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36 急……急性心梗

  ,多謝大家。

  鄭仁并不知道因為自己的手術,導致國內最大的醫療專業網站已經崩潰。

  他心情很好,走出腔鏡室的手術室。

  岑猛憂心忡忡的在走廊里等待,以他的級別,是沒有資格進入會議室的。只能等在走廊里,焦急煩躁。

  看到鄭仁走出來,岑猛怔了一下。

  想象中,一個高等級、陌生、市一院從來沒有開展過的手術,就算是鄭仁做下來,也很勉強,應該不會這么快吧。

  岑猛自認對鄭仁了解,他會做什么手術自己心里一清二楚。可是最近幾天,岑猛發覺自己看不透鄭仁了。

  一定是做呲了,一定!

  想到鄭仁手術做呲了,岑猛心猛地一跳。

  他焦急煩躁的心情好了些,開始變得愉悅起來,臉上掛起溫和的笑容,迎著鄭仁走上去。

  “鄭總,是缺什么手術設備嗎?還是需要助手?我就說要給你配一個腔鏡室的醫生,但患者那面說什么都不同意。”岑猛展現著自己的“善意”,也側面表達出自己的希望。

  他多希望鄭仁是手術做呲了啊。

  “做完了,我就出來了。”鄭仁微笑。

  “做……做完了?”鄭仁的話像是晴天霹靂一般落在岑猛的頭上。

  雖然有心理預期,但是這么快做完一臺別說自己沒見過,就連聽說都沒聽說過的手術,岑猛的心理還是在一瞬間崩潰了。

  鄭仁路過岑猛身邊,見他表情木訥,兩眼無光,順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然呢?”

  說完,鄭仁便走進了會議室。

  周瑾夕的經紀人手里還拿著電話,看見鄭仁走進來,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鄭醫生,順利嗎?”她很小心的問到,生怕聽鄭仁說出什么不好的消息。

  “順利,切下來的闌尾在手術室,你們看一眼然后再送病理吧。”鄭仁走到老潘主任身邊,對視一眼,坐了下去。

  正副院長都很驚訝,但他們掩飾的很好。醫務處處長開始張羅人手去搬運周瑾夕,臨走時,深深的看了鄭仁一眼。

  趁著都去看病人的時候,老潘主任小聲問道:“手術怎么樣?”

  “順利,肯定沒問題。”鄭仁會意,給了老潘主任一個明確的答復。

  老潘主任憨厚的臉上露出狐貍一般狡猾的笑容,說到:“你去休息吧,等這面忙完,我一定把該要的都要來。”

  鄭仁點點頭。

  “辛苦你了。”老潘主任站起來,臨走之前說到。

  辛苦么?一臺九分鐘的手術有什么辛苦的。

  與此同時,鄭仁耳邊傳來“叮咚”一聲響,系統機械女聲傳來。

  突發任務:士為知己者死完成,宿主獲得30點技能點,300點經驗值。

  系統有些小氣啊,自己花了3200點經驗值買了設備,獎勵只有300點。

  用時1:12:36,宿主獲得13644點經驗值。

  正腹誹系統小氣,后面又來了新的獎勵。鄭仁楞了一下,不用計算,一搭眼鄭仁就知道這是任務要求時間減去消耗時間剩余的秒數。

  1秒1點經驗值,還能這么操作!

  心情飛了起來,鄭仁感覺自己前途光明。

  忽然他猛地想起,自己在系統商城購買的吻合器還在手術室。

  一下子,鄭仁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

  這可是價值3200經驗值的寶貝,鄭仁立刻兔子一樣跑了出去。雖然憑空多了1萬多點經驗值,可是自己的東西絕對不能浪費。

  運送患者的平車已經出了手術室,周瑾夕全麻蘇醒,一切平穩。他的經紀人正在看老潘主任手里的盛放污染物的金屬盆,里面正是切掉的闌尾。

  雖然不知道過程如何,但是并不妨礙老潘主任口若懸河的講解闌尾如何水腫,哪里有破潰的跡象,要是不及時手術會如何如何,巴拉巴拉的。

  普外一科的劉主任和普外二科的孫主任臉色難看的站在一邊,尤其是劉主任,看起來跟抹了粉的死人臉差不多,慘白,沒有一絲血色。

  經紀人也被嚇壞了,她一邊聽老潘主任講解,一邊嘮叨著幸好手術了之類的話。

  等老潘主任講完,運送患者的平車早已經離開,腔鏡室的走廊里空空蕩蕩,只剩下寥寥幾人。

  經紀人一臉笑容,來到鄭仁身邊,微微躬身,熱情握手,問到:“鄭醫生,您估計小周什么時候能痊愈?”

