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21 騷氣的操作

  把孕婦抬上床,調整手術床的角度,偏左15度。

  這是為了使妊娠子宮向左移,便于尋找闌尾。同時也可以減少在手術時過多的刺激子宮,以免導致先兆流產加重等并發癥。

  術前準備很快,謝伊人已經就位。

  鄭仁刷手,穿衣服,鋪置無菌單,站到術者位置上。

  “0.5利多卡因,加半支牛奶。”鄭仁道。

  牛奶是丙泊酚的外號,是一種麻醉誘導劑,一般應用在全麻、連續硬膜外麻醉的誘導過程中,局麻的效果并不強。

  麻醉師怔了一下,想要爭辯些什么,但看到鄭仁專心致志的樣子,還是忍住了。

  連孕期闌尾炎都敢不用麻醉,他還有什么不敢做的?

  “5ml注射器,換1ml注射器針頭。”鄭仁站在無影燈下,身影略顯高大。每一句話都極其堅定,不容質疑。

  注射器針頭越細,對病人的疼痛刺激越小,但推送麻藥的時候也會越加困難。

  開始麻醉,熟練而又有韻律的浸潤麻醉動作,讓麻醉師看的心曠神怡。

  每一針推藥后,都會緩幾秒鐘,等待混雜了丙泊酚的利多卡因起效后再進行下一步操作。手法輕柔卻又準確,從病人生命體征上來看,基本沒有注射器造成的針刺樣疼痛感。

  真牛啊,難怪敢做局麻闌尾切除術。

  麻醉師是識貨的人,越看越入神。

  示教室里,老潘主任和劉主任的表情交換。

  當看到病人是妊娠期闌尾炎的時候,老潘主任把老舊的《管錐篇》放下。

  當看到鄭仁準備局麻的時候,老潘主任開始焦躁起來。

  “老潘主任,您的眼光可真是厲害。”劉主任自認為已經勝券在握,鄭仁自己找死,怨不得自己,此時心情輕松,開始用垃圾話攻擊不自量力的對手,“局麻闌尾切除術,我很多年沒做了,老潘主任您當年在縣鄉級醫院和部隊的時候,經常做吧。估計鄭仁是跟你學的,今天我也好好學學,漲漲手藝。”

  說完,劉主任換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微笑看著投影上鄭仁已經開始局麻。

  老潘主任想回噴他,但現在哪里有心情?

  已經夜半時分,杏林園網站上忽然有上百個賬號同時登陸,呼嘯而至,擠進一個視頻直播里。

  天啦嚕,我看到了什么,妊娠期闌尾炎!竟然還要局麻做!這是大神直播花樣作死么?

  你懂什么,好好坐下,你擋我視線了。

  局麻闌尾炎,我從來沒做過,這回真要好好學習一下。希望大神慢點做,我趕緊通知其他人來看。

  你們做過局麻闌尾切除術么?我是沒做過,搬個小板凳好好和大神學。

  沒做過1.

  沒做過2.

  沒做過10086.

  杏林園里的每一個賬號后面,都是一名醫生。這是一個需要實名認證,并且需要執業醫師證來做審核標準的專業性網站。

  闌尾切除術的基本麻醉方式是連續硬膜外麻醉,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情。熬夜到這時候的人,都是三十歲左右的年輕醫生,在場竟然沒有一個人做過局麻闌尾切除術,即便他們是專業醫生。

  他的注射器里麻藥為什么是渾濁的?

  我剛剛好像聽到要加丙泊酚,有麻醉科的同行嗎?說說這騷氣沖天的操作是什么原理。

  我是某三甲醫院的麻醉科副主任醫師,我表示一臉懵逼,完全不懂。

  手術剛開始,一群專業醫生就開始進入懵逼模式。

  局麻闌尾切除術是一個陌生的術式,這一點毋庸置疑。連術者注射的麻醉藥物都看不懂?這可就有點過分了。

  彈幕開始刷屏。

  為什么注射一次后要停幾秒鐘?這是什么原理?

