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18 重癥醫學姐妹花

  ,要是沒有,明早六點,我再問一次。

  “……”鄭仁也沒想到那姑娘會誤會自己,畢竟他是一個出租屋、醫院兩點一線的醫療狗,沒什么撩妹兒的經驗。

  活著,對鄭仁來講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了,他完全沒有時間去做別的。

  他對漂亮姑娘在公眾場合遇到數不勝數的騷擾煩惱,完全沒有一點逼數。

  一下子,鄭仁想要說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了。

  “姐姐,鄭醫生可厲害了呢,你別看他長得丑,水平特別高。”謝伊人“乖巧”的幫著鄭仁說話。

  暴擊×10.

  那女孩冷笑一聲,沒有接話,只是冷漠的看著鄭仁,想要看看他接下來如何表演。

  “姑娘,你媽有病。”鄭仁安撫了一下受傷的心靈,這才切入正題。

  “啪!”那女孩一拍桌子,怒道:“你媽才有病!”

  謝伊人無奈的看著鄭仁,鄭醫生這撩妹兒的水平好差啊,怎么上來就罵人呢?

  一瞬間,她覺得好難為情,好尷尬,尬癌急性發作,好想找個墻角躲起來畫圈圈。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鄭仁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的意思是,你母親是急性心梗,別吃小龍蝦了,趕緊去醫院吧。”

  “你媽才急性心梗!”那姑娘似乎已經失去理智,憤怒的又罵了一句。

  她說話的聲音很高,周圍食客紛紛回頭看熱鬧。

  “不不,你聽我說。”鄭仁連忙擺手,示意姑娘小點聲,“你母親是不是開始有下頜疼痛的癥狀?”

  “嗯?”那姑娘有些疑惑,難道這個丑男真的是醫生?

  “她不是牙疼,也不是面部神經痛,而是心梗急性發作的不典型癥狀。”鄭仁認真的說到:“吃麻辣小龍蝦這樣刺激性的食物,會輕微加重病情。”

  那女孩漸漸相信了鄭仁的說法,這段時間母親的確去醫院看過病,但已經排除了牙周疾病,醫生說考慮應該是神經性疼痛。

  怎么隨便吃口小龍蝦,就能天降神醫,給出明確診斷了?

  “嫣然,說什么呢?”母親也聽到女兒憤怒的聲音,用紙巾擦了擦嘴,轉過頭問到。

  “阿姨……不,大姐,你來一下。”鄭仁招呼道。

  “什么事?”

  鄭仁又把剛剛的話說了一遍,母親的眼里滿滿都是驚訝。

  “是急性心梗,因為年齡的關系,癥狀不算重,但是必須要去醫院。”鄭仁最后下結論,“如果在家睡覺的時候,來一次大發作的話,那可是要命的。”

  “這么晚了,能查么?”母親有些為難,疼痛不是很劇烈,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她不是很相信自己會得急性心梗那么嚴重的病,便問到。

  “可以拉個心電圖,化驗肌紅、肌鈣蛋白,心肌酶,基本就能確定。”鄭仁道:“我就是市一院急診科的醫生,請相信我的話。”

  母親見鄭仁說的有鼻子有眼睛的,心里忐忑。

  但兩個姐妹花卻心存疑慮,她倆很有默契的同時看鄭仁,異口同聲的說到:

  “我叫楚嫣然。”

  “我叫楚嫣之。”

  “哦……我叫鄭仁,市一院急診科的醫生。”

  簡單介紹后,楚嫣然冷靜的問到:“我們倆是華西大學重癥醫學的研究生,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

  鄭仁一陣頭疼,這種沒有經歷過臨床,卻又學歷很高,出身名校的人最是討厭了。什么都認為自己是對的,等她們到臨床工作五年以上,就會發現學校學的知識都是皮毛而已。

  “診斷急性心梗,應該……”

  沒等楚嫣然說完,鄭仁連忙擺手,道:“既然是華西的師妹,那就最好不過,我把我的診斷說明白了。至于執行不執行,還要看家屬的意見。”

  鄭仁不是圣母,萍水相逢,把診斷說出來盡到一名醫生的責任就好,至于患者去不去醫院和自己一點關系都沒有。

  “你怎么這樣?”姐妹花嬌嗔。

  “我晚上就吃了幾個涼餃子,做了一臺手術,現在餓了。”鄭仁只鋼鐵直男,對撒嬌的女孩子完全無感,“你們倆都是醫學生,對病情應該有初步的判斷,去不去是你們的事情,我的話只能到此為止。”

  “你叫什么名字?”楚嫣之在一邊問到。

  “鄭仁。”

  “市一院的?”

  “嗯。”

  “那好,我們這就去市一院,看看你是不是騙子。”姐妹花不敢輕忽,心梗這事兒可不是鬧著玩的,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怎么說也是名校重癥醫學專業的研究生,這點意識還是有的。

  姐妹花和她們母親結賬離開,鄭仁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出來四十六分鐘了。

  “鄭醫生,你是在看病,不是在撩妹兒?”謝伊人好奇的看著鄭仁,端詳了很久才問道。

  “當然。”

  “天啦。”謝伊人做了一個夸張的動作,表達內心的情緒,“那可是姐妹花好不好,你作為一個男人,竟然不心動?”

  “旁邊的心梗病人更讓我心動。”鄭仁道。

  “難怪單身這么久。”謝伊人不放棄任何一次捅刀的機會,“我發現了,你是偏執狂。你找不到女朋友,不是因為你窮,或者丑,而是你不想找。當然,窮和丑是主要因素,要不然你身邊總會又大把女孩子出現的。”

  鄭仁覺得自己應該適應謝伊人說話的風格,要不然天天被暴擊,很快自己就會崩潰。

  要不然不帶她做手術了吧,鄭仁腦海里浮現出這樣一個念頭。

  但這個念頭旋即被他揮散。

  開什么玩笑,像謝伊人這種年輕,偏偏器械護士水準很高的人,到哪去找?

  年輕,意味著有足夠的體力與精力,可以無限加班。水平高,意味著自己能做到完美級別手術的幾率大增。

  怎么可能放棄。

  說話直接點就直接點吧,反正她說的都是事實。

  小龍蝦端上來,謝伊人立即切換成靜音模式,開始專心致志狼吞虎咽。

  鄭仁心不在焉的吃著小龍蝦。他不是很喜歡吃帶殼的東西,因為剝起來很麻煩。如果有人能給自己剝……算了,就不做夢了鄭仁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一看號碼,是急診科打來的,鄭仁連忙擦手,接起電話。

  “鄭總,有兩個闌尾炎的病人,正在120車上,應該快到了。”值班護士道。

  鄭仁興奮起來,掛了電話,催促道:“兩個病人,我們馬上回去。”

  謝伊人手里拿著一個小龍蝦使勁唆著肥嫩的汁水,忙不迭的點頭。

  小龍蝦什么時候都有的吃,可是通宵闌尾炎可不是什么時候都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