  “今晚就能下地,兩天后可以慢走。三天后的走秀,應該不耽誤。但是要注意飲食,最近幾天還是要以流食為主。而且不能有太過于劇烈的活動。”

  不耽誤三天后的決賽!

  經紀人從鄭仁的口中得到了自己最想得到的消息,滿天烏云散開,心情飛揚。

  她拿了一張名片雙手交給鄭仁,道:“鄭醫生,您真是妙手回春。這是我的名片,以后來魔都給我打電話,千萬別見外。”

  “客氣。”鄭仁接過名片,收了起來。

  指甲太紅,口紅太艷,鄭仁不喜歡。

  隨著經紀人的離開,空空蕩蕩的走廊里只剩下鄭仁、老潘主任和普外科的兩位主任。

  老潘主任滿臉笑容,一臉勝利者的表情,卻并沒有想展現勝利者的優雅。

  來到劉主任面前,老潘主任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一下,“以后,我急診科做普外專業相關的急診手術,你們就不要做了。”

  霸道,不留一絲余地。

  不是商量,而是通知。

  兩位主任把頭低了下去,他們不愿意看到老潘主任得志便猖狂的那副“小人嘴臉”。

  但,還沒有結束。

  老潘主任又伸出第二根手指,緩緩說道:“鑒于普外科不承擔急診手術,醫護人員的數量冗余,我會和院里申請,從普外科調撥一部分醫護人員,充實急診科的隊伍。”

  釜底抽薪!這是要絕戶啊!

  老潘主任這個要求可碰觸到普外科最核心的利益了。

  兩位主任豁的一下把頭抬起來,孫主任一臉哀求,道:“老潘主任,我可沒得罪您,這事兒得再商量啊。”

  劉主任雙手微微顫抖,直視老潘主任,他知道自己不能退,后面就是萬丈深淵。

  “我不同意。”劉主任直接拒絕。

  “你不同意?”老潘主任一挑眉,殺氣外漏,“你還要點臉嗎?”

  你……

  還……

  要點臉嗎……

  如此簡單、粗暴、直接。

  “手術做不來,還想霸占資源,我就問你,要不要臉!”

  普外科兩位主任直接被罵懵了,這是自己在挨罵?多少年沒人罵過自己了?

  “從周邊鄉鎮搜集患者下絆子,這都不說什么了,我們闌尾炎做得好,不怕你小手段。自己拿不起來活,還要占著茅坑不拉屎,市一院的招牌都被你砸了。”老潘主任冷哼一聲。

  鄭仁已經從腔鏡室把自己的設備取出來,有些不解,剛剛發生了什么。

  “你當你是獸醫呢?”老潘主任興起,開啟呵斥模式,像訓孫子一樣教訓著劉主任,“還舔著臉說自己是海城第一刀,人品不行!診斷不行!手術不行!你憑什么說自己是第一刀!”

  “厚顏無恥!”老潘主任最后的怒罵聲在走廊里回蕩。

  劉主任一股熱血涌上頭,眼前老潘主任和鄭仁的背影越走越遠,從彩色變成黑白。他恍惚了,剛剛的叱罵帶給自己的感覺,好像還是臨床小大夫的時候,主任訓斥,自己緊張……

  胸口越來越悶,眼前黑白景象開始模糊,他想努力用手按壓胸口,卻一動不能動。

  他自己感覺到嘴唇開始發緊,心前區一陣陣刺痛,仿佛一把刀子扎進來,還不住的扭動、攪碎一般。

  意識幾乎空白,只剩下老潘主任最后的叱罵聲回蕩在耳邊——厚顏無恥!

  最后的意識飛走,劉天星全身一軟,“砰”的一聲倒了下去。

  孫主任晃過神來,把劉天星翻過來,一眼就看出來這是急性心梗發作。

  “救人啊!”孫主任一邊搶救,一邊凄厲的喊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