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41 顏色過敏癥

  “媽蛋的,這是什么狗屁大夫!”

  “他要是敢跟我這么說,我肯定弄死他。”

  “市一院就這水平?”

  吃瓜群眾們的議論聲漸漸大了起來,憤怒的情緒眼看就要失控。

  小趙連連向鄭仁使眼色,示意他很危險,但鄭仁根本沒看到。

  “喊什么喊,你們是醫生?有本事你們去看病!”小趙最后還是站出來,很義氣的為鄭仁辯解。

  “這件衣服是不是你今天剛買的,或者說是今天剛換上的?”鄭仁無視吃瓜群眾的憤怒,詢問到。

  “……”女孩子懵圈了。

  給自己男朋友看病,和衣服有什么關系?

  不過她很乖巧,還是點了點頭,“今天是我們認識一周年紀念日。衣服買了有幾天,但的確是今天換上的。本來準備中午一起吃飯,沒想到……”

  說著,她又哭了起來。

  “別哭。”鄭仁一挑眉,說話的聲音大了幾分,“你男朋友有很少見的顏色過敏癥,是這件衣服讓他出現過敏反應的。”

  不光是女孩子,連周圍圍觀的吃瓜群眾們也都懵逼了。

  顏色過敏癥?那是個什么鬼?

  “簡單說,你男朋友平時看一兩眼這種少見的紅色,是沒事的。但是要是一直盯著看,體內就會出現應激反應,然后繼發過敏。”鄭仁肯定的語氣讓人心里安穩。

  診斷明確,那么治療也就簡單了。

  “你把衛衣脫了,以后也要注意。一會病人就能去留觀室,注意禁食水12小時,以免再有刺激性食物誘發過敏。”鄭仁叮囑。

  小女孩不斷點頭,毫不猶豫的把衛衣脫掉。

  想要把衣服疊起來收好,但她只拎了一個小手包,沒處放。

  一咬牙,女孩子直接把新買的衛衣扔進垃圾桶。

  “別!”鄭仁知道窮人家的心理,馬上制止:“我幫你收好,把貴重物品都拿走,等出院的時候來我這里取就行。新衣服,扔了怪可惜的。”

  小趙和吃瓜群眾們已經看傻了眼,這就是診斷嗎?

  一個瀕死的患者,就這么治好了?

  “鄭總患者心率已經恢復正常,血氧飽和度100,能不能去留觀室?”一個護士出來問到。

  “嗯,去吧,沒事兒了。”

  隨著患者被推出來,送到留觀室,人群又嗡的一下,亂成一鍋粥。

  “還真好了?這患者病情有那么重嗎?”

  “很重啊,剛才120急救車送來的時候,我親眼看見他臉都紫了,手好像也紫了,嘴角冒白沫,看著特別嚇人。”

  “別瞎說話,不重的話他女朋友能哭成那樣?”

  小趙很快緩過勁兒來,手里拿著手機,見直播間里幾十條彈幕在刷屏,熱度顯然很高。

  “老鐵們,為了神醫救命,打賞來一波!”百忙之中,他還沒忘記要打賞。

  因為整個過程出乎意料,在直播間里的人都很熱情,不管是免費贈送的魚丸還是飛機火箭等,亂七八糟的打賞開始走起。

  播主,剛剛是什么操作,再說一遍,我沒看到。

  求播主坐標,以后有病就去你那邊看,簡直就是神醫啊。

  已打賞火箭,求播主給神醫來發正能量!

  小趙看著直播間里的彈幕,樂得屁顛屁顛的。有多久沒這么熱鬧了?打賞來的也太多了吧,還是急診科好,熱鬧多……不!應該是鄭哥醫術好,要是患者死了,怕是沒幾個人愿意給一個死人的直播打賞。

  鄭仁分開圍觀群眾,帶著患者平車來到留觀室。

  路上和老潘主任擦肩而過,潘主任壓根沒想到鄭仁會回來,抬頭挺胸走過去,行色匆匆,不知道老人家又去忙什么了。

  “心電監護兩小時,等徹底平穩就可以了。”鄭仁安排,“囑咐你的事情要注意。”

  “嗯嗯。”女孩子不斷點頭。

  “大夫,謝謝你。”男孩子已經能勉強說話了,他想要拉著鄭仁的手表示感謝,但鄭仁已經走到了門口,只能勉強說聲謝謝。

  “沒事。”鄭仁應付了一句,出了留觀室的大門,看見小趙拿著手機正在和一個剛剛在看熱鬧的人說著什么,笑了笑,走到老潘主任的辦公室門前,敲門進去。

  老潘主任見鄭仁進來,有些吃驚,“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趕緊滾回去好好休息。”

  “還年輕,熬得住。”鄭仁笑笑,“術后患者沒去看,心里不踏實。”

  老潘主任了解鄭仁的這種心態,這是每一個外科醫生都會有的感覺,術后患者不看一圈的話,實在睡不著覺。

  要是有個重患,就等著失眠吧。

  “走,去查圈房。”老潘主任道。

  鄭仁就等著這句話。

  他現在的身份是急診科的住院總,要是沒有老潘主任護著,自己跑去普外一科查房,會被口水噴死的。

  但自己狐假虎威,和老潘主任一起去,要是有誰敢說三道四,肯定會被老潘主任噴死,這一點毫無疑問。

  兩人都是爽利的性子,出了急診科直接趕奔普外一科。

  路上,老潘主任和鄭仁說了要醫生護士的進度。

  因為鄭仁今天精彩的手術加成,院里支持力度也大了起來。

  不過護士配備整齊,還要一周左右時間。至于醫生,院里建議還是以培養規培生為主。

  醫院缺少大夫,這一點眾所周知,老潘主任也沒法過于難為院里面。

  最起碼有眉目了,鄭仁表示欣慰。

  很快,兩人來到普外一科。患者已經加床加到走廊的盡頭,一眼看不到邊際。

  就連鄭仁都有些感慨,這都是自己的術后患者?

  老潘主任霸氣的把普外一科的醫生都喊出來,開始查房。

  劉主任已經住院治療心梗,普外一科群龍無首。對于把劉主任送入CCU的罪魁禍首來查房一事,他們想表示反對也沒那個膽子。

  來到一個病人床前,相應的管床醫生就會介紹病情。

  患者很多,要是往常,鄭仁肯定得回憶很久才能想起來這是哪個病人,當時自己怎么做的手術。

  但不知道是不是系統的原因,鄭仁感覺腦子分外清晰,看到每一個患者的時候,手術情況都歷歷在目,根本不用介紹。

  “病情平穩,恢復良好。”

  一聲聲病情平穩,讓患者本人和家屬倍感欣慰。似乎走廊里混雜無數種氣味的空氣也不那么刺鼻了,所有人都高興了幾分。

  走到5號病房,還沒進門,一個瘦小干枯的身影出現在鄭仁面前。

  “噗通”一聲,身影倒了下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