,鄭仁把肝膽外科學抱出來,一遍一遍復習、理解肝膽胰外科的解剖結構以及手術流程。

  有件事,和大家說下。

感謝諸位的支持,邊緣推PK中,追讀、推薦、收藏等數據很好,下周推薦是分強。跨越兩個臺階,去了分強,開心的同時有些忐忑,千萬別撲啊還是那句話,我能做的就是先更為敬。分強期間,每天四更,2、8、14、20點更新,周日開始。依舊需要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