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26 疲勞戰術

  示教室里,老潘主任熬不住,在最后一臺闌尾切除術結束后就去休息了。

  此刻房間里只剩下劉主任和岑猛兩人,空氣凝固而又壓抑,讓人有一種窒息的瀕死感。

  因為那句這樣的闌尾是沒有靈魂的,劉主任痛罵岑猛半個小時,現在還沒消氣,窩在沙發里,一點倦意都沒有。

  岑猛被罵的昏頭轉向,腦子里的水都溢了出來,看著漆黑的夜色,深色木然。

  讓人心悸的沉默。

  “主任,我有個辦法。”許久后,岑猛抬頭說到。

  “有話趕緊說。”劉主任的耐心已經被磨光了。從請森宇一郎教授來做手術開始,一個又一個的意外不斷出現,讓他幾近崩潰。

  “我承認鄭仁水平很高,連妊娠中期闌尾炎和肥胖患者打井的闌尾炎都做的很好。”岑猛道:“但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想我們用疲勞戰術去解決這個問題吧。”

  “疲勞戰術?”

  “是的。”岑猛本來只有一個模糊的想法,越說想法越是清晰,整個人都精神起來,“鄭仁說三天做十例闌尾切除術,我估計他的精力只能做成這樣。就像今晚的手術,看著簡單,但他的精力已經消耗一空了。”

  “然后呢?”

  “我先打個電話確認一下。”岑猛感覺自己抓住了對手的弱點,拿起電話,先給普外一科撥打過去。

  詢問了術后患者狀況,得知四個患者都很平穩,沒有并發癥之后,岑猛又問鄭仁在哪。

  電話那面的小護士根本不知道鄭仁的去向。

  放下電話后岑猛又給急診科打了一個電話,當得知鄭仁回來就去值班室休息后,他臉上露出我早就猜到會是這樣的表情,掛了電話。

  “主任,鄭仁已經精疲力竭了。”岑猛有些小小的得意。

  “說事情。”劉主任已經陷入疲倦、暴躁、甩鍋的狀態中,完全沒有耐心。

  “我們可以找其他兄弟醫院送急性闌尾炎的病人,不用特意找高難度的闌尾炎。既然質量壓不倒他,那么用數量來壓垮他也是好的。”

  劉主任沉思。

  急性闌尾炎有更難的么?他回憶了很久,也沒找到比妊娠期闌尾炎、異位闌尾炎更復雜的手術了。

  只是闌尾炎而已,再復雜還能復雜到哪去。

  從已經做過的手術來看,鄭仁做闌尾切除術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水準了。那么斷斷續續來高難度急性闌尾炎也沒什么意義,岑猛說的有些道理。

  點了點頭,劉主任算是認可了岑猛的說法。

  隨后,他拿起電話,開始一個又一個的撥打電話。

  用自己積累了幾十年的老臉,去問整個海城市大小醫院的普外科主任、院長要24小時之內送到醫院的急性闌尾炎病人。

  這還不算,周邊縣鄉的醫院,只要有聯系的,劉主任也都打了電話。

  醫生也不會一直在手術臺上,手術時間,有一部分消耗在麻醉師身上。所以劉主任又給麻醉科主任去了一個電話,找兩個加班的麻醉師。

  三臺,連開。麻醉絕對沒有空隙。基本上能保證鄭仁做完一個,下一個已經麻醉完畢。

  一切都安排的很好,劉主任認為事情已經完美了。

  那么,就讓鄭仁無休無眠,一直做闌尾切除術做到地老天荒去吧。

  我就不信你在極度疲倦狀態下能不出錯!

  兩點十一分,鄭仁的電話把他叫醒。

  是普外一科打來的,說是有闌尾炎病人準備手術。

  鄭仁在系統通知里已經知道這是一個“陰謀”,但他并不在意。

  只是一夜不睡而已,自己絕對沒問題的。

  更何況新手任務的時候,還給了一瓶精力藥劑現在還在系統空間里存放著。鄭仁不知道精力藥劑的作用,但既然是系統發放的獎勵,肯定不會差就是了。

  信心滿滿,鄭仁從床上爬了起來。

  旁邊床上夜班值班醫生對鄭仁的電話吵醒自己表示了不滿,轉身又睡了過去。

  鄭仁披上白服,來到普外一科。

  患者術前準備已經完畢,鄭仁看了一眼病人,系統提示是單純性闌尾炎。

  還行,估計有十分鐘也就夠了。

  這十分鐘還要算上術前鋪置無菌單,術后搬運病人的時間。更多的時間消耗在麻醉醫生的連續硬膜外麻醉上,不過這一點鄭仁沒辦法控制。

  想到這,鄭仁忽然想起楚氏姐妹二人,不知道她們麻醉水平怎么樣。在他的腦海里,姐妹花到底長什么樣已經忘記了,只記得楚嫣之說過,她們是華西重癥醫學的研究生,學過麻醉,能當麻醉醫生。

  國內的ICU,大多是手術室的麻醉科首建的。所以重癥醫學和麻醉專業,是一個主干的兩個分支。

  楚氏姐妹有麻醉醫生的執業證書,鄭仁一點都不奇怪。

  不過現在肯定指望不上她們,還是自己來吧。這些都還太遙遠,鄭仁想了想,便不再去想那對姐妹花,開始琢磨起系統任務來。

  確認過病人,鄭仁做術前交代,

本書來自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