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46 開寶箱

  246個深靜脈穿刺,算上前后準備時間,用了3個小時。

  急診搶救,所有醫護人員都忘記了時間的流逝,有的只是對生命的尊重與挽留。

  盡力,所有人都用盡全力。

  鄭仁順利做完最后一個患者的深靜脈穿刺,抬眼望去,對面急救床上空空蕩蕩,再也沒中毒患者。

  結束了?真的么?

  鄭仁有些恍惚。

  一項操作做的時間長了,總是會讓人麻木。

  尤其是鄭仁先在系統手術室里把所有經驗值都換成手術訓練時間,先練習了幾百例深靜脈穿刺。而后又在急診室里做了二百多例穿刺術,雖然穿刺術嚴格意義上來講算不上手術,但也架不住數量多呀,鄭仁忽然覺得有些累了。

  鄭仁回頭問,“還有患者么?”

  “我問問。”謝伊人也發現沒有患者了,走出去詢問,腳步歡快。

  看著謝伊人離開的背影,鄭仁這才注意到她的白服好像做過修改,腰部很細,把身材完美襯托出來。一舉一動之間,仿佛流順的曲線在搖擺。

  不像是其他人,白服穿在身上有些垮,不好看。

  很快,謝伊人回來,口罩已經摘掉,一張臉捂得通紅,興奮的在門口說到,“鄭總,沒有新患者了。老潘主任說他去住院部協調病房,讓你看好家。”

  “哦。”鄭仁隨口應了一聲。

  一聽說結束了,倦意像是潮水一般涌了上來。

  搶救的時候,鄭仁很純粹,只想救活一個又一個病人。

  至于疲倦、饑餓,這些人體的本能,全部被超量釋放的腎上腺素、多巴胺給掩蓋住,完全沒有感覺。

  別說這些,鄭仁連系統給自己頒布的任務都想不起來了。

  系統任務什么的,鄭仁根本沒考慮。面對一個又一個像是阿凡達一樣的病人,他根本沒時間去想做多少患者會得到多少經驗值。

  在他腦海里,只有深靜脈穿刺,輸入美蘭中和亞硝酸鹽。

  在他耳朵里,只能聽到救護車刺耳的聲音和走廊里患者家屬絕望的呼喊與哭泣。

  結束了,終于結束了。

  鄭仁走到門口,忽然天旋地轉,眼前一花,一頭撞到謝伊人的懷里。

  恍惚中,鄭仁感覺到一團柔軟。

  嗯,還挺大。

  “啊……”謝伊人下意識的把鄭仁推開,砰的一聲,鄭仁腦袋撞到門上,身子軟綿綿的癱倒在地上。

  謝伊人嚇了一跳,見鄭仁摔倒,一下子懵了,高喊:“救人呀!”

  本來這是在急診科是出現頻率最高的一句話,尤其是今天下午。

  可是所有急診亞硝酸鹽中毒的病人都得到救治,還有誰在喊?難道說哪個患者病情忽然加重?

  幾名醫護馬上放下相對不重要的工作,跑出來看情況。

  見是謝伊人在喊,他們楞了一下,問到:“小謝,怎么了?”

  “鄭總暈倒了!”謝伊人有些懵,手足無措。

  是自己弄的嗎?或許吧……可是他怎么能撲到自己懷里……這個壞人!

  不會摔壞了吧,要是摔傻了怎么辦?

