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33 購買系統裝備

  老潘主任連續打了幾個電話,安排好一切事情后,表情嚴肅對鄭仁說到:“你去腔鏡室找石主任,看看器材有什么缺的,能調配就調配,如果實在不夠那也沒辦法。如果可以手術,馬上打電話給我,我就在機關門口等你。”

  軍人辦事情就是雷厲風行,老潘主任的意思鄭仁明白,甚至為了節省時間,他寧愿站在機關門口等信兒。

  就像是埋伏在敵軍前線的士兵一樣,老潘主任在等待沖鋒號角聲響起。

  鄭仁點頭,沒有說話。

  這時候說什么都矯情,自己能做的就是好好把這臺手術做完。

  快步走向三住(第三住院部),鄭仁越走越快,最后一溜小跑來到腔鏡室。

  石主任很配合,壓抑著驚奇,詢問鄭仁需要什么器械。

  因為市一院的腔鏡室準備在近期聘請帝都教授來做ESD手術,所以前期準備工作基本都已經完成。

  像是HOOK刀、腔內注射器、腔內分離鉗、腔內電刀這些基礎設備都有。但是卻少了切闌尾所需要的關鍵設備——內鏡下腔內閉合器。

  因為石主任只想做粘膜剝離手術,根本用不到閉合器。

  鄭仁一咬牙,說是要上衛生間,找了個僻靜地兒進入系統空間。

  打開系統商城,開始搜索ESD相關設備。

  看到全套ESD設備后面標注的16000經驗值,鄭仁的心都碎了,太特么貴了,買不起。

  無奈中,鄭仁靈機一動,試了試分開購買。

  點擊腔內閉合器,沒想到竟然成功了。

  看著腔內閉合器標注的2200經驗值,鄭仁心情很復雜。

  他有些開心,因為補上閉合器的話,器械的缺口就補全了,這臺手術應該能做下去。

  他有些失落,因為從小就沒什么錢,花點錢對鄭仁來說可是天大的事情。一下子拿出幾乎全部“存款”來買一樣手術器材,鄭仁心梗差點沒犯了。

  但是為了老潘主任的信任,這錢應該花。

  忍著心臟陣陣刺痛,鄭仁點擊購買,2332點經驗值瞬間變成132點,窮的一逼。

  購買完,閉合器則直接出現在鄭仁手里,鈦鎳金屬的質感帶給他一種昂貴的錯覺。

  怎么帶出去?鄭仁有些迷糊,大聲詢問系統。果不其然,系統保持著一如既往的高冷勁兒,沒有回應。

  那就先出去吧,鄭仁使勁握住閉合器,像是溺水的人握住最后一根稻草,出了系統空間。

  睜開眼睛的一瞬間,鄭仁感覺到手里硬硬的,還在。

  真好,器械能帶出系統空間。

  拿著閉合器回到石主任面前的時候,石主任怔了一下,不解的問到:“小鄭啊,你有同學在做耗材?在強生還是飛利浦?”

  這種國內應用很少的器械,因為利潤關系,國內廠家還沒有生產,只有國際大公司——以強生為首的大鱷們才會生產,進口到國內。

  以鄭仁的年紀,跑臨床的業務員們根本不會去和他一個小醫生談。即使是住院總,也沒有這個資格。

  開展新技術,使用新設備,是主任的自留地,最起碼也得是帶組的副主任。

  鄭仁轉一圈就拿回來閉合器,邏輯上講,肯定有同學在這些大公司做銷售業務員。

  石主任的猜測是合乎邏輯的,但他不會想到鄭仁有一個系統,翻臉比翻書快,動不動就要抹殺鄭仁的系統。

  “沒,這是我上次參加一個會議,看著好,就自己買了一個。”鄭仁敷衍道。

  石主任不信,誰沒事自己買個死貴死貴的手術器械。而且只是諸多手術耗材中的一種。單拿個閉合器,連手術都沒法做,難道拿回家要供起來?

