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27 做一個,來一個。來一個,做一個

  鄭仁根本沒有時間去看病人,只有手術患者被送來的時候,才有機會瞄一眼,知道病人大概病情。

  對手的反擊很迅猛么,鄭仁微微一笑,毫不在意。

  對于在系統集訓里不吃不喝不睡做了幾千臺闌尾炎的男人來說,這都不算什么。

  這個病人診斷為闌尾周圍膿腫,比上一個略微復雜一些,但也復雜不到哪去。

  開腹、分離皮下組織、脂肪層、肌肉、腹膜,找到闌尾,分離闌尾動脈、韌帶,切除,剝離膿腫,沖洗腹腔,縫合。

  八分十二秒,手術結束。

  完全沒有波瀾,凌晨半睡眠狀態的觀看手術直播的醫生們窩在床上,沉默的看著手術。

  闌尾周圍膿腫是比較復雜的闌尾炎病例了,但在術者手里,每一個步驟都清晰明了。這是到了舉重若輕的水準,至少浸淫幾十年的功力在里。

  但幾乎所有觀看手術直播的醫生都很疲倦了,沒人喊666,也很少有人交流。

  大家只是靜靜的看著。

  精彩的,沒有波瀾的手術像是催眠曲一樣,讓他們迅速進入睡眠狀態。

  一臺……

  兩臺……

  三臺……

  五臺……

  整個海城市以及周邊鄉鎮的急性闌尾炎病人都匯聚在海城第一人民醫院,普外一科已經忙的飛了起來。一個又一個的醫生、護士被從家里叫過來,去完成術前準備,術后護理。

  只會做手術是不夠的,一個病人從入院到出院,有更多繁瑣的事情需要去完成。

  劉主任和岑猛的“陰謀詭計”反而幫助了鄭仁順利完成任務,這一點他們不知道。

  “叮咚”某一臺手術結束的瞬間,鄭仁耳邊響起悠揚清脆的聲音。

  S級任務——生死考驗已經完成。

  系統冰冷而機械的女聲隨即出現,宣告架在鄭仁脖子上的刀已經被拿走。

  系統獎勵已提前發放,請宿主再接再厲。

  沒有更多的獎勵,但鄭仁不失望。畢竟自己早已經在系統集訓里獲得了最大的好處,得隴望蜀這種事兒只能想想。

  而且還有一個來自同行的敵意任務等待自己去完成,獎勵雖然是未知,但鄭仁感覺自己的系統并不小氣,給的獎勵肯定不會差。

  自己的系統似乎并不遵循一步一步升級的束縛,相當奔放。

  這個任務相當值得期待。

  繼續做吧,有多少闌尾炎,就做多少闌尾炎!

  十臺……

  十五臺……

  不知不覺,天邊泛起魚肚白。

  謝伊人已經麻木了,沒有任何困意,卻也沒有任何激情。她漠然的看著鄭仁手術動作,機械的遞過去他需要的器械。

  普外一科徹底忙瘋了。

  已經做完了十五臺闌尾切除術,算上白天和前半夜做完的四臺手術,這就是十九個病人。

  十九個病人,十九張床位。

  市一院的床位常年處于滿負荷狀態,驟然增加的患者數量讓醫護人員不堪重負。

  普外一科的護士長、院里值班的護士長都來加班,臨陣指揮,院里還抽調了五名全科護士來應急。

  解決了燃眉之急,但依然不夠。

  不光是醫護人員,普外一科的床位也接近崩潰狀態。

  普外一科擁有55張常規床位,現在早已經住滿了病患。走廊里的加床一眼看不到頭,一直加到了大門口。

  一個患者至少兩個陪護,有的更多。幾十人擠在走廊里,像是菜市場。

  做完手術的病人就在加床上點滴,患者家屬開始表達著不滿。

  而新的病人還在不斷出現在市一院普外科里,讓醫護人員覺得崩潰,看不到任何希望。

  院總值班從睡夢中被叫醒,開始處理、聯系床位,解決病患多與醫生、護士少的問題。

  像是一張倒下的多米諾骨牌一樣,鄭仁瘋狂的闌尾之夜引發了市一院連鎖反應。

  在院總值班的協調下,普外二科開始接收患者。護士長被喊了過來,更多醫生、護士被喊過來加班。

  整個市一院的普外科像是一臺精密的機器,鄭仁是馬達,提供核心動力,讓它飛速運轉起來。

  一臺又一臺的闌尾切除術患者送下來,全院閑置的監護儀都集中在兩個普外科,幾十臺心電監護發出的滴滴答答聲音混合在一起,像是一首名字叫做忙碌的交響曲。

  最后院總值班叫醒了醫務處處長,臨時拍板,病情較輕的患者可以不用監護儀檢測生命體征。

  清晨,五點三十四分,普外二科走廊里的加床床位也被擠滿。

  而陸續的病人還在往海城第一人民醫院涌過來。

  來一個,做一個。

  做一個,來一個。

  鄭仁已經數不清自己做了多少手術,他的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找個助手。

  不為了別的,只為了搬運患者上下手術臺。

  真是太累了,鄭仁的老腰都要被累折成八段。

  示教室里,老潘主任用手拄著腮,不知道睡了多少個來回。

  而劉主任面色鐵青,怔怔的看著屏幕。

  鄭仁是機器嗎?二十多臺闌尾切除術,完全沒有一絲破綻,每一臺手術都極其標準,看不出來他有任何疲倦的跡象。

  劉主任漸漸失望了,看鄭仁這個架勢,他高度懷疑再來幾十臺闌尾炎手術,依舊難不倒他。

  真特么的!

  杏林園里,看手術入睡的醫生們醒來。

  睜開眼睛,就看見手術還在做,好像時間靜止了一樣,和睡著之前沒有任何區別。

  這是做了一夜的闌尾炎手術?

  當他們發現直播錄像已經高達三十二個的時候,全都以為自己看錯了。

  昨晚做了二十多個急性闌尾炎切除術?

  這真是太可怕了!

  這種手術量與手術效率,超出了所有醫生對醫療行業的認知。三觀破碎,他們仿佛能聽到內心崩壞發出的脆響。

  后半夜做了二十八臺闌尾切除術?敢問各位道友,你們的闌尾之夜最高記錄是多少?我是九臺。

  十一臺,當時累屁了,回家睡了一天。

  八臺,根本沒下去班,第二天下午三點才忙完。

  醫生們在交流著相互之間的感想,最后的結論只有膜拜——膜拜這位技藝嫻熟、精力無限的術者。

  慢慢的,開始有人注意到一個問題——一晚上送到醫院三十多位急性闌尾炎的病人,按照醫學統計學來講,這家醫院的覆蓋范圍至少是千把萬人口。

  而千萬級人口的大城市,三級甲等醫院至少得有510家,這么多急性闌尾炎為什么會突然聚集在一家醫院呢?

  他們倒沒懷疑別的,就是覺得視頻有些不真實,牛逼到讓他們懷疑人生。

  七點四十八分,手術室上班的麻醉師換下已經疲倦的夜班醫生,看著厚厚一沓子麻醉記錄單發呆。

  這特么是做了多少手術?!

  “你們晚上到底干了什么!怎么一次性無菌手術包都用光了!”手術室護士長潑辣的怒吼傳了進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