  謝伊人腦海里滿滿都是腦出血鉆孔引流術的畫面。

  幾名醫護人員慌忙跑到鄭仁身邊,把他扶起來。

  鄭仁全身濕漉漉的,扶他的人全都沾了一手汗水。

  “抬到床上去!”一名醫生道。

  鄭仁只是暈了一下,腦子還在半清醒狀態。

  他感受到身體的改變,用盡全身力氣,擠出一句話:“扶我坐起來,不要搬動。高糖20ml靜推,再給我一瓶10的糖。”

  全身乏力、頭暈、耳鳴、大汗,這是低血糖的癥狀。鄭仁直到這時候才注意到,自己似乎快一天沒吃飯了。

  最后一頓飯還是和謝伊人一起吃的宵夜——小龍蝦。

  而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聽鄭仁自己下了醫囑,大家也都覺得應該只是低血糖,便不再焦躁。

  很快,一大管子黏糊糊的50葡萄糖被推進鄭仁的靜脈里,而后他背靠著墻壁,坐在地上,手里拿著一瓶10的葡萄糖一口一口的咽下去。

  汗水順著頭發滴滴答答的落下,患者家屬們看見,心中不忍,。想去問候,送點吃的,但見鄭仁一臉蒼白,又不敢打攪。

  人心都是肉長的,或許平時大家在網上會跟風罵一下醫德缺失,但此刻,剛剛生龍活虎救命的醫生累成了狗,誰看著都心生不忍。

  這時候他們心里出現一個詞——大醫!

  幾分鐘后,低血糖癥狀緩解,鄭仁覺得自己又活了過來。

  鄭仁雖然對吃飯不感興趣,但還是按時按點的吃,至于吃什么就無所謂了。

  昨天晚上的闌尾之夜,過的極H。今天完成經直腸逆行闌尾切除術后,回家只是躺了一會,就來醫院查房。

  完全忘記吃飯的事情。

  嘖……以后要注意了。

  看著急診科走廊里滿滿當當的病床,患者身上藍灰色漸漸變淡,鄭仁心生歡喜,一時喜樂無限。

  或許,這就是醫生護士們最開心的時刻吧。

  對了,系統似乎給自己安排了一個任務。鄭仁迷迷糊糊的想起來,那個任務還很豐厚來著。

  他手里拿著葡萄糖瓶子,喝了一大口。有些粘稠的葡萄糖從口腔到食管,進入胃部,鄭仁仿佛能感受到胃粘膜迅速吸收糖分,恢復體力。

  他假做休息。頭一低,精神進入系統空間。

  一低頭,更多的汗水噼里啪啦的落下,仿佛鄭仁頭上有一片云正在下雨似得。

  緊急任務:萬家生佛結束。系統冷漠機械的女聲在鄭仁進入系統空間的一瞬間響起來。

  共完成246例深靜脈穿刺,無失敗。獲得750點技能,銀質寶箱3個,經驗值75000點。

  發達了!

  這是鄭仁的第一感覺。

  搶救的時候,沒有時間去想這事兒。如今搶救結束,到了分果果的時候,自然要開開心心的。

  普外科技能原本有1360,經過系統集訓膽囊切除術和深靜脈穿刺術以及200多例的深靜脈穿刺,普外科技能已經攀升到1690點。

  深靜脈穿刺這種操作,只是最普通的操作,技術難度不高,所以能帶來的提升……也就那么回事。

  估計增長的技能點都是訓練膽囊切除術帶來的。

  從前還有180點技能的“存款”。加上這次緊急任務的獎勵,足足有930點技能可以使用。

  以鄭仁現在其他學科的基礎水平,隨意任何一個技能樹,都可以瞬間提升到高級水準。

  一個專業的副主任醫師唾手可得,這個感覺還真是好。但具體加在什么專業上,鄭仁還是準備等一下。

  畢竟,他是守財奴,一分錢都要掰成兩半花。

  剛剛的急救,那只是一個意外。人生在世,誰還沒點沖動的時候呢。

  這是技能點和經驗值的獎勵,在鄭仁對面還有三個銀光閃閃的寶箱漂浮在半空中。

  鄭仁不玩游戲,所以從來不氪金開寶箱,沒想到系統大爺讓他的人生圓滿了。

  正因為不是RMB玩家,鄭仁從來都沒氪過金,他壓根沒有什么手氣的概念。什么歐皇,什么非酋,壓根不存在。

  心念一動,三個銀質寶箱全部打開。

  光芒大盛!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