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45 快成一道閃電

  老潘主任心無旁騖,手里拿著止血鉗子不斷尋找已經癟成一條白線的股靜脈。

  想當年在戰場,失血性休克的戰友太多了,這種術式熟練的就像是吃飯喝水。

  眼睛有些花,患者的局部組織結構無法清晰的觀察。還是老了呀,但自己不上,還能有誰?年輕人已經很少有掌握這種切開方式的了,這可都是用人命練出來的,和平年代的愣頭青們,到哪去找那么多失血性休克的患者?!

  5分鐘后,老潘主任終于找到股靜脈,穿刺成功,一瓶子加了美蘭的葡萄糖隨后便掛上去,看著成溜滴入的液體,他長出了一口氣。

  雖然比年輕時候慢了一點,但還能在五分鐘內找到股靜脈,不是完美,但及格了。他很滿意,自己老當益壯,尚能飯!

  直起腰,老潘主任隱約聽到腰椎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

  人,還是得服老呀。老潘主任苦笑,忽然想到鄭仁哪去了?

  自己要來的住院總在之前表現的都很完美,包括這次患者病情診斷。

  要知道亞硝酸鹽中毒,尋常人可能一輩子都沒見過一次。老潘主任還是年輕時候遇到過一個病人,翻書找到治療辦法。可惜那人并請太重,沒有熬到自己找到美蘭。

  之前的手術,這次急診急救的診斷表明,

  鄭仁可以!

  不過他在哪呢?

  老潘主任回頭環視,隨即驚愕。

  身后并排十二張床,特殊體位躺著七八個病人。有的已經做完深靜脈穿刺,有醫護人員把他們抬上平車,轉移出搶救室,換到觀察室。

  而鄭仁正在彎著腰,專心致志的做深靜脈穿刺。

  年輕人就是眼疾手快,老潘主任感嘆。

  可隨即他發現鄭仁何止眼疾手快,簡直快成了一道閃電。

  謝伊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加入搶救,安靜的站在鄭仁身邊,負責打下手。從打開穿刺包開始,消毒、穿刺、縫合、固定,全套下來耗時……30秒?

  老潘主任覺得自己還多說了。

  在鄭仁縫合固定的時候,謝伊人就已經到下一個患者身邊,開始做準備。

  這也太快了吧。

  鄭仁身邊除了謝伊人外,幾乎占用了20多名醫護人員。

  有的把120送來的病人抬到搶救床上。

  有的在緊張的配制美蘭和葡萄糖溶液。

  有的拿著葡萄糖瓶子連接深靜脈穿刺管,然后高高掛起,流速開到最大。

  有的跟在鄭仁身后,等縫合完畢包扎深靜脈穿刺。

  有的把鄭仁穿刺完畢的病人送到隔壁的觀察室。

  有條不紊,像是一條流水線。老潘主任做完一例靜脈剖開術的時間,鄭仁已經做完十幾例深靜脈穿刺。

  唉,還是老了,老潘主任心里有些沮喪,又有些欣慰。

  未來是屬于年輕人的,自己還是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吧。

  “美蘭還剩多少?靜脈穿刺包呢?”老潘主任詢問。

  “都要沒有了。”護士長焦急回答,耳邊120急救車的聲音連成一片。這還不算,有的較輕的或是等不及的患者,并不是乘坐急救車來醫院,而是自己打車、坐私家車來的。

  搶救室外,一團亂糟糟。越來越多的患者涌到市一院。畢竟,市一院是全市醫療行業的最強者,突然看見家人出問題,還是很古怪的問題,患者家屬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送到市一院就診。

  即使市里面反應很快,做了適當的分流,但只能安排救護車,自行來就診的病人基本都趕到這里。

  老潘主任眉頭皺起,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兒,怎么這么多人亞硝酸亞中毒?

  念頭轉瞬而逝,這不是醫生考慮的,作為一名醫務工作者,只要治病救人就可以了。

  老潘主任馬上來到肖院長身邊,一句話不說,一雙因為時光打磨略顯渾濁的眼睛炯炯有神、直勾勾的看著肖院長,毫不掩飾。

  雖然沒說話,但肖院長知道老潘主任的意思。

  深靜脈穿刺包沒有了,全院有大量庫存,這個不要緊。可是美蘭沒有了,全院庫存已經告罄,后繼送過來的患者就得不到救治。

  得不到救治,就是在醫院等死。

  本來就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似得肖院長被老潘主任如刀的眼神捅的一身是傷,被勾心斗角、爾虞我詐磨沒棱角的他開始憤怒。

  “你看我干什么!院里沒有貨了!正在全市調撥!”肖院長憤怒的吼道,像是發泄不滿,包括對自己的不滿。

  辦公室主任從來沒見過肖院長如此,想要上前拉架,猶豫了一下,沒敢去。

  “你是院長,我他媽不找你找誰?”老潘主任道,“死一個人,你就等著滾蛋吧。我告訴你,大把人等著你犯錯誤。”

  老潘主任沒有生氣,沒有憤怒,而是很冷靜的告訴肖院長一個事實。即便是說臟話的時候,聲音也沒有提高。這一點,反而讓人不寒而栗。

  看他說話的意思,在某種微妙的時刻,他并不介意推一把。

  江湖地位在那,沒人懷疑老潘主任所謂推一把的能量有多大。

  不是責任事故,大院長的位置沒人能撼動。但肖院長也不愿有太多麻煩,更重要的是,他是臨床出身的業務院長,風風火火的搶救點燃了他心底早已熄滅的那團叫做激情的火焰。

  肖院長臉色變了變,然后從辦公室主任手里搶過電話,撥號,接通后直接吼道:“美蘭,你們庫存的美蘭全他媽運到市一院來!”

  “我不管有什么困難,十分鐘后不到,明天我就開院長辦公會,把你們公司所有產品全部清出市一院!”

  霸道,不講道理。

  可越是這樣,在這種危急時刻,就越是讓人安心。

  外面吵鬧的患者、家屬們似乎被嚇到了,聲音都小了許多,仿佛急診搶救室里藏著洪水猛獸一般。

  肖院長一個電話又一個電話的撥出去。

  等市里統一調配,時間肯定不夠。光是正常流程,至少要再等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遠不如一個威脅來的直接。

  他承認老潘主任說得對,要是死一個人,自己就要遇到大麻煩。

  與其那樣,老子就把你財路斷了,誰都別想好。

  鄭仁像是臺風風眼,安靜的做著深靜脈穿刺。25秒一個,非常穩定,不管患者是老人還是孩子,是男人還是女人。

  每做完一個,就有葡萄糖瓶子掛上去,美蘭像是小瀑布一樣流入患者靜脈中,經過外周循環進入肝臟,開始參與生物代謝,中和身體里的亞硝酸鹽。

  醫院所有科室庫存的美蘭很快被用光,最后一瓶被護士打開,加到10葡萄糖瓶子里的時候,一輛五菱神車出現在市一院急診科門口。

  比救護車還要著急,隱約可以看見剎車片上冒起來的火星。

  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挺著啤酒肚,也親自抱著一箱子美蘭急匆匆的趕到急診科里。

  “肖院長,八分鐘!”中年男人把手里的箱子放到地上,臉色慘白,呼吸的時候肺子像是風箱一樣,發出吼吼的聲音,顯然累得不輕。

  肖院長臉色這才好一些,他見美蘭被送到,只扔下一句:“向衛生局匯報,問問市里面怎么調撥,這事兒主動一點。”

  然后他就和老潘主任一起巡視患者,把已經好轉的病人調配到全院任何一個還能加上床的科室。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