  但鄭仁既然這么說了,很顯然不想透露實情,他也沒辦法。只能羨慕的看著嶄新的閉合器泛著精致的金屬光澤,垂涎欲滴。

  “潘主任,器械齊全,什么時候能開始手術?”鄭仁撥打老潘主任的號碼,匯報到。

  “好,我這就去。”老潘主任等來鄭仁的消息,馬上掛斷電話。

  等了幾分鐘,鄭仁的手機響起,老潘主任告訴他準備手術,已經去接病人了。

  腔鏡室的石主任也接到醫務處處長的電話,這個病人院方高度重視,先打個電話讓腔鏡室動起來。醫務處處長告訴石主任,市里的陳秘書長已經趕往市一院,院長將要親自陪同,觀看手術。

  雞飛狗跳,腔鏡室把馬力開到最大,所有人都動了起來,迅速的做好術前準備。

  老潘主任先趕了過來,他沒有再次詢問鄭仁手術能否成功,而是沉默的站在鄭仁身邊,像是一根鐵錨般堅定、沉穩。

  隨著醫務處處長帶著麻醉科主任來到腔鏡室,整個腔鏡室的氣氛漸漸變得沉重起來。

  普外科到場,推著平車,車上的姑娘腳踝以下搭在平車外,這姑娘簡直太高了。

  劉主任臉色陰沉,他已經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鄭仁真的會做,而且是那種很熟練的會。

  可是箭在弦上,由不得他提出反對意見。

  病人躺上手術床,簽字什么的要等院長和陳秘書長才能完成,所以著急也沒用。

  鄭仁看著視野右上角的倒計時,還有4小時15分。

  十分鐘后,肖院長和陳秘書長趕到手術室。

  辦公室里,鄭仁坐在角落里,沒有存在感,哪怕他是術者。

  長桌左手是大院長肖克明,主管臨床工作的常務副院長付光師,老潘主任,以及普外科、腔鏡室、麻醉科等等相關科室主任。右手邊是陳秘書長、辦公室主任以及患者的經紀人、助理等等。

  肖院長第一個說話。

  “這個患者市里給予高度重視,下面由普外科劉主任介紹病情。”

  話不多,分外有力。

  “患者診斷為單純性闌尾炎,經過三天抗炎治療,效果不好。右下腹壓痛明顯,今晨出現反跳痛。考慮闌尾炎癥在加重,有穿孔的可能。”劉主任眼睛通紅,眼圈黑乎乎的,格外的潦倒、破落。

  只有寥寥幾個人知道這是和鄭仁較量一夜的后果,不知道的還以為他為了病案討論的患者鞠躬盡瘁了呢。

  劉主任頓了一下,戲精上身,語氣里滿滿的遺憾:“普外科討論了很多次,最后認為患者已經無法采取保守治療,需要盡快手術。”

  “劉主任,請問手術有什么方法?”右手邊一個戴眼鏡,文質彬彬的中年人提問。

  “術式有普通開刀的闌尾切除術,腹腔鏡下闌尾切除術。”劉主任根本沒提鄭仁說的術式:“我建議普通開刀,因為患者條件適合,皮下脂肪層非常薄,手術切口可以控制在34cm,術后一天能下地,56天可以恢復。”

  “這……”時間段上來講,已經超出了新思路大賽組委會的要求。但這是專業意見,必須要聽。

  大多數人是知道輕重的,這時候鬧脾氣,對患者病情沒有任何幫助。

  不過錯過決賽,這是一個遺憾,無論是患者的經紀人還是市里的陳秘書長都有這樣的感覺。

  “我們能做無創口闌尾切除術,不會耽誤三天后的決賽。”老潘主任忽然打斷了劉主任的介紹,聲若洪鐘,氣勢上壓倒了所有人。

  猛虎下山一般。

才注意到,雙十一更新購買系統裝備,還真是應情應景。今天下午兩點,開始邊緣推,也就是說,這本書終于要開始是騾子是馬牽出來遛遛的階段了。懇請書友們這幾天多投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