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23 盲操闌尾切除術

  ,鞠躬。

  當看清楚患者的情況后,杏林園論壇直播間里亂成一團。

  幾十個ID幾乎同一時間開始吐槽。

  竟然是個胖紙,太可怕了。

  三年前我做了一個脂肪組織有10CM厚的闌尾切除術,術后脂肪液化,換藥換了一個月,我現在還會做噩夢。

  同感。

  同感1

  同感10086.

  脂肪液化是一個很讓人撓頭的問題,甚至某種程度上來說,比妊娠期孕婦還要讓人頭疼。

  如果一名主治醫師接診了妊娠期的急性闌尾炎,他可以申請主任上臺做手術,沒人會責怪他什么。

  可是要是因為患者太肥胖就要找主任上臺的話……那就要祈禱主任買彩票中了大獎,心情特別好。或者主任是自己的親爹or干爹,要不然就等著被主任噴死吧。

  看直播妊娠期闌尾切除術的時候,大家都不斷的喊666,這是一種很難、卻絕少有人做過的手術術式。

  但肥胖患者的闌尾切除術,大家基本都經歷過,其中酸甜苦辣感同身受,一時間彈幕滿天飛,術野已經消失在密密麻麻的彈幕中。

  連續硬膜外麻醉很快完成,鄭仁開始消毒,謝伊人安靜的站在器械臺前等待著一場新的戰斗。

  消毒完畢,鄭仁一伸手,手術刀刀柄遞到手里。

  開皮,切口5cm。

  本來隨著開臺漸漸安靜下去,準備好好欣賞手術的直播間里彈幕瞬間爆發。

  這么小的切口,大神想要做什么?

  我勒個去,這種切口根本連腹膜都看不見吧。

  求問大神在哪家醫院,想去進修。

  所有看直播的醫生都有這樣一個想法,5cm的切口做普通闌尾炎正好,或許還可以稱之為小切口。但對一個脂肪層厚達1012cm的肥胖病人來講,這么小的刀口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是要做腹腔鏡吧。

  同意,一定是要做腹腔鏡。

  別傻了少年,你看到腹腔鏡設備了么?大神要挑戰人類極限!膜拜吧凡人,在大神面前盡情顫抖吧。

  鄭仁根本沒做腹腔鏡下闌尾炎切除術。并不是因為岑猛把設備收起來,而是在系統空間做闌尾切除術集訓的時候鄭仁發現腔鏡并不能達到完美程度。

  所以他準備用小切口的方式完成這例手術,完成在其他醫生眼中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要盡量減少脂肪液化的話,第一要點是少用電刀止血,最好不用。其次是盡量避免污染。第三是術后用負壓吸引,引流時間維持在23天左右。

  可是最后一個已經被證明行之有效的方案鄭仁卻不能用,因為一旦用留置引流,負壓吸引的方式,必然不會是完美級別的手術。

  幸好,他有其他方式能大概率達成手術完美的完成度。

  畢竟,鄭仁可是不吃飯、不喝水、不睡覺一口氣做過幾千臺闌尾切除術的男人!

  開皮后,鄭仁一刀插了進去,動作自信而穩定,手術刀深深插入,刀柄被肥膩的脂肪層淹沒。

  這一刀,仿佛插在觀看手術的醫生們的心臟上。

  老潘主任眉毛攢的更緊了幾分,而與此同時,直播間里再次炸開了鍋。

  這么是殺人呀!

  有這么大把握?按理說不管之前測量是多少,患者躺下后都會有改變。這一刀太冒失了吧。稍有失誤,就會傷到患者腸道。

  我被驚艷到了,已經窒息,如果明天我不出現的話,麻煩通知科室同事給我收尸。

  有關于這一刀的討論,鄭仁根本不知道。

  他把手術刀拔出來,問謝伊人要了一塊碘伏紗布,擦拭左手中指,然后插進去。同時,右手拿一個加長的大彎鉗子,也順著狹小的切口探進去。

  手術術野為零。

  系統再如何牛逼,也不敢把腔內的情況直播出去。要是那樣的話,第二天鄭仁就會被相關部門帶去喝茶。

  看著鄭仁手指和大彎鉗子微弱到幾乎無法察覺的動作,示教室里的老潘主任、劉主任和直播間同時沉默下去。

  沒人會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情況。

  很快,鄭仁把手指、大彎鉗子拿出來,伸手要無菌紗布,做切口保護,以免膿液污染刀口。

  原來他是鈍性分離脂肪層、肌肉筋膜,一直到腹膜。

  看著本來就狹小切口里又塞進去兩塊無菌紗布,人們更是無語。別說觀看手術的人,就算是臺上的術者,怕是也看不見里面是什么情況吧。

  可是接下來鄭仁的動作把所有人都驚呆了。

  他再次把左手中指消毒,隨后和加長的大彎鉗子一同再次插了進去。

  我……簡直不知道該如何評論。如果第一次直播是這樣做闌尾切除術的話,我想我現在肯定會拿起電話來報警,有人直播殺人。

  這是傳說中的盲操嗎?有人能告訴我嗎?

  術者到底在做什么?這種騷氣操作已經閃瞎了我的氪金狗眼。

  無數表示驚訝的彈幕之中,只看見鄭仁又一次的要加長大彎,兩柄大彎鉗子占據了所有位置,連手指進入都很困難。

  不過第一柄大彎留在腹腔里,新要的第二柄大彎也留在那里,這意味著什么,正在觀看視頻直播的醫生們心里都清楚。

  術者已經在沒有術野的情況下,憑借豐富的臨床經驗“摸”到了闌尾,并且開始結扎韌帶、動脈。

  直播間里第一次安靜下去,一條彈幕都沒有。

  所有人都沉浸在無法想象,不可思議,這貨一定是妖孽的情緒之中,難以自拔。

  發彈幕?根本不存在,所有人都傻了。

  連鄭仁身邊的麻醉師都傻了眼,他張大了嘴,目瞪口呆的看著鄭仁盲操。

  只有大心臟的謝伊人根本不在意鄭仁做什么,只是憑借感覺,估算鄭仁下一步要干什么,就遞上去相應的器械。

  謝伊人對鄭仁有著迷之信心。

  沒有眼花繚亂的變魔術一般的操作,鄭仁每一步所有醫生都熟悉,下一步要干什么也很清楚,但就是不能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因為,他在盲操。

  下一步該切斷闌尾動脈了吧……

  然后就看見鄭仁用加長的大彎鉗子夾著最小號的刀片插了進去。

  然后該……

  然后該……

  要是順利,手術該結束了吧。

  當這個念頭出現的時候,鄭仁開始把大彎鉗子從切口中順出來。

  沒有術野的盲操,闌尾到底有沒有被切斷?闌尾動脈結扎嚴實了么,會不會有出血?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