  估計是為了局麻藥物起效,避免刺激患者。0.5利多卡因浸潤麻醉起效時間一般在12秒左右,怎么他每次注射麻醉藥物的間隔都在3秒左右呢?

  難道這是丙泊酚的作用?

  已經跪倒,請大神收下我的膝蓋。

  都特么別刷屏了,看手術,看手術!

  最后呼吁安靜看手術的人發出的彈幕,被一片密集的彈幕掩蓋,消失在人民的汪洋大海中。

  我記得孕期闌尾切除術,教科書上寫的麥氏點右側腹直肌旁切口,大神的切口位置我怎么感覺有些偏高?難道是我記錯了?

  可能是查體辯證,確定闌尾位置了吧。

  5cm小切口,做孕中期闌尾炎,這得有多大自信!

  雖然只是一例闌尾切除術,大家卻看得津津有味。隨著手術開始開皮,彈幕漸漸少了下去。

  鄭仁用刀切開皮膚,鈍性分離皮下組織、肌肉,打開腹膜。

  每一步操作,都要用局麻藥物進行麻醉,手術進行的不快,卻很穩。

  麻醉師看看手術,看看心電監護,再扭頭看手術,已經到了腹膜,患者血壓、心率、呼吸都很平穩。

  這意味著鄭仁的局麻效果特別好,病人沒有感受到手術的疼痛。

  真特么是個妖孽,麻醉師心里想到。

  鄭仁已經做到極限,換成麻醉專業的人來做,也不會有這么完美的表現。難道說是丙泊酚的作用?要不要在下次手術的時候試驗一下?

  麻醉師很快搖了搖頭,把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攆出腦海。自己還是中規中矩的去麻醉吧,萬一有什么意外,自己的小肩膀可擔當不起。

  切開腹膜后,鄭仁用中彎一探,便把闌尾直接夾了出來。

  中彎鉗子虛虛含著,沒有給腫大、脆弱的闌尾一絲多余的力量。

  一只手拿著中彎,另外一只手伸到謝伊人的面前。

  小彎被拍到鄭仁手里。

  “不要小彎。”鄭仁把小彎拍了回去,道:“注射器。”

  謝伊人醒悟,這不是自己習慣做的闌尾切除術,而是局麻下闌尾切除術。不能直接鉗夾闌尾周圍韌帶、動脈,還需要做局部麻醉。

  已經跟闌尾切除術跟到厭煩的謝伊人眼睛里閃爍著小星星,好像找到了新的玩具,全神貫注的盯著鄭仁的動作。

  輕巧的注射了麻藥后,鄭仁拿起小彎,開始分離韌帶。

  鄭仁覺得自己不幸,在生死攸關的時候,竟然遇到了一例妊娠期闌尾炎的病人,而且還要局麻去做。

  雖然在系統空間里,他專門練習過局麻闌尾炎的操作,可是這種騷氣操作能不做他就盡量不會去做,意外太多。

  不過幸運的是,這例妊娠期闌尾炎是比較單純的闌尾炎。

  因為妊娠的關系,子宮膨隆,本來應該覆蓋在闌尾周圍的大網膜被推走。如果要是闌尾穿孔的話,沒有大網膜保護,患者會有嚴重的并發癥,術中處理也非常麻煩。

  眼前的病人,不知道是診斷明確、就診及時的原因還是她太年輕,身體好、免疫力高的原因,闌尾腫脹到了極限,卻并沒有穿孔。

  闌尾周圍的炎性滲出也不重。

  真是萬幸。

  鄭仁開始切除闌尾,縫扎闌尾動脈,荷包縫合闌尾殘根后又加強縫合一針。

  手術干干凈凈、漂漂亮亮的做完了。

  順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無論是示教室還是杏林